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专访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院长Reuben E. Brigety II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阻止中国的崛起,我也从未听说美国政府有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政策和意图,相反,就我所知,美国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认为中国崛起是不可避免的,在美国,一致的观点是中国的崛起应该是支持国际秩序的。

作者:本刊特约记者 王大鹏 岳春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2-24

  Reuben E. Brigety II是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的现任院长,主要研究美国对南部非洲的外交政策、人道主义救援等。由于他曾经担任过美国驻非盟的大使和美国驻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代表,所以对美国的非洲政策和非洲的政治经济情况非常熟悉,并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在访谈开始前,Brigety院长首先强调,虽然自己担任过美国的外交官,但是现在已经是一位学者,他所谈的都是个人的观点,不代表美国官方的态度,只是本人独立研究的结论。

  

  中国在非洲地区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南风窗》:首先非常感谢你能够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南风窗》的海外中国问题专家系列访谈,重点之一是想了解各位海外学者是如何看待中国崛起的。你是一位研究非洲问题的专家,而且还担任过美国驻非盟的大使,我们可以从非洲和中非关系谈起。

  Brigety:我很荣幸能够接受你们的采访。正如你们知道的,我的专业是非洲研究。从非洲研究的视角来看,很显然,中国在非洲地区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也就是说,我认为中美在非洲地区有非常广阔的合作空间。例如,在非洲安全问题方面、经济发展方面我们有共同的利益。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非常擅长,这对非洲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受非洲欢迎的。

  当然,我个人认为,政府的民主治理也是非常重要的。在民主问题上,我们持不同看法,这是很正常的。在全球经济管理方面,中美有共同的利益与合作的空间。我希望随着中国政府对非洲的援助加大,中国也能够找到一个方式来支持非洲地区好的政府治理,比如非洲的人权或劳工权利方面。

  《南风窗》:你认为中国的崛起对非洲地区的经济和政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Brigety:中国参与非洲地区的建设,援建了铁路和公路建设,这对非洲来说确实是非常需要的。同时,我认为中国对于非洲地区的介入也有3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首先是经济方面的问题。中国在非洲经济行为的对象主要是基础工业,这些工业主要是单纯的开采原油、煤和木材等等自然资源,这些工业活动由于还没有更直接地帮助非洲国家提高他们的生产力和实现长期的经济增长,那就会存在一种危险,即被认为是在掠夺原材料。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在推行所谓的“新殖民主义”。很显然,即使只是一种观感,对于中国和非洲的关系也是相当不好的。我需要强调,可能中国政府在非洲开展的经济合作行为还有我所不知道的,或者正在改进,只是由于我从事过美国和联合国在非洲的经济合作工作,所以提出我的一点看法。

  其次是政治方面的问题。我与中国有相同的想法,即政府要保证人民的繁荣和安全,作为回报,人民也不要挑战政治权威。只是非洲还存在着一个实际情况,因为非洲的很多政府是无法通过保证人民的经济繁荣来维持自己有效的政治统治的,而且许多国家的领导人也不想建立公开的政治环境。我知道中国奉行的是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所以,我只是阐述一下美国的政治考量。

  中国如何介入非洲问题的第3个方面是文化方面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中国需要更好地了解怎样融入非洲人民的社区。在非洲许多国家发生了多次这样的事情:许多中国人到非洲去工作,他们与当地非洲人住在同一地区,但是,他们建立自己单独的社区和自己的饭店,不与当地的非洲人交流或说话。这对中国是不利的。因为这样做的话,中国和中国人就会被认为是外来者,不愿意与他们相处,甚至会从文化上认为是对他们的歧视。

  《南风窗》:你在非洲工作多年,依你看,非洲人民是如何看待中国崛起的?

  Brigety:这是一个大问题。不同的非洲人民有各不相同的想法。我认为总体来说,有这样一个认知:非洲人民对中国还是很友好的,他们认为中国介入非洲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去年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在非洲投资60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非常大的投资,已经超过了美国在非洲投资的总额。我相信非洲人民对于这笔投资一定很有兴趣。我想提醒的是,对于普通的非洲人民来说,他们不会从中非关系这样的高度来看待中国在非洲的行为,更多的是从个人是否收益的角度来看待,如果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让非洲的普通老百姓从中获益,比如解决就业,并因此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他们从感情上肯定会对中国更友好。

  

  减少战略误判

  《南风窗》:我们回到中国的大国崛起的问题上来,你认为美国是如何看待中国崛起的?

