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伊朗危局

由于美伊冲突、以色列在中东的战略地位和犹太人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如果以色列单方面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美国绝不可能袖手旁观,亦很难独善其身。
作者:储昭根 战略观察与国际问题学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2-03-21 浏览:2540
  “与美国人对话如与豪猪交配:缓慢、小心。”以色列《国土报》这样抱怨奥巴马不肯在伊朗问题上配合特拉维夫划红线。的确,尽管《华尔街日报》用了“美以缩小伊朗问题分歧”来形容3月5日奥巴马在白宫与内塔尼亚胡总理的会面,但双方的原则立场其实未变。内塔尼亚胡坚持以色列将“主宰自己命运”,暗示将先发制人毁掉伊朗核设施,哪怕为此遭伊朗常规武器报复也在所不惜,而奥巴马依旧“不放弃所有选项”,要求给制裁和外交手段更多时间。
  时间能改变德黑兰的拥核国策么?伊朗3月2日举行了3年来最重要的一场选举,在对新一届议会290个席位的角逐中,亲哈梅内伊的传统保守派大胜亲内贾德的草根保守派,而领导人被软禁的改革派则完全靠边站。这显示伊朗总统宝座明年将“花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阵营,而伊朗和西方“硬碰硬”的趋势不会扭转,尽管近日伊朗许诺让国际原子能机构再造访一次其巴钦军事重地,参观那里的疑似核武器研发工厂。
  
  核危机让美伊冲突无法调和
  经研究发现,最近10年来,每次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危机升级,都是源于同一个核问题。
  2001年小布什上台之初,副手切尼称制裁伊朗是个错误,呼吁取消对美国石油公司在伊朗投资的禁令。伊朗前议会外委会副主席,与领袖关系密切的拉里贾尼说:“伊美关系并非什么禁区,为了伊朗的国家利益,我们甚至可以和撒旦谈判。”美国9•1l劫难后,伊朗谴责袭击者,哀矜死难者,还对美英联合军事行动给予某种程度(比如情报方面)的配合和支持。伊拉克战争后,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主席拉夫桑贾尼呼吁就改善伊朗与美国关系进行全民公决,伊朗议会154名议员也联名发表声明,呼吁伊朗外交部修复与美关系。
  可是,2002年8月14日,伊朗反政府组织“伊朗全国抵抗委员会”(NCRI)在华盛顿召开记者招待会,称除了公开的布什尔核电站项目外,伊朗还在进行秘密核活动,包括纳坦兹和阿拉克的核设施。2003年2月,伊朗宣布发现并提炼出了作为燃料的铀。伊朗核问题由此浮出水面。同年4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对伊朗致力于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恐怖主义和破坏民主的行为深表忧虑。小布什6月公开表示,美国不能容忍伊朗发展核武器。副国务卿约翰•博尔顿更表示,美国要在伊朗具有核打击能力之前阻止其实施核武开发计划。
  2005年6月,伊朗草根保守派艾哈迈迪•内贾德上台后,在核问题上更为强硬,小布什政府也把伊朗当作对美国最大的威胁。2006年1月,伊朗重启其铀浓缩设施,恢复了中止两年多的核燃料研究活动。在美国的推动下,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于当年的3月8日将伊朗核问题报告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从2006年到布什任期结束的两年中,安理会先后5次通过了对伊实施制裁的决议。2007年春,当伊朗宣布已进入工业级别核燃料生产阶段时,美国派出3艘航母在海湾地区演习,施加空前的军事压力。但伊朗仍坚持扩大用于制造浓缩铀的离心机安装规模,迅速从几百台增至数千台。2009年2月,伊朗成功利用自制火箭发射首颗卫星后,宣布在未来5年内将离心机数量增至5万台。伊朗的核发展进程不断加速。
  奥巴马上任之初,希望与伊朗进行直接对话。2009年3月20日,在伊朗新年之际,奥巴马通过视频直接向伊朗喊话,强调发展建设性关系。5月和9月,奥巴马又两次致信哈梅内伊,要求举行对话,并在开罗演讲中承认伊朗在遵守核不扩散条约义务的基础上拥有和平利用、发展核能的权利。在美方展示出谈判意愿的时候,伊朗则经历了6月12日的大选和大选之后的动荡,这拖延了双方接触的时间。9月初,伊朗方面对恢复谈判的倡议作出回应,同意在10月1日就伊核问题举行会谈。但就在会谈前夕,伊朗宣布已经研制出新一代离心机,掌握了生产核燃料的所有工序,后又证实伊朗正在建设第二座铀浓缩工厂。11月27日,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通过决议,要求伊朗澄清一切未决问题。伊朗则强硬回应,拒绝执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决议,并宣布将新建10处铀浓缩设施,自行生产其研究用核反应堆所需的纯度为20%的浓缩铀。由此,不到一年内,奥巴马对伊朗便从接触为主调整为施压为主。
  内贾德2010年2月11日宣布,伊朗已生产出第一批纯度为20%的浓缩铀。此后,美国对谈判渐失信心,且不信任巴西、土耳其和伊朗三国达成的将1200公斤低浓缩铀送交土耳其,用以交换伊朗核反应堆所需的高浓缩铀的协议。加大制裁与军事准备成为美国优先选项。虽说2010年12月之后,从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亚的事态令美国疲于应对,也令伊朗核问题沉寂下来,但随着2011年11月8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出炉,伊核问题再次急剧升温。
  
