安徽大学调研报告(节选)

  江豚的生存及保护现状调研报告(节选)
作者:王欣 苗浩田 李林 何英吉 张佳 杨子 郑园园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1-10-29 浏览:3597
江豚的生存及保护现状调研报告(节选)

  团队成员:王欣、苗浩田、李林、何英吉、张佳、杨子、 郑园园
  指导老师:杭功元
  
  调研成果:

  第一站:安徽省铜陵市大通镇和悦洲

  1.和悦洲概述:
  和悦村是重要的蔬菜生产基地,生产的蔬菜供应铜陵市、青阳县和九华山等地,而铜陵市国家级淡水豚保护区就设在和悦洲与相邻的铁板洲上,两周之间的夹江便是保护区用来人工饲养11头江豚的水域,因而该洲上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对于我们了解保护区江豚生存状态尤为重要,也能够从中窥探出整个长江流域江豚的生存状况和保护情况。
  
  2.农业情况:
  该州是铜陵市著名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我们不得不关注农药化肥的使用。据查,铜陵市和悦洲属于温带季风性气候,雨水较多,且在7月份左右有雨季,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担忧,如果当地居民过多使用农药化肥,囤积的化学物质就会残存在土壤之中,随雨水直接流入保护区人工饲养江豚的夹江,对于夹江里生活的11头江豚有着直接的危害,而如果此类事件在长江流域普遍存在,便不得不让我们相信长江中野生江豚的生存也面临同样困境。
  和悦村的农业生产基数较大,在使用农药和化肥二个方面存在不同的分歧。部分人群认为现在很少使用农药、化肥多是采用低浓度的低毒性农药和油菜籽饼等较少产生污染的农业生产。另一部分人群,坚定的认为现在的农业生产离不开农药和化肥,并且将自己没有经过农药和化肥处理过的蔬菜拿出来作为参考。同时我们看到了未曾使用农药和化肥的作物,与使用化肥农药的作物相比,玉米穗较小且叶子偏黄有虫蛀的痕迹,这不得不让我们相信在这个绿色蔬菜基地上,使用农药化肥是普遍现象。
  我们又就居民使用农药的频率做了调查,综合了所有的观点,并在当地村委会处取得证实,比较可信的是在害虫较多时期每天一次,而正常情况下则是两天一次,这样的结果也是让我们普遍担忧。为了了解这些农药的毒性,我们到当地出售农药的店家询问,店主告诉我们现在的农药毒性基本会在喷洒后的两个小时内减弱,基本不会造成污染、残留,更不会对于人体早成危害,他也否认农药会融入雨水流入夹江危害江豚的可能性。对于这一说法及当地绿色蔬菜基地的称号,团队成员呈质疑的态度,希望能够得到官方的证明,于是便来到当地的村委会。
  据村委会成员告知我们,绿色蔬菜并不是完全的不适用农药化肥,只是残存的是低浓度。百度百科中对于绿色产品给出这样的定义:“在无污染的生态环境中种植及全过程标准化生产或加工的农产品,严格控制其有毒有害物质含量,使之符合国家健康安全食品标准,并经专门机构认定,许可使用绿色食品标志的食品。”由此,我们也可以看见对于村委会给出利用的认可,即严格控制其有毒有害物质含量。但是,蔬菜生产基地的规模是一个较大的基数,在如此大的基数之上,即便是较低的农药残留和农药污染也会造成水质的较大污染。 对于农药和化肥,依然没有完全健全的机制可以为菜农提供有效的技术支持,而菜农的生活的经济收入及生活水平较低,很难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改善这一情况,况且他们目前的环保意识也不会让他们努力去做。

