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扶贫”和市场的“扩容焦虑”

一级市场的暴利和二级市场的巨亏,或许这才是股市对所谓“贫困地区”进行“转移支付”的本质。

作者:文∣特约记者 玄铁令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0-28 收藏

   眼巴巴望着纳斯达克股市不断改写着历史新高的纪录,沪综指花了9个月时间,仍爬不出3000点一带的泥沼,前三季度以15.1%的跌幅表现,在全球主要股市中垫底。中国证监会在这个时候又出台了资本市场扶贫的新规,一些人认为,这犹如给股民伤口上撒盐。
   对此,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金融证券专家谢百三带病发声,9月份连发两文,批评“资本市场扶贫”为“违法乱搞”之举。谁知谢教授在10月即因病不治而离世,而斯文也转眼化作“为股民鼓与呼”的绝唱。
   在圈钱潮逐浪高的当下,呼唤股市春天的声音日稀,却不妨诘问—当各路诸侯拥向A股一级市场,希望自己“被扶贫”的时候,谁来扶贫二级市场的中小股民?

   股市“扶贫”不新鲜
   9月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对全国592个贫困地区企业的IPO、新三板挂牌、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沪指当日下跌0.55%,9月12日继续下跌1.85%,盘中一度失守3000点。9月30日,沪市成交1128亿元,不到2015年6月8日13099亿元成交额的一成。
   究其根由,市场担忧,注册制或将重提,股市扶贫仅是IPO海量扩容的探路石。在券商研究报告合规监管升级的背景下,多数分析师却对此罕有置喙,诸多质疑散于民间。财经专栏作家苏渝直言,“股民算老几?谁为股民说话?”
   以敢谏善谏闻名的谢百三不顾鼻咽癌病情,漏夜赶稿,在9月12日和15日,先后公开发表的《<资本市场将服务脱贫地区>的意见是完全错误的》和《望月哭股市》二文,连批资本扶贫之举,且多次强调“将此文尽快呈送领导同志”。当10月2日凌晨谢百三与世长辞的消息传来,世人方知,此乃谢口授、由其学生记录之文,或有“老骥犹知时日短,不待扬鞭自奋蹄”之感。
   谢百三堪称“深沪股市第一代股民”。1992年1月,上海开始出售一式三联的原始股票“认购证”,谢就掏钱购买。短短三个月时间,一张认购证价格涨了46倍。后来,他借钱认购原始股,大赚一笔。谢百三深信一句话—“不懂股市的人就不能算是经济学家”,并在深沪股市的多个重大制度建设上出谋划策。
   今年2月和3月,谢百三先后两次公开致信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主题是建言“呵护亏损累累、痴心不改的中国1.4亿股民!”结果逾半年过去,“扶贫”股民未成,扶贫穷县又起。对此,谢百三用词犀利:“现在85%股民亏损或者严重亏损。很多人坐如针毡,终日茶饭不思,你们让亏损的1.4亿股民去补7000万贫困人民,于心何忍?”
   “资本市场扶贫”,其实并非A股新鲜事。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深沪证券交易所能从当时的特殊时代背景下“抢生”,主因是“通过股市来推动国企改制”的共识,这和“扶贫国企”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
   此外,最近几年,IPO绿色通道同样被赋予政策含义。享受这一通道的不仅包括国务院特批的大型央企,还有西部12省市区的辖区企业。据券商中国统计,截至今年9月20日,境内进入A股IPO辅导期的企业共计854家,注册地在上述12省区市的有93家。其中,约有8家注册地位于贫困县境内。
   按证监会的官方解释,只要完成预披露,便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企业IPO审核降低标准, 只是流程加快,而审核标准不变。上月,两家贫困县企业克拉玛依新科澳石油天然气和四川里伍铜业IPO申请先后被否,即是例证。

