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永远涨”可能只是个神话

伴随着高房价的脱缰之势,一线城市所谓的就业优势也在被慢慢瓦解。房租和薪水,两者正在反向变动,这难道不是一个注脚?
 

作者:谭保罗 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0-12

   “一线楼市永远涨”,这可能只是一个神话,但却越来越被人们所相信。这让我想到一个故事。
   几年前,我曾经接到过记者生涯里最匪夷所思的一条新闻线索,这件事就发生在某一线城市的郊区。一位三四十岁的男子A先生向我控诉,他被人用钢管活生生地砸断了几根肋骨,痛不欲生。而且,他觉得还很耻辱。我说:你应该找警察、看医生,而不是找记者。
   和他沟通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一直在“选择性”地描述事情的经过。之外,还有很多“隐情”。最后,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把事情和盘托出。
   事情很简单,“被砸断肋骨”的起因是5块钱的公交车票价。原来,这一天是周末,这座城市郊区的一条公交车线路的票价涨了5块钱。这条线贯穿这座“一线城市”的一处城乡结合部,乘坐者多为农民工或者收入并不高的“白领”。
   这些结合部的公交车,很多都是私人承包,“夫妻店”特别多,即丈夫开车,妻子是售票员,小舅子做跟车保安或者“押运员”。监管混乱,车辆卫生一般,票价也不固定,周末和节假日涨价是常态。
   但A先生却不以为然,在公交车上,他开始与女售票员理论,你为什么要涨价5块钱。他的闹腾,导致整车乘客都情绪高涨,纷纷要司机退费。后来,A先生和售票员对抗得越来越厉害。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动了手。
   除了售票员和司机,这辆车还有一位“押运员”。在这些城乡结合部,公交车也会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因此经常会找一些同乡中的青壮年担任这个岗位。根据A的描述,这个“押运员”牛高马大,从驾驶台抽出一根钢管,径直朝A先生砸来。
   第一下没砸到,双方于是开始扭打。A先生认为自己根本就打不过别人,而对方看起来已经发了狂,似乎一定要砸破他的脑袋。于是,A先生从窗户跳了出去,而这时的公交车正在高速行驶。A先生不是詹姆斯·邦德,也不是杰森·伯恩,他从公路边爬起来之后,感觉肋骨一阵剧痛。
   这个让人吃惊的故事,A先生就是这么给我讲的。他之所以要找媒体,是希望媒体能报道,让这个司机和押运员丢掉线路承包权。我把这个线索转给了突发新闻部的同事,但他们认为无法核实事情真伪,所以没有兴趣,报道也就不了了之。
   不久前,我到事发地的城乡结合部走了一圈,想到了这个几年前的爆料线索。现在,这里的公交车和以前差不多,地铁没有通,环境也不怎么样。企业群体依然是工厂、作坊和昏昏欲睡的路边摊,没有什么高科技转移到这里。“城市的又一个次中心”,只是一种宣传。
   而且,这一带的医院很多依然是民办医院。从那些充满救死扶伤味道以及代表高贵品德的医院名字来看,莆田系的可能性极大。
   几年了,这里公共设施依然糟糕,什么都没有变。唯一变的是房价,以前不到1万元,现在最贵的卖到了5万元。到处都是新楼盘,供应充足。售楼的小伙子、小姑娘在路边发着三四万一平的物业销售传单,与这里的环境显得不匹配。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高房价的本质是高标准公共服务的可得性,市中心的房子贵,不是因为房子漂亮,而是它代表着好的学校、好的医院、较低的通勤成本以及高密度精英人群的可接触性。
   但在所谓一线城市的很多地方比如郊区,高房价真的有点很莫名其妙,这里既没有名校,也没有好的医院和好的交通。生活在这里,你的孩子未必有上学指标,医保也无法统筹使用,换句话说,你根本体会不到是一线城市,相反会感到一种被一线城市的排斥感。但问题在于,这里的房价就是一个字—“高”!
   不过,支撑这种“高”的东西,除了“一线城市永远涨”的神话,可能再也没有别的了。实际上,伴随着高房价的脱缰之势,一线城市所谓的就业优势也在被慢慢瓦解。房租和薪水,两者正在反向变动,这难道不是一个注脚?
   A先生讲述的这个一线城市的“故事”,让我想到了这么多。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