  3、当地居民意识:
  据队员们观察哈,小河中堆满了垃圾,其中包括很多不易降解的塑料制品和很多化肥农药的包装袋,而且这条小河直接连通的就是长江,也就是说这些生活垃圾所带来的污染也会直接影响长江水质。同时在乘坐从大通镇驶向和悦洲的轮渡上,笔者发现,两岸居民的生活垃圾也是直接倾倒到长江之中,情况令人堪忧。
  环保意识不强的村民,对于江豚也有着一定的了解,很多老年人还很兴奋的跟我们聊起他们小时候看见成群的江豚在江面上跃起的场景,但是当我们问及现在可能看见是,他们脸上无一不露出失落的神情,表示很久没在长江里见过了,并告知我们现在想看江豚只能够去江豚养殖场看了,而他们嘴中的江豚养殖场就是我们所知道的铜陵市国家级淡水豚保护区。
  但是,虽然村民对于保护江豚的口号有很大的赞同,但是他们对于怎样保护江豚却显出同样的茫然,认为他们自己做不了什么,江豚的保护应该靠政府靠保护区,与他们没有直接的联系。在他们未能了解到江豚保护与他们生活的息息相关,没有意识到在日常生活中环保细节的重要性,如垃圾的合理处理、不在夹江中清洗衣物、控制农药化肥的使用,或许对于江豚保护的宣传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仅仅是单薄的口号,而是能够让村民们认同、了解、积极参与的实际行动。
  
  第二站:铜陵市大通镇

  1、大通镇概述:
  大通镇沿江5~6个码头,多为货运码头,经常有货车装运碎石至此,大量的碎石带来粉尘污染对当地居民来说是一大危害。据村民介绍,长江上有许多私自采砂和捕鱼的船,镇上工业不是十分发达,有三个左右的服装厂,还有采沙场,水晶厂,发电厂等,其中多次被居民提到的是位于上游的一家水泥厂对长江水污染较大,之后调研小组希望能够进入场内参观并完成相关调研工作,但是却被对方以这几天有领导视察需要整顿为由拒绝,据查,该厂在前段时间因污染问题被处以罚款。
  通过简单分析,队员们认为本地对长江的污染主要可能还是来自上游地区的化工厂和沿岸农业所产生的化肥,农药污染,经常可见的是居民生活垃圾倒入江水之中,这些无疑都会影响长江中江豚等生物的生存,从此地可以看出长江沿岸的居民点状况,可推断长江江豚等生物的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居民们反映当地的供水系统也是令人堪忧,当地的自来水厂是私营企业,提供的自来水都是经过消毒的长江水,不仅质量让人担心,而且上游的工厂将污水排进长江之时,政府会提前两三天发通告,让他们停止使用自来水,改用提前储存的水,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很大不便,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较多。

  2、渔业情况:
  临江城镇大通镇共和街渔民对长江江豚(当地称为江猪)的了解十分深刻,在二十年前长江江豚的数量十分可观,经常会在江面上看见,但是最近10—20年渔业发展迅猛,航运的发展,支流青阳河、青铜河的工业污染等等使得长江江豚的数目变得十分稀少,如今的长江上已经很难看到长江江豚的踪影,即使在深秋降雨之前,也只能罕见地看到。长江江豚面临的问题十分严峻。主要原因是航运的发展,食物的减少,长江水质的恶劣。长江流域居民对于长江江豚的保护态度是反对对长江江豚的捕杀,能够自觉地保护珍稀动物。沿江渔民意识到了严峻的渔业状况,他们面临着可持续渔业发展与生存的矛盾,缺乏合理的可持续发展的渔业规划,使得长江鱼类资源锐减,渔民的生存与长江流域环境形成了日趋激烈的矛盾。 渔民的行为在无形中已经破坏了长江生态的平衡和可持续发展,渔民的意识在改变但是还没有将意识转换成为行动。就现阶段的工作,政府应该加大对于普通民众的法律宣传。第一,增加渔业的自律行为,第二,增加普通居民的监督。同时,保护区和政府适时联合执法和开展宣传,抵制不合理的捕鱼方式。

  3、工业情况:

