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三国行,冷暖各不同

随着中国深海探油、渔政护航、潜艇巡逻、航母拉练的开启或常规化,与中国有海权争议的东盟成员国会加快将侵占行为做成“既成事实”,南海注定难成稳定之海。
作者:赵博渊 东亚事务观察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2-04-12 浏览:11563 收藏
  ——胡锦涛主席2012年首次出访观察
  3月26日至4月2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展开对韩国、印度和柬埔寨三国长达8天的外访。先是在3月26~27日出席首尔核安全峰会,再赴新德里与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最后于3月30日到金边开展国事访问。4月2日,胡锦涛主席离开金边,乘专机回国。
  此为2012年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外访,可谓开门红。外访内容涵盖了安全、经济、金融、政治、文化、国际合作等多项课题,再加上时间安排较为密集,会晤对象又多为大国元首,很容易令人产生硕果累累的感觉,外交部也对胡锦涛主席此次出访给予高度评价。然而,抛开那些听上去很华丽的外交辞藻,细细梳理这8天的日程,就会发现亚洲三国行,许多地方值得我们深思。
  
  朝鲜阴影下的核安全峰会
  核安全峰会创立于2010年,时间并不长。在此之前,国际核问题多通过联合国背景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然而,原子能机构具有绝大多数国际组织所具有的通病—一方面因必须顾及程序正义等因素而效率低下,一方面无硬实力支撑,对于稽查对象缺乏强制力。显然,原子能机构越来越难满足现实需求。有虑于此,美国牵头创立了核安全峰会。可以说,核安全峰会是一个体现强烈美国意志的国际事务平台。
  2010年4月首届核安全峰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而今年选在韩国首都首尔。峰会时间也颇令人玩味,同样是3月26日,韩国在两年前惨遭天安舰之痛。在天安舰事件两周年的日子里选在韩国召开核主题的峰会,多少能引发一些联想。偏偏不甘寂寞的朝鲜也来凑热闹,在峰会前就扬言将在4月12~16日用运载火箭发射卫星,引发强烈关注。而就在25日,奥巴马亦不甘示弱,跑到朝韩军事分界线视察。
  虽然首尔核峰会的主题为“加强核材料和核设施安全”,字面上更侧重技术层面,似乎不会特别聚焦于与核相关的政治问题,但至少在双边会谈中无法回避。在与东道主会晤时,胡锦涛主席在听取韩方主张后表示不希望半岛局势逆转;而与奥巴马会晤时,在听取美方立场后,又表示中方对朝鲜事态关切忧虑。两次表态都是在听取对方主张后做出的应答,可见朝鲜话题都是对方主动提出。相比之下,中美经贸关系、解除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人民币汇率等,才是中方更关心的议题。
  值得一提的是,韩联社3月26日引述青瓦台对外战略企划官金泰孝的介绍说,胡锦涛主席在与李明博总统会晤时提及中方曾多次敦促朝鲜放弃卫星发射计划,这是第一次有消息直接指出中国对朝鲜发射光明星3号的态度。然而,中国外交部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拒绝证实此事。
  
  金砖国家的生意经
  如果说首尔之行还有些替人背书的不快,那么接下来的新德里之行就比较轻松了。与会国家皆为新兴经济体,除了中俄、中印有些政治话题要谈,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大致是一个纯粹的经济论坛。
  金砖五国经济发展路径虽异,但也存在很多共同点,譬如产业偏低端,且结构失调,对外部经济环境依赖度大。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五国经济都经受了大考验:一方面经济增速放缓,国际油价、大宗商品涨价又推高经济复苏的成本;另一方面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欧美国家纷纷减少从发展中国家进口商品,优先考虑本国就业。中国在今年“两会”上也将预期增长率下调到了7.5%。在这种形势下,金砖国家领导人的会晤看起来像是在寒风中互相依偎取暖。
  会晤主要涉及两个五国共同关心的话题:一为增加成员国间的制成品贸易,一为推进金砖五国的金融合作,筹建“金砖银行”。后一课题引发欧美国家广泛关注。在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之外另立山头,这既反映了深受金融危机伤害的新兴经济体对于危机始作俑者所把持的金融体系的不信任感,同时也是新兴经济体借由整合发力的必然路径。
  和核安全峰会一样,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历史不长,但因为内容纯粹,成员国少的缘故,更利于机制化。作为成员国中经济总量最大、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中国将成为金砖之间最好的粘合剂。
  此外,胡锦涛主席还在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双边会晤时讨论了叙利亚和朝鲜局势,再次确认彼此“维护稳定,沟通协调”的立场。
  
