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摩擦,树欲静而风不止

中韩高层互动频密,这与同样麻烦不断的中日关系有所不同。但一些结构性问题决定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两国关系将在矛盾中前行。
作者:本刊记者雷志华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2-03-30 浏览:6059
  1月9日,当韩国总统李明博乘专机抵达北京,开始其任内第六次访华之行时,中韩舆论普遍关注,两国关系会否随之“软着陆”。2010年3月的天安舰事件、8月的美韩黄海军演、11月的延坪岛炮击事件以及2011年底的中韩渔业冲突,已使两国民间情感几乎降至冰点。正因为此,李明博那次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也被赋予了让中韩关系“触底反弹”的期待。
  但高层访问似乎没能改变中韩关系“跌宕起伏”的演进路径。2月中旬,韩媒关于“中国将遣返数十脱北者”的报道,再次点燃了韩国的国民情绪。从民间示威到外交抗议,“脱北者”问题迅速上升到外交层面,韩方还把问题提交到了联合国,给中国施加“国际压力”。李明博总统访华后稍微回暖的中韩关系,似乎又回到“原点”。进入3月,中韩之间又因苏岩礁(韩国称“离于岛”)的归属问题而起争执。
  3月26~27日首尔核安全峰会上,中韩两国领导人再次会面。中韩高层互动频密,这与同样麻烦不断的中日关系有所不同。没有理由不相信两国领导人都希望中韩关系能平稳发展,但一些结构性问题决定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两国关系将在矛盾中前行。
  
  “脱北者”,老问题新热度
  “脱北者”这个词汇,完全属于“韩国造”,起初特指那些逃离朝鲜,“归顺”韩国的朝鲜人,现在泛指所有从朝鲜逃离的人。不过,自“脱北者”问题产生起,中国就成了被动的卷入者。1995年至1997年,朝鲜连续3年自然灾害,严重的粮食短缺,导致大量朝鲜人通过中朝边界拥入中国吉林延边地区。曾经的“脱北者”、现任韩国《朝鲜日报》记者的姜哲焕曾撰文透露,当时大量朝鲜难民给中国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中方曾与韩国金大中政府联系,询问韩方是否愿意接收逃离的朝鲜人,但没有得到韩方的明确回应。
  2001年9月江泽民访问朝鲜后,因中韩建交等问题而一度冷淡的中朝关系开始回暖。随后中朝加强了边界管理,加之朝鲜经济形势好转,朝鲜人大量拥入中国的情况得到遏制。但也正是从那时起,“脱北者”问题愈发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其中韩国人权组织、宗教团体等民间组织扮演了重要角色。2002年韩国人权组织协助“脱北者”闯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一事,曾在中韩间酿成不小的外交危机。此外,韩国政府对成功进入韩国的“脱北者”发放数额不菲的“定居金”,也给人蛇集团通过组织朝鲜人偷渡来捞取佣金提供了空间。
  由于错综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脱北者”成为长期困扰中韩关系的老问题。2月13日,“中国将遣返数十脱北者”的消息见诸媒体后,韩国民间团体连续数日在中国驻韩使领馆外示威。随着4月11日国会选举的临近,韩国朝野政治势力都不敢轻易在“脱北者”问题上示弱,以至于最终这个问题被提交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表明,“脱北者”问题在韩国国内遭遇了政治绑架。
  事实上,中韩双方都清楚,目前不可能找到一劳永逸解决“脱北者”问题的办法。与此同时,复杂的“脱北者”问题,也并非全都是充满着“侵犯人权”、“政治迫害”的悲情故事。韩国首尔国民大学教授安德烈•兰考夫研究“脱北者”问题已经10多年,接触过数百名“脱北者”,在他看来,目前逃离朝鲜的人很少是出于政治原因,把这些人定义为“叛逃者”本身就容易产生误导。兰考夫认为,大多数“脱北者”初始目的并不是为了去韩国,而是希望能到中国寻找挣钱、改善生活的机会。
  
