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的赞与忧

如果放开利率市场化和民资银行,则可能会培养出国有金融体系的“掘墓人”。也因此,温州金改更多的意义在于多了一条小径,而非通衢大道。商业银行依赖存贷利息差获得高利润的状况,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
作者:邢少文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2-04-16 浏览:4592
  被《华尔街日报》称为“资本主义之都”的温州再次迎来新的改革契机。3月28日,国务院批准了《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随后,温州也公布了金改“12条”。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的获批在去年民间借贷出现“跑路潮”,类吴英案的非法民间集资案层出,中小企业生存境况恶化等背景下,赢得了诸多的掌声。
  强大的实体经济基础,大量的民间资金,长期存在的民间借贷,相对偏好风险的创业精神等,应该说,温州作为金融改革试点地区的载体,有其必然和合理之处。只不过,向来民间改革冲动往往面临着上位约束问题,现实与未来的区别只不过是管制之下的暗流与阳光下的追逐之区别。
  从改革对整体金融体系的触动来看,温州金改也被寄望予打破国有金融体系垄断的探索。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不久前在调研时就曾指出,几大国有银行获得利润太容易,要打破这种垄断,“中央已经统一了这个思想”。
  不过,从此番温州金改方案来看,言之将打破垄断则过于乐观。因改革方案中并没有涉及利率市场化和允许设立民资银行这两大重点。
  利率不能市场化,意味着合法吸收存款的民间机构,最高存款利率依然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的同期同档次存款基准利率;合法发放贷款的民间机构,“借贷利率不能超过基准利率4倍”的高利贷限制仍然有效。
  利率市场化改变了利率决定方式,会直接影响到银行的存贷利率水平,从而改变存贷利差及净息差的变化趋势,将对银行传统的盈利模式造成冲击。而根据2011年的数据,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总计实现利息收入1.3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7万亿元,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近77%。
  如果放开利率市场化和民资银行,则可能会培养出国有金融体系的“掘墓人”。也因此,温州金改更多的意义在于多了一条小径,而非通衢大道。商业银行依赖存贷利息差获得高利润的状况,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对国有商业银行竞争力的促进,作用极其有限。
  对温州金改的期望过大,也可能会带来狂热,这需要警惕。据悉,温州市政府已将金融产业当成2015年温州的支柱产业。很难想象,作为中国小商品制造基地的温州,如此巨大的“产业转型”会不会对现有实体产业造成抛弃和摧毁?温州的炒房团会不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又一个的金融掮客?这样一来,民间金融创新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意愿何在?
  曾经,深圳、上海、广州等地都声称要打造中国的金融中心,但最终支撑这些地区发展的依然主要是工业和传统服务业。金融创新,依然不能脱离服务实体经济的出发点,否则,对今日国有商业银行“暴利”的指责也成了无的放矢。
  忧虑还来自于在温州高利贷链条中那些手握国有金融资源的政府官员及其家属等权贵势力,他们会否利用两种体系的便利,将民间金融改革变成左右逢源、兑换利益的行动?还有像温州商人林春平这样通过制造“收购美国特拉华州大西洋银行”假新闻以求介入金改的骗子,都有可能导致改革走向与改革目的相悖。
  一夜之间建成一座现代金融之都,并不现实,改革还需脚踏实地,审慎前行。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