   资本套利的隐忧
   据中国证监会下发的832贫困县名单统计,扶贫地区的主板已上市公司目前仅有17家,分布在河南、贵州等11个省市中。平均20个县才有一家,穷地出凤凰难度不小。从现实角度考量,贫困地区内源式造就IPO的资源禀赋欠佳,筑巢引凤却是条捷径。四川凉山日前出台优惠政策,对州外拟上市企业迁移到凉山州内11个贫困县注册的,当地将给予100万元一次性财政补助。
   上市如何搭快车,这是当下各路资本大鳄最关注的事。因为,按照正常的程序上市,的确太难了。首先,摆在明面的拟上市企业已形成“堰塞湖”。
   截至9月29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41家,其中,已过会92家,未过会749家。仔细算下,即使不受理新的企业上市申请,哪怕发审委每月上会20家(8月份和9月份审核的数量分别为10家和13家),消耗这些存量也得38个月,企业上市排队期过长,成为当下IPO最贵的成本。
   同时,证监会近几个月严打题材股炒风,一再抬高借壳和跨界重组的门槛。仅9月9日修订后的重组管理办法实施以来,有超过20家上市公司自行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或非公开发行股票。其中,多家上市公司公告称,“终止重组是由于政策法规和市场环境生变”。
   重组和借壳门槛大幅提升,贫困县的新股绿色通道自然奇货可居。不过,证监会强调,受理贫困县上市公司再融资,会单设人员进行审核,不会单独设通道。同时,享受这一通道的资格,是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为防止非贫困县企业投机,证监会还规定,贫困县公司A股IPO后三年内不能搬迁注册地。
   尽管条条框框限制不少,借贫困县通道上市的成本,仍远低于借壳(壳资源费用动则计价数亿)费用和排队上市(至少三年等待期)的不确定性风险。
   但对A股来说,情况就不妙了。一种观点认为,贫困县上市绿色通道一旦启动,地方政府之间必有IPO资源争夺战,地方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势必水涨船高。这不仅使得绩差股保壳行为更为名正言顺,也让企业包装上市甚至造假上市的几率上升。同时,贫困地区多数是农业大县,而农业上市公司是近年来A股造假的频发行业,这折射出农业赚钱难的现实。曾有“农业第一股”之称的蓝田股份,2003年因造假退市,已经成为A股标志性事件。主营粮食加工的万福生科虚构利润上市,成为创业板造假第一股,等等。
   此外,从产业布局来看,用资本红利的短期看似合理的优惠政策,诱导企业迁往资源禀赋差的地区,并不符合生产效率最大化的长期经营理念。所谓独木难成林,即使易地迁址后侥幸上市,企业亦难以享受产业集聚带来的规模效应,人才建设和生产配套易遇瓶颈。试想,如果微软总部迁址到阿拉斯加州,结果会是怎样?

   上市公司扩容的影响
   从A股诞生以来,只要监管部门新政涉及新股扩容提速,市场反应基本上都是负面的。
   2012年5月30日,证监会宣布拟对西部地区企业上市优先安排审核。其后沪指连跌三个月,月度跌幅分别为6.19%、5.47%和2.67%。本次“股市扶贫”利空令沪指9月份下跌2.62%,市场反应属于温和,但不要忘记,这是因为A股已经三度去杠杆,导致空头无股可抛所致。
   今年前三季度,美国道指、标普500和纳指分别上涨4.84%、5.78%和5.98%,沪指则以15.1%的跌幅垫底。美股三大指数均在历史高位,其中纳指较2009年的低位1265.6点,有逾3倍涨幅。即使与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峰值2861点相比,亦有85%的涨幅。相比之下,沪指目前仍在3000点关口挣扎,较2007年的高位有逾5成的跌幅。
   特别是与身边的楼市高收益相比,多数A股股民更是如入冰窟。2007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29604亿元,每平方米均价为3885元,较1987年408元的均价涨了近9倍。今年1月份至8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87451万平方米,每平方米均价为7618元。也就是说,今年头8个月的全国卖房面积,比2007年全年还多,房价还翻了一番,一线城市房价更是涨了三四倍。深圳市规划国土委的公开数据显示,深圳市今年9月份全市住宅成交每平方米均价为61600元,而2007年全年均价仅为13370元。
   除了楼市对股市的抽水效应,A股还有什么问题?主因依然是股市本身,即定位失准(融资功能过重,投资回报过低)、制度纠偏(前期借金融创新入市的资金遭严管严查,场外场内资金去杠杆至今未停)和监管从严(对违规操作零容忍,场内热钱撤退,场外资金观望)这三大原因导致了A股的整体供需失衡。
   缘何股票供需失衡?因为股权融资胃口太大。数据显示,截至9月28日,今年A股市场首发家数119家,首发股数80亿股,首发募集资金743.1亿元。相比之下,纳指一再改写历史高位,科技股价格平均上涨逾6成,科技企业IPO却并未疯狂。据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仅有19家科技公司成功在美上市,融资3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5%。
   种种迹象显示,A股慢牛还没到来,但融资大潮却难以阻挡。其实,比IPO圈钱更快的是再融资。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公司通过实施定增,共融资1.13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2.3%。
   正因为圈钱猛于虎,融资者如过江之卿,而投资者特别是散户却意兴阑珊,这种供需失衡导致了股市资金的“入不敷出”。股市如何不惨淡?
   在金融专家里,谢百三是罕有的敢打官司的学者。比如,2001年,他就“010107国债遭暂停回购”一事状告财政部。2014年,就“老股东上市前直接减持股份”一事状告证监会,类似案例最终结果都是法院不受理。对谢百三质疑“资本市场扶贫”的长文,证监会未正面回应,却多次通过新闻发言人等形式,对此进行澄清。
   在谢百三辞世之后,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悼文称,“谢教授对证监会的政策始终十分关心,曾多次表现出率真的批评”,“那份率真,对我来讲显得弥足珍贵!”
   国庆节后,“股市扶贫”话题影响力式微。不过,从A股历史来看,将股市功能工具化并非新鲜事。“扶贫新政”后续发展,还需观察。
   实际上,A股市场能“扶贫”,主因在于资本市场红利超高。Wind资讯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约120只上市的次新股平均涨幅超过3倍。一级市场的暴利和二级市场的巨亏,或许这才是股市对所谓“贫困地区”进行“转移支付”的本质。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