  以色列绑架美国对伊朗政策
  今年1月29日,美防长帕内塔明确表示,伊朗可能在一年内制造出核弹,再用一到两年的时间研发出核弹投射工具,“美国总统已非常明确地表明,他不想让伊朗拥有核武器。这是我们和以色列的共同红线。”帕内塔在参加北约防长会议时也称,以色列可能在4、5或6月对伊朗动武,因为以方认定伊朗今春已储存足够高浓缩铀,即将进入着手制造核弹的阶段。
  在伊朗核问题上,以色列远比美国着急,其划出的红线是伊朗拥有制造核弹的材料,而不是接近造出核弹。按照以军情机构负责人科哈维的分析,伊朗已经拥有了4吨纯度为3.5%的浓缩铀以及接近100公斤纯度为20%的浓缩铀,“这些浓缩铀足够用来制造4颗原子弹”。
  尽管以色列自己拥核,但由于国土缺乏战略纵深,其对伊朗拥核的前景简直是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多年来,双方之间互借代理人之手的“间接暗杀”就没有消停过。而随着过去一年来埃及、突尼斯等亲美、亲以势力的倒台,剧变中最大的受威胁者—以色列心里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有安全专家甚至认为,以色列的安全环境进入了二战后最糟糕的时期。更何况,以色列常常被认为是中东第一军事强国,但2006年的黎以战争中过去战无不胜的以色列军队最终却只打了一个平手,从黎南灰头土脸败回,极大地动摇了以色列在美国心中的战略地位。以色列为了挽救自己的颓势,势必要通过对伊朗一战,绝地大反击,以寻求和巩固自己在中东的安全地位与优势。这就是说,攻打伊朗简直成了以色列生存的需要。
  从过去的经验看,以色列在面临安全威胁时,历来会不顾全世界的反对大打出手。这个传统包括导致以色列控制大块阿拉伯土地的1967年中东战争,以及1981年和2007年,以色列空军就在美国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动针对伊拉克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和叙利亚阿尔奇巴尔核电站的“巴比伦行动”和“果园行动”,从空中摧毁了对方尚在建设中的核设施。
  如果以色列单方面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美国很难独善其身。有评论认为,美欧近期连番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力度和范围,也很可能是想安抚以色列。实际上,由于美伊冲突、以色列在中东的战略地位和犹太人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美国绝不可能袖手旁观。众所周知,犹太人属于全美最富阶层,影响力遍及华尔街、好莱坞、常春藤和传媒界。据说美国1750家报纸中,犹太人经营的就占50%以上。奥巴马在2008年大选中获得了78%的犹太人选票,麦凯恩得到的犹太裔支持度只有21%。今年是美国大选年,奥巴马对犹太的影响能免疫么?
  距离美11月大选只剩8个月,美伊冲突近几个月持续升级,已构成奥巴马的第一重危局。不能容忍伊朗核计划,但若以色列对伊朗动武,石油站上150美元,将令脆弱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这是奥巴马连任另一重危局。一旦奥巴马政府在论客、议员的鼓噪下把持不住,被以色列单边行动拖下水,直接参与对伊作战,那么受困于两场长期战争和内部整体经济欲振乏力,正战略收缩的美国,或将掉入一个新陷阱,岂不是给美下届政府制造了更大的困局?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