  站在金边,瞭望南海
  在胡锦涛主席外访的日程表上,核安全峰会和金砖峰会时间都为两天,而柬埔寨之行竟足足占了4天,为前两次的总和。仅从时间上看,似乎很能凸显中国对柬埔寨的重视程度。问题在于—国际会议开会时间长短自有东道主安排,客随主便即可。而对柬埔寨的国事访问属双边会晤,在时间安排上自由度很大,也更能体现北京的意志。
  花4天时间在柬埔寨,或许可以用“盛情难却”4个字来解释。由于两国历史上的种种“善缘”,柬埔寨启用了最高礼遇迎接胡锦涛主席。姑且不论冷战后在第三世界也越来越少见的数万人夹道欢迎的盛况再现,光是包括专程自北京返回金边的拉那烈亲王在内的3位王族机场候驾,就给足了面子。主人盛情如斯,宾客自无稍坐片刻就跑路的道理。然而,细看这4天行程,会发现真正需要国家元首亲自洽谈的东西在3月31日就谈得差不多,需要见面的人物在3月31日也见得差不多,剩下的时间都给了吴哥窟。
  在外交场上,大凡有要事要谈,多半是公事公办的架势,因为谁也不想浪费时间。需要专门花时间来展温情秀恩爱的,情况无外乎两类:要么实际上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和谐,所以才需要刻意表现,弥合裂痕;要么是真恩爱,只是秀给外人看的。以中柬关系的过去和现状,无须作秀。那么,解释就是,这是做给外人看。
  将时间回拨到2002年,也是在金边,中国与东盟10国签署了关于南海领海问题的纲领性文件《南海各方行为宣言》。10年过去了,争议仍在,且愈演愈烈。而在胡锦涛主席离开柬埔寨次日的4月3日,东盟第20届峰会在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召开。那么,之所以在柬埔寨逗留4天也就有了答案。在南海主权争端中,尤以越南和菲律宾的要求为甚。历史上,越南曾出兵柬埔寨,而中国曾极力反对,所以也有人认为,中国如此器重同样经济高增长的柬埔寨,是为了牵制越南。在中南半岛,数缅甸和柬埔寨与中国交往最厚,但随着缅甸国内发生变革,中国在东盟能帮忙说上话的只剩下柬埔寨。
  此前,有柬媒称,柬政府不会将南海问题列上东盟峰会议程。然而,柬埔寨政府4月1日的表态是希望南海问题不应国际化,而应在东盟框架内解决。这离中国的愿景又有些距离。北京希望的是通过争端方的双边谈判解决争端,最忌其他国家抱团,玩集团战术。柬埔寨即便与中国交好,但终究是东南亚国家。更何况,作为轮值主席国,柬埔寨也没有否决成员国提案的权力。
  尽管如此,在美国加大介入亚洲事务力度,而越南、菲律宾在抱团之余极力迎合美国以为奥援的不利背景下,摈除美国影响,在东盟框架内解决南海问题,至少在现阶段还不是完全不可接受。与对阵一虎加群狼相比,群狼是可接受的选项,因为这是一道单选题。胡锦涛主席3月31日与柬埔寨首相洪森会晤时极力凸显“亚洲”二字也全因此。
  4月3日,南海问题还是出现在东盟峰会议程上。可预见的是,随着中国深海探油、渔政护航、潜艇巡逻、航母拉练的开启或常规化,与中国有海权争议的东盟成员国会加快将侵占行为做成“既成事实”,南海注定难成稳定之海。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