  (1) 工厂分布情况
  通过我们的走访和观察,了解到大同镇主要有以下几类工厂:化工厂、服装厂、水晶厂、采砂厂。主要分布在长江沿岸附近 。排污口也是设在长江,定期排污。在排污期间,沿岸居民被告知停用自来水,使用家中储备的水,因为通常沿岸地区的自来水是直接取自长江。

  (2)工厂附近的居民和厂内职工对江豚的了解程度和对于工厂污染的认识
  通过我们的调查所得,工厂附近的居民对江豚的了解程度普遍不是很高,仅限于知道江豚,对江豚其他的一些信息并不是十分的了解,并没有一种把江豚当做濒危物种来保护的一种意识,认为江豚的保护与他们无关,对于长江的污染问题,则表示无奈,认为这是经济发展必须造成的环境问题。
  对于工厂污染方面,居民反馈所知,近年来,工厂所造成的一系列污染正在逐年的减少,政府和工厂方面都采取了一定的措施,并渐渐的产生影响和发挥作用,然而却不能彻底的根治。工厂还是会产生相当程度上的污染,对长江的水质以及江豚的生存还是有不小的影响。

  (3)工厂实际排放的污染物的状况和主要污染源
  在众多居民的反馈中,工厂主要存在以下几大污染:噪声污染,固体垃圾污染,水源污染,大气污染。通过我们的了解所得,主要的污染还是固体垃圾污染和水源污染,这方面相当的严重;噪声污染和大气污染比较轻微,工厂所产生的噪声和排放的废弃并不是很多。主要还是固体污染垃圾所造成的污染以及所引发的长江水质的污染。我们在工厂附近可以看到很多的固体垃圾物没有得到一定的处理。观察所知长江的水质也不是很好,比较浑浊,水面上漂浮着大量的垃圾和污染物。
  
  (5)政府和工厂对环保的认识和所采取的相关措施.
  通过我们的调研看来,政府和工厂在对环保方面并没有产生很大的重视,在对江豚的保护和宣传工作做的不是很到位,许多居民都没有见到相关的宣传活动。而工厂针对污染所采取的措施也只是响声比较大,具体的效果不是很显著,也只是一年比一年有一定程度上的好转。要想有更好的措施和更好的影响,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路走。
  
  
  第三站:铜陵市市区

  市区居民环保意识:我了解到,普通大众对于江豚的了解度不足40%,比且对于江豚的认识比较浅显。了解江豚的人们,主要集中于曾经在长江边生活得人群。他们曾经直接与江豚或者长江有过接触,他们了解近年长江发生的改变。但是,在此基础之上,认识浮于表面,缺少深刻的思考和对于解决途径的思考。甚至有些群众往往将江豚与白鳍豚和海豚混淆,对此我们深感遗憾。

