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中的人

在正常的政治程序中,民意代表无论是什么身份,都理应在工作时淡化与他人的差异,将注意力放在严肃的政治议题上。如在妇女节表演的委员们要知道,你们平时在舞台上对得起观众就可以了,此时的任务不是唱歌跳舞。
作者:李北方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2-03-16 浏览:8823 收藏

  不知道何时开始形成的常规,媒体报道“两会”必有一个栏目叫“两会花絮”。坦率地说,这个栏目的确很好玩。因为受众广泛,媒体捕捉花边就越来越起劲,编读的关系在这里出现了一个恶性循环,在舆论空间把“两会”这一重要政治事件的严肃意义给消解掉了,比如,浙江女代表到底该不该穿旗袍亮相就比教育经费投入这类重要话题占据了更多的版面。有人开玩笑说,以后媒体干脆派娱乐记者上会去好了,免得所谓的时政记者正经事谈不好,花边又挖得不到位。
  媒体议政在娱乐化,参政议政的代表委员也积极配合。“两会”会期恰逢妇女节,这一天便成了女性代表委员的形象展示日,尤其引人瞩目的是少数民族女性代表委员,必定要身着民族服饰盛装亮相,惹得闪光灯亮起一片片。此外,来自文娱界的代表委员还习惯了排演点节目,给领导和同事们助兴。此类情况不胜枚举。
  在政治领域出现这种状况,是不合适的。要谈为什么不太合适,不妨简单回顾现代政治的最基本的原理。现代政治的根本特征之一是威斯特伐利亚合约确立的主权国家体系,一国拥有主权的意思即国内事务不容他国干涉;法国大革命则奠定了主权在民的理念,主权的归属自此从君主手中转移到人民手中,代议制是人民主权的实现方式。
  相伴生的另一个重要的政治理念是,政治领域中的人是公民,即有理性思考能力可以参与政治事务的人,在这点上,政治代表和普通人没有差别。公民这个概念强调的是政治领域中人的共性,而不是独特性。
  根据这些基本的现代政治理念,我们至少应该关注当下中国政治生活中两个非常重要的现象:
  第一,“两会”代表委员的国籍问题亟须认真对待。知识界非常重视台湾地区的民主经验,而这个经验的一部分应该包括对民意代表资格的限定。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李庆安就因为拥有美国国籍被迫辞职,还几乎陷入牢狱之灾。
  在移民浪潮中,国内很多文娱界人士和商人已经拥有了外国护照或绿卡,政界多有“裸官”也不是什么秘密,人民有权利知道,这样的人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有多少?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能允许外国人参与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也不应允许“外国人的父母”高居庙堂之上。这个问题不该只作为“两会”报道的娱乐性因素出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应当启动审查程序,严查代表和委员的资格,维持中国政治生活的严肃性。
  第二,代表委员应该自觉自动地摒弃娱乐化、“个性化”的倾向。纵观全球各国的政治生态,对自身特殊性的强调一般只在抗议性政治中出现,比如争取弱势群体地位的民权运动、争取同性恋权益的同性恋大游行等。在正常的政治程序中,民意代表无论是什么身份,都理应在工作时淡化与他人的差异,将注意力放在严肃的政治议题上。如在妇女节表演的委员们要知道,你们平时在舞台上对得起观众就可以了,此时的任务不是唱歌跳舞。
  中国人的娱乐生活并不贫乏了,真的不需要从一年一度的“两会”上找乐子。我确信,让大家选的话,大家宁愿看到一个枯燥的没有花絮的“两会”。
  同时,我也确信,大家不希望在“两会”看到外国人,当然,外国记者和应邀出席观礼的骆家辉们不算。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