  Brigety:显而易见,中国的崛起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21世纪,中美关系也是国与国之间的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因此,中国和平崛起的想法非常重要。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美国政府,也包括我自己,意识到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随着中国成为国际事务中一个更为重要的行动者或力量,中国的崛起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对目前存在的国际体系的支持。

  我认为,中国对于国际事务的观点很重要,一方面是中国不想被干涉,中国人不希望世界其他国家的人告诉他们如何处理中国内部事务,当然,美国也是这样。另一方面中国也不想干涉其他国家,他们不想告诉其他国家的人如何处理他们国家的内部事务。

  《南风窗》:中国一向主张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Brigety:是的。从我们美国的观点来看,国际社会确实存在一些国际法方面的基本标准,这些国际法的准则对于一些我们可以合作的基本问题,比如气候变化或反恐问题等全球性的挑战,是很重要的,这些都是需要所有国家予以关注的。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一些国际法方面的准则来约束所有人的行为,才能够达成一些基本的共识,并且开展合作。因此,我们希望中国在越来越强大的同时,也可以对这些基本问题予以关注。目前有令人鼓舞的地方,比如去年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加利福尼亚的会面,他们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达成了历史性的协议。这是非常好的迹象。

  在经济方面,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债权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我们可以发现人民币已经成为长期的货币。这是好的事情。但是,这意味着中国需要更加有责任地开放经济体系。使中国的经济体系与国际经济准则相一致,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

  同时,中美对于其他问题也应该给予关注。美国从历史上就是一个海洋国家,也是环太平洋国家。我们对于领土的本质有着非常不同的观点。这既是中国的利益所在,也是美国的利益所在,同时,这也是其他相关国家的利益所在。为了避免利益的冲突,我希望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式确保中国可以和平崛起。我认为我们不应该阻止中国的崛起,我也从未听说美国政府有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政策和意图,相反,就我所知,美国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认为中国崛起是不可避免的,在美国,一致的观点是中国的崛起应该是支持国际秩序的,这才是可持久的。

  《南风窗》:现在有很多的西方学者和官员认为随着中国的崛起,必然会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而中国一直坚持自己的崛起是和平的。比如中美之间,习近平主席就提出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从你前面所说,看起来你是相信中国的崛起会是和平的。

  Brigety:坦率地说,事在人为,中国是否能够实现和平崛起,既取决于美国的决定,取决于其他亚洲国家的决定,更取决于中国的决定。因此,每一年我们与中国都有高水平的战略性伙伴合作行为,以减少战略误判,这真的很重要。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有误算的可能性。因此,我们双方应该紧密合作来商讨我们的问题,致力于分歧的和平解决。

  

  法治对任何民主国家来说都是头等重要的

  《南风窗》:虽然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仍然坚持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我们知道,西方有一些不同看法。

  Brigety:当然,我依然认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因为一方面,中国现在很有钱,有很多外汇储备。中国的财富增长和贫穷的减少是20世纪和21世纪最伟大的成功案例之一。另一方面,中国仍然有很多非常贫困的人口。你知道,在北京和上海有一些有钱人。但是,在贫困和偏远地区,中国有大量的人生活得非常贫穷。因此,中国的领导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中国内部如何扩展经济机遇,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摆脱贫困,过上富裕的生活,这对中国的领导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说不上是中国问题专家。但是,我有一个印象,不知是否准确,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之间就像有一个“协议”一样,中国共产党负责领导全国人民开展建设事业,为人民带来富裕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的生活水平会不断提高,为此,中国共产党和政府需要保持较大的权力,不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这就像新加坡,新加坡有相同的协议。

  当然,我们从媒体上也经常会看到一些负面的新闻,比如食品安全问题等等,因此,我认为这样的事情使得中国政府受到的挑战远远超过来自美国带给中国政府的威胁。因为如果中国政府不能给她的人民不断提供物质财富,使他们的生活水平不断增长,并且提供一个公正的发展环境,回应他们的需求,这些都会成为政治不稳定的来源。我非常有兴趣了解的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是如何回应人们的个人需求的,因为这是长治久安的基础。

  由于我一直在美国生活,我对美国的政治制度更加了解一些,我们美国的观点是只有建立基于法治的民主体系才能够最终实现政治稳定。

  《南风窗》:中国现在已经提出要建立全面法治的社会。

  Brigety:是的,法治对任何民主国家来说都是头等重要的,只有激发出每一个人在法律面前的责任感,无论是农民还是政府官员,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守相同的法律,同时公民有权利对政府提出他们的要求。这是建立稳定政府的根源。我们相信历史已经表明了这一点。因此,我相信,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与美国是否发生战争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是否有能力使人民的生活水平保持不断增长,这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一种公平感的获得。对我来说,观察这一切发生的事情是非常有趣的。

  最后,我想要表达我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美好祝福。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