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稳定还是机制稳定?

当共同的利益足够重要,以及其他的条件都满足时,没有霸权,合作也可以出现,国际机制也可以创设。

作者: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5-28

  世界秩序将如何演进?今日的世界秩序将向何种方向变化?这与生于斯长于斯的所有地球人都密切相关,当然更是各国领导人、国际关系学者不能不关心和不能不研究的重大问题。在研究世界秩序领域,有一位独树一帜的大师级学者,他就是新自由制度主义的代表人物罗伯特·基欧汉,在20世纪80年代,他撰写了著名的《霸权之后》一书,提出了与主流的现实主义学派关于世界秩序颇为不同的新思维、新视角、新理念。
  传统的现实主义学派认为,霸权是维持以霸权国家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稳定的基石和保证,要使一个国际社会能够做到相互合作与发展,就必须提供诸如秩序、安全、汇率稳定等一系列相当于公共物品、公共服务、公共制度之类的东西,而国际社会在民族国家之上,并不存在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但如果有一个起绝对主导作用的霸权国家,它就可以承担起牵头提供上述这些东西的作用,并监督相关各国有序使用,从而保持这一国际体系的秩序与和平。而假如没有这样一个霸权国,或霸权国已经江河日下,不再具有昔日的权力和权威,那么这一国际体系就有可能陷入混乱和瘫痪。
  霸权稳定论提供了一种建立在权力基础上的国际合作模式,霸权在则合作存,霸权去则合作亡。因此,霸权稳定论要求必须具备两个核心条件:
  其一是必须要有一个霸权国家,因为只有一个拥有绝对优势的经济和军事资源强国,才有能力根据自己的利益和对世界的看法,执行一项国际秩序计划。正如金德尔伯格所说:“要使世界经济稳定,需要一个稳定者,而且只能有一个稳定者。”吉尔平则从反顾历史的角度得出相同的结论:“同罗马治下的和平一样,英国治下的和平与美国治下的和平确保了一种相对和平和安全的国际体系;大英帝国和美国创造和确保了自由国际经济秩序的规则。”
  其二是国际秩序的维持需要霸权国家的持续存在。离开了创造国际秩序的霸权国家,秩序的持续是不可想象的。其道理正如我国三国时期的大政治家曹操所说:“设使天下无孤,不知会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世界秩序也是如此,离开了霸权国家,天下就有会生乱,就会失序。这几乎已成为主流国际关系学者不言而喻、不约而同的共识。
  然而,如同众多的优秀学者一样,于习焉不察中发现问题,于无可怀疑中大胆质疑,往往可以开辟出一条新路径,进入到一个新境界,从而收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成效,基欧汉就是如此。
  在《霸权之后》一书,基欧汉认为霸权对于国际社会稳定的成效是被大大夸大了,霸权的领导作用有助于产生一种秩序的模式,但这并不是世界秩序形成的一个充分条件,甚至都不能认为是一个必要条件,而勿宁说建立在利益考量基础上的合作更为基本。合作与霸权并不是相互对立的两极,相反,霸权要取决于某种非对称的合作,成功的霸权国总是支持和维持这种非对称合作,这就需要霸权国扮演这样一种独特的角色和地位:为其伙伴提供领导,换取后者服从的回报。因此,国际合作可能通过霸权的存在而培育起来,但同时霸权也需要其他国家的合作来制定和执行国际规则。
  根据这一观点,国际秩序的建立和维持,重要的是各国之间要有共同的利益和合作的意愿,要遵循和执行共同认可的国际原则、规范、规则和决策程序,亦即国际机制;而霸权的作用只不过是利用其资源优势和权力优势,来促进国际合作的形成和国际机制的运作而已。因而霸权之后并不意味着秩序的失控和合作的不可能。“当共同的利益足够重要,以及其他的条件都满足时,没有霸权,合作也可以出现,国际机制也可以创设。”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在经济上已经呈现出衰退的迹象,由此基欧汉意识到同罗马帝国、大英帝国一样,美国的霸主地位也是有限的,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那么后霸权时代将会怎样?西方发达资本主义集团会不会继续存在下去?《霸权之后》就是他的这一思考的产物。
  他的结论是,在一个日益相互依赖的世界政治经济中,“霸权的衰落并不必然对应性地引起这些机制的毁灭”,而只要国际机制得以维持,西方的国际秩序也仍会得以继续。基欧汉的这一思考是严肃的认真的,也确实揭示了国际关系中的某些规律。但后霸权时代整个世界的秩序将是什么状态?是机制决定还是均势决定?这似乎更为重要,然而基欧汉没有涉及,当然这并不妨碍这本著作的卓越。它对于我们认识国际关系的发展趋势,处理国际领域的一些问题,具有借鉴意义。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