  第四站:铜陵市国家级淡水豚保护区

  1、江豚信息:
  长江江豚是长江流域特有的两种淡水豚类之一(长江流域另外一种淡水豚白鳍豚已经宣告功能性灭绝),其主要生活在长江流域及沿海等热带至暖温带水域,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而目前,全世界对江豚的关注日益增加,作为长江中存留的唯一一种淡水豚,江豚更有望成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留住江豚最后的微笑和栖息乐园,我们为此而努力。长江江豚是对海水、淡水环境均适应的小型豚类,在分布上有着广泛性和特殊性,因而其对研究鲸的进化发展方面有一定的意义。滥捕长江江豚的现象比较严重,致使长江、洞庭湖流域的江豚资源锐减。
  有数据表明,30多年来,经大量的长江豚类调查、野外监测、实验模拟等研究,水生所科学家发现,长江江豚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年均递减6.4%。
  世界著名豚类保护专家、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王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过,1991年,长江江豚数量是2700多头。2006年,国际联合考察组经一个多月的调查发现,长江江豚数量已不足1800头。现在,它们的数量可能仅1000余头。15年后,江豚可能在长江中无法维持一个支撑其自然繁衍的种群。
  在查找大量资料之后,我们发现,江豚的重要生存威胁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1)渔业资源的减少,江豚食料骤减,进食变得日益困难。(2)长江内航运业的发展,巨大的螺旋桨等机器设备极大的干扰了江豚的声纳系统,而这样的声纳系统对于江豚就如同眼睛对于人类而言。(3)大型水利设施的建造,阻隔了长江江豚的洄游,不仅限制饿了江豚的生存空间,更是阻断了长江江豚的种群基因交流。(4)长江不断恶化的环境,成为江豚生存的另一威胁,这样的恶化主要来自于江岸的工业生产、居民生活和农业生产活动。江豚的保护工作刻不容缓,如若不然,江豚和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白鳍豚。 现阶段,江豚的保护主要集中在有组织的保护区和保护站等形式,由各地的环保局、渔业局等政府机构管理和设置。全国拥有的江豚保护机构,约有十个左右,保护的途径主要集中在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当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数据观测。

  2、保护区实地考察:、
  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于2000年12月经省政府批准建立,管理范围从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三江口至繁昌县荻港镇,总面积约30871公顷,主要负责白鳍豚和长江江豚等珍稀动物的保护工作。 根据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数据介绍,为了使保护区内的江豚拥有适宜的居住环境,尤其是为了使江豚顺利度过酷暑,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间断地从鹊江深水处向饲养区域抽水降温,使在半自然水域夹江中饲养的长江江豚平安度夏。 保护区内现存的江豚数量已经达到11头,但是已经存在近亲交配的可能和威胁。尤其是保护区内生产的二代或者三代江豚将会面临近亲交配,基因库单一的危险。因此,保护区的工作在下一阶段将作出重要调整。一方面,保护区的工作重点将不再仅仅包括由饲养和研究夹江内的江豚,保护区将建立起对于保护区内长江段的监测和担负监督渔业生产联合水上公安等一起执法的责任。同时,在将来可以预见的未来,保护区将向长江内投放一定数量的夹江内的江豚,以此来避免夹江内的近亲繁殖。同时,为弥补江豚数量的减少,将在长江内捕捞野生江豚进入夹江内,补充基因库。 在实地走访观察的过程中,我们观看了保护区喂养江豚的场景,可爱的江豚在水中以其一起一涌轮流吃食,期盼已久的队员们难免有些激动。但是无意中我们却发现有当地居民正在夹江边清洗衣物,使用洗衣粉等化学洗涤剂,这样让我们不得不再次为当地居民保护江豚意识的低下感到无奈,也对于保护区是否开展了有效的江豚保护宣传活动存在质疑。问及相关情况时,保护区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在当地保护区的处境十分尴尬,人微言轻,一来得不到群众的理解,二来得不到当地政府的支持,致使他们的保护活动很难展开,他们也呼吁希望通过我们的力量,引起更多人对于江豚的关注,而江豚的保护是一个漫长而持久的工作,需要大家齐心合力。