  外交摩擦成中韩关系“标签”
  在围绕“脱北者”问题的争议尚未平息之时,苏岩礁归属问题又导致中韩新的外交摩擦。针对中国海洋局官员“巡航苏岩礁”的发言,韩国外交部于3月12日召见中国驻韩大使以示抗议,并强调韩国对“离于岛”的管辖权。这是继去年12月“韩海警被刺身亡”事件后,3个月内韩国第二次召见中国大使表示抗议。中韩关系延续着2010年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事件以来的态势,形成了中韩建交以来少有的外交摩擦密集出现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系列外交摩擦都出现在李明博政府时期。2008年上台时,李明博总统提出“全球外交”的概念,推行“务实外交”,但这些年来其实践的却是“亲美外交”,这显然对韩国的对华外交产生了影响。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朴键一表示,李明博上台后,韩国政策圈内的“知华派”遭到排挤,而那些受重用的大多是保守的“亲美派”,但这些人对中国的了解比较肤浅,这是造成李明博政府在对华外交的判断上屡屡失误的重要原因。
  在分析中韩外交摩擦不断的原因时,韩国学者李成贤也提到了李明博政府的“亲美外交”。他说:“围绕李明博总统的战略班底都是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属于保守派的人士,其中有些人从高中就在美国读书,思维方式非常‘西化’,他们通过观察和对比,认为美国比中国可靠。”李成贤进一步分析称,韩国是过去60年当中,以美国为中心看世界的国家,“韩国以美国为中心的利益集团不想改变他们已经熟悉的世界。这些人现在是韩国社会的主流”。随着今年3月15日《韩美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韩国的主要利益集团跟美国的关系更加密切。中国的崛起,短期内改变不了韩国人的地缘政治观。
  尽管李明博“亲美”色彩浓厚,但并不意味着他不重视对华关系。今年是李明博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他把这一年首次出访的对象定为中国。不仅如此,李明博上台以来已经6次访华,为韩国历任总统之最。即使中韩外交频亮红灯,两国间各层级的沟通交流渠道一直畅通。复旦大学韩国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石源华说:“应该看到,李明博总统也是想把对华关系搞好的,因为中韩在政治、经济和安全等各方面都有共同点。如果没有选举因素,他不一定会在‘脱北者’问题、苏岩礁争议上这么强硬。”
  
  国家利益的“对立与统一”
  “鲸鱼打架,殃及小虾”,是朝鲜民族的一句古谚,现在多被用来形容韩国的地缘政治窘境。在东亚因中国实力上升而引发地缘格局变动的背景下,韩国面临着愈加突出的如何平衡与中国和美国关系的问题。2008年5月李明博出任总统后首次访华期间,中韩奠定“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目前中国的对外关系排序中,这种定位已是最高层级。但对于韩国来说,“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分量上无疑次于“韩美战略同盟关系”。随着中美实力对比的变化,中韩这种外交关系定位上的“错位”所引发的矛盾会日益凸显。
  石源华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美韩战略同盟关系”之间的差异,称为中韩关系中的一个结构性矛盾。他对《南风窗》记者说:“韩国在韩中关系和韩美关系之间不断地面临选择,以前的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与中国靠得近一点,中韩关系就好一些。李明博上台以后明显与美国靠得更近,中韩关系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李成贤认为,从天安舰事件到最近的离于岛争端,这些问题都发生在中美各自调整世界战略的时期,韩国也在跟着中美两国的变化试图寻找自身新的定位。
  最近几年,中韩之间的外交摩擦多与韩朝关系有关,无论是韩国在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上对中国的不满,还是最近中韩在“脱北者”问题上的分歧。在石源华看来,这反映了中韩关系中的第二个结构性问题,即“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中朝合作互助关系”之间的矛盾。石源华分析称,在朝韩关系比较好的时候,中韩关系也很少出现大的问题。朝韩关系恶化,无论对中国还是韩国来说都面临考验。天安舰事件闹到联合国,这次“脱北者”问题又闹到联合国,矛盾发展的路径几乎是一样的。
  中韩关系存在“对立”的一面,也有“统一”的一面。从金大中总统时期的“面向21世纪的合作伙伴关系”,到卢武铉总统时期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再到李明博总统时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韩外交关系每隔几年就提升一个级别,背后的驱动力正是中韩在国家利益和战略利益上的共同点。石源华认为,这一点决定了中韩关系会继续向前发展,“但两国关系中两大结构性的矛盾,又决定了中韩关系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过去是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事件、渔业冲突问题,现在是‘脱北者’问题、苏岩礁争端,将来还会出现新的问题”。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