  2、保护区访谈记录
  在参观完保护区之后,安徽大学环境保护协会护豚小组的同学保护区科研室主任高级工程师蒋主任以及工程师陈燃先生进行了访谈,就江豚的生存现状及保护状况进行了讨论和深入了解。以下为当时的访谈记录。
  蒋: 1985年经国家环保局首次提出保护长江白鳍豚物种,1987年通过批准,19年开始筹建基地,1992年确定在此建立保护区。2000年是保护区发展的一个转折点,随着白鳍豚功能性灭绝,保护区的发展面临转型。开始由单一的保护白鳍豚转变成保护多种濒危野生动植物,如江豚,向着多样化方向发展,使环保的方向更加开阔。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建立国家级淡水豚保护区。
  这个保护区位于长江中下游安徽江段,上至枞阳先老洲,下至铜陵县金牛渡,全长58公里,总面积31518公顷。生态环境有特殊性、多样性和稀有性的特点。保护区的核心区9534公顷,缓冲区6360公顷,试验区15642公顷。其中,浮游生物48属,浮游动物19属,鱼类66属,鸟类111种。
  问: 这个保护区主要保护哪些物种?
  蒋: 保护区目前主要保护三类野生动物。一,淡水豚为主,主要是目前人工饲养的11头江豚。二、珍稀湿地动植物。三、淡水生态系统
  问: 在刚才看江豚时发现前面有个闸口,请问闸口是否会造成水质变坏,破坏江豚的生态环境?
  蒋: 闸口与长江相通,能够开导,定期换水,实现闸口的水循环。以前80年代末,我们试图建立一个流动的水域,利用建桥下面挖洞阻挡大型动物的穿行,实现水体的流动。可是2年后,发现大量泥沙在此沉积,严重阻塞河道,江豚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这个方案以失败告终。90年代初,我们开始利用闸口的形式建立人工可控制的水域。与之前的方法相比,这种死水区更加可控制,无论从水质、泥沙淤积量还是食物的多少都更加合理。我们会定期更换江水,保持水的新鲜性。针对食物问题,一方面我们人工喂鱼,同时采取投放鱼苗的方法,既可充当江豚食物又可净化水质,比较生态。目前,这个技术我们比较成熟,经常有专家拿铜陵保护区给别的保护区做示范,我们每年也招待很多来此参观考察的专家学者。
  闸口的设置也有一些自身的缺点。我们知道,江水的涨落与鱼类的多少密切相关。江水的涨落次数越多,水里物质翻滚的越频繁,营养物越丰富,鱼类饲料越多,江豚赖以生存的鱼类也就越多,为其生存创造必要条件。但闸口却使其成为死水,没有水的涨落,食物会减少很多,必须通过人工喂养的方式进行补充。
  闸口改变了江豚的生活习惯,但并没有造成破坏,它们的寿命并未因此减少,只是生活区域缩小了,不是自己捕鱼吃,捕鱼能力会降低一些。
  问: 刚才看到河边有人洗衣服,这周边的生活经济有没有对养殖区产生影响?
  蒋: 这个养殖区是倚岛而建的,主要的污染来自岛上居民的生活污水和农业化肥农药的污水。
  不过生活污水相对于整个养殖区而言还是可以净化的,并没有出现水体富营养化现象。我们委托铜陵市环保局定期做水质报告,时刻关注水质问题。
  同时也有和岛上的村委协商,加大保护江豚的宣传保护力度,也取得一定的成效。这个问题与人们的素质有很大关系。
  当然,如果岛上的居民可以迁出的话,这个环境会更好,但是这个需要政府的支持、居民的同意才可以,农民生活与环保的矛盾还不能立刻解决。
  问: 如何处理当地居民经济发展与保护区建设两者之间的关系?
  蒋: 一、使用无污染农药,使用无机肥,这个也需要国家政府的支持和补贴。二、完善当地基础设施建设,污水不随便排放,集中处理垃圾。另外,改变狭义的环保观,环保不等于环卫,广义的环保观应该是包括地球上的各种野生动植物的,是思想意识里的本能反应,需要提高人们的素质,需要每一个人参与其中。
  问: 人工饲养是否会影响繁殖,有么有出现近亲繁殖的现象?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
  蒋: 近亲繁殖这个现象肯定有,毕竟这里所有的江豚都是在小面积区域内活动。不像大熊猫、华南虎那样有专门的电子仪器,记录他们的体重、来源、近亲关系等。如果有这些的话,我们就可以对他们的繁殖进行控制,经近亲关系的江豚隔开喂养,优化生育,可是由于资金和技术的限制,目前还无法实现。我们属于环保局管理,并不像华南虎这些属于农业部管理下的资金到位、管理完善、政府重视。
  问: 江豚是否有体检?这11头江豚都有多大年龄?
  蒋: 有体检的,一年一次的定期检查,也有对突发病症的专门检查治疗。这11头江豚中,最大的是20岁,相当于50岁的成年人,最小的是2岁,相当于5岁的孩子。体重等一切都正常。
  问: 目前这个保护区的流域还是比较小的,有没有想过再找过地方?
  蒋: 这个问题从80年带就开始考虑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比铜陵段更好的地方。江豚喜欢在浅水区活动,深水区休息。如果在长江干流那里,水的流动太大,障碍物少,船舶太多,不适合江豚居住。铜陵段是个弯道区,有大量鱼类聚集,岛周围环境较安静,是浅水区,非常适合江豚生长。
  问: 江豚对生态系统有什么指示作用?
  蒋: 动物的消亡都是遵循从高级到低级的原理,它的恢复也是遵循从低级到高级的原理。整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从根源做起。就像老虎,山上有老虎,说明山上有茂密的树木、有肉类的动物等等。同理,江豚属于长江亚种,是较高级的物种,它与一个大的生物圈相连结。江豚的消失意味着长江鱼类的大量灭亡、水质的严重破坏,是生态系统的体温计,对环境的反应非常灵敏。也是对人类活动对环境破坏的指示。
  问: 江豚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为什么它近年来受到如此多的国际关注?
  蒋: 首先,它的数量近年迅速减少,整个长江流域只剩1200到1400只左右,已经处于濒危线。再者,这是个有前瞻性的问题,重视江豚是因为它对生态系统的影响很大,很可能将来再也找不到。还有自然研究属性问题,对江豚的生理和功能的研究目前还是很浅显,它与其他物种的关系等等问题,不够完善,有待进一步研究。
  问: 究竟什么样的人工环境比较适合江豚的生存繁衍?
  蒋: 我们的设想是可以有三个区域,浅水区用于捕鱼,恢复江豚的本身功能。休息区,遵循江豚的作息规律,使饲养技术更加科学合理。娱乐区,虽然是人工养殖,但是希望创造更加适合人文的环境,使江豚的生长更加快乐。
  在结束了这为其十多天的调研工作时,我们的心情复杂而沉重,有悲有喜。喜的是在我们看到了这一群人,他们对江豚的生存及保护表示自己的关心并在极力努力去增强全社会对于江豚的关注,也看到我们目前或许还不太成熟的保护系统正在一点一点产生作用,并不断完善,江豚的困境一点一点有好转的趋势。当然与我们一同前往的志愿者们也让我们倍感欣慰,我们虽各有各的目的和任务,但是从他们冒雨开展宣传活动,从他们深入居民家中,在幼儿园开展环教活动,为江豚奔走呼喊这一系类坚定而真挚的身影中,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越来越多的人对于江豚的关注和付出,或许他们做的并不能从根本上上解决问题,但是他们却让我们看到了问题解决的趋势和希望。但是我们不得不也心怀忧伤,忧的是在调研过程中,我们了解了很多让我们痛心的情况,在长江上滥补的渔民,电捕的电压让我们的心为之颤抖,在长江边排放污水的工厂,浑浊而有刺激气味的江水是长江暗淡的面庞,我们看到那群对于环保对于江豚漠不关心的人们,漂浮的垃圾和散落田地里的农药化肥包装袋是长江抹不去的疤痕。我们不懂,为什么,我们不知,怎么办,或许我们能做的太少,不能改变什么,或许我们影响太小,不能触发什么,但是我们满怀着这颗对于江豚对于长江的爱悯之心,我们没有袖手旁观而是自己来到长江边来到江豚的身旁,想用我们微薄的力量,为明天的你们,留住江豚的一抹微笑,也希望所有关注江豚命运的人们,奉献出你们的爱心,伸出你们的双手,为今日的江豚,留住最后的希望。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