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万年国王”的生前身后事

如今炳上将摄政,“太子”却“暂时守孝”,会否出现王位继承方面的变故?应该说,可能性很小。虽然新宪法让军方保持“叫停权”,但他信系迟早会以某种形式重返泰国政治前台。

作者:文∣陶短房 加拿大《环球华报》社论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0-28 收藏

   10月13日下午,89岁的泰国“万年国王”普密蓬·阿杜德病逝,4个多小时后政府发布公告证实。
   普密蓬在位长达70年,为全球有确切记载、切实可靠的独立国家君主在位时间的“亚军”(仅次于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72年)。泰国又是一个国情十分特殊的国家,泰王“仲裁官”、“黏合剂”的关键角色并非王室“自带技能”,而在很大程度上是拉玛九世国王个人能力、素质和威望的体现。
   如今老国王去世,能力和个人声望都存在很多争议的王储玛哈·哇集拉隆功继位后,还能胜任这样的角色么?王储和他信家族关系密切,他一旦继位,他信系会否卷土重来?

   特殊的国情和曲折的即位历程
   在东南亚,泰国是唯一始终未沦为西方殖民地的国家,如今的王室系“却克里王朝”(又称暹罗曼谷王朝),传承自18世纪后期。由于近代之前泰国文化垄断于王室、僧侣和贵族,该国最早的近代化进程是由国王(拉玛四世)自上而下开创,而最初的同盟军则是最早“成建制”和西方接触的群体—王室成员、贵族和军官团。
   二战之前,自命“先进群体”的军官团每每试图干预泰国政治,并最终导致“泰国加入轴心国、成为二战战败国”的重大战略失误。这次失误的“纠偏者”正是王室。他们暗中和同盟国秘密接触,并积极支持自由派“精英”组成的“自由泰运动”,迫使军政府下台,更奇迹般地以战败国身份重返国际大家庭,甚至收复了战前的失地。
   但这个国家的王室在引领近代化进程中也不免留下一些遗憾。
   普密蓬的祖父、却克里王朝第五任国王,一手缔造“暹罗中兴”的一代明君朱拉隆功大帝(拉玛五世),同时却是一位多产的父亲,仅有据可查的就多达133子、44女。这一方面给泰国的近代化提供了一支可靠的股肱力量(众多王子王孙出国留学,回国后成为军政学各界精英),另一方面却也埋下了王权更迭和上层党争的隐患。
   普密蓬·阿杜德的父亲宋卡亲王玛希敦·阿杜德,只是朱拉隆功大帝众多子女中的一位,曾先后赴德国、英国和美国留学。1927年12月5日,正在美国哈佛大学学医的宋卡亲王迎来次子普密蓬·阿杜德降生,两年后宋卡亲王去世,年仅38岁。
   当时泰国正遭遇严重经济、政治危机,王位更迭频仍。1935年,宋卡亲王同父异母的弟弟拉玛七世迫于压力逊位,普密蓬·阿杜德的哥哥阿南塔·玛希敦继位,是为拉玛八世。泰国名义上进入“君宪时代”,实权却落入强势将领手中。
   拉玛八世名义上是国王,实际上却不仅没有实权,也没有“君宪”赋予国王的礼仪性使命和相应仪仗、待遇,一直以“学习”的理由被留在欧洲,直到1938年才第一次回到祖国。此次回国,普密蓬·阿杜德也随同前往,这同样是他首次踏上祖国土地,时年11岁。
   如前所述,泰国在二战中上了轴心国的贼船,“罪魁祸首”是军中强人銮披汶·颂堪元帅。当轴心国大势已去,亲欧美的国王和“自由泰运动”合作,迫使颂堪下野,泰国体面退出战争,并未伤筋动骨。但树大根深的颂堪没过几年就卷土重来,重新当上总理,拉玛八世反倒被迫宣布再次出国“完成学业”。1946年6月9日,正收拾行囊的拉玛八世在王室寝宫里离奇中弹身亡,死因至今仍然是个谜。在颂堪元帅推动下,年仅19岁且远在瑞士的普密蓬·阿杜德被宣布继位,是为拉玛九世。
   和哥哥一样,直到1950年之前普密蓬一直被迫滞留欧洲,在此期间他既获得了终生难忘的幸福(1950年,和泰国驻法大使之女诗丽吉结婚),也遭遇过不测(1948年,因在瑞士遭遇车祸导致右眼失明)。1950年,拉玛九世返回泰国,同年5月5日正式加冕。

   “黏合剂”和“仲裁官”
   加冕之初,拉玛九世仍然既无君权,又无立宪君主本应享有的礼仪,大权依旧被得到美国支持的颂堪独揽。拉玛九世表现出成熟的政治头脑,他一方面不动声色,另一方面积极和精英阶层里不满颂堪的势力接触,并利用自己生长在欧美的便利,竭力争取西方国家的好感。
   1957年8月,机会终于出现了:由于颂堪专权跋扈,引起另一军事强人沙立·他那叻元帅的不满,后者借颂堪主持佛历2500年庆典,指责其“僭越大逆不道”(传统上只有国王才有资格主持),引发各界精英群起响应。狼狈不堪的颂堪这时想到了国王,9月16日,他觐见国王,希望借国王金口为自己解围。一直冷眼旁观的拉玛九世却语出惊人,直言“除了下野出国,你不可能会有任何解围之道”,措手不及的颂堪当即拒绝。当晚,沙立元帅发动政变,并迅即得到国王背书,颂堪政权垮台,这就是著名的“9·16政变”。
   这次政变中,拉玛九世第一次成功扮演了“仲裁官”角色,在两派政治势力相持不下之际投出决定性的一注,令危机得以在最短时间以最小代价解决,让世人刮目相看。“9·16”之后泰国仍然维持了军人政体,国王依旧是没有实权的“虚君”,但恢复了一个立宪君主应有的礼仪角色。不仅如此,由于国王表现出的政治智慧和超脱姿态,他在此后逐渐扮演起各派政治势力“黏合剂”的角色—颂堪之后的泰国精英各派间虽矛盾重重,却无不打着“尊君”旗号。
   1973年,军人集团和非军人政治精英间的权力争斗达到白热化,继沙立之后成为总理的他侬·吉滴卡宗元帅无力控制局面,曼谷街头局势日渐紧张。在冲突即将升级的关键时刻,普密蓬打开王宫大门,接见了非军人派领袖,并说服他侬去职,从而令泰国在形式上实现了“民主化”。
   在那之后,泰国仍多次爆发军事政变,但每次都在国王这位“仲裁官”、“黏合剂”的作用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未引发剧烈的政治动荡和社会不安。
   1994年,外府“暴发户”—他信·西那瓦参政,短短4年间,他通过兼并小党发展壮大,并于2001年初试牛刀,首次当选总理,2005年成为泰国有史以来首次任满任期的总理。此后泰国的主要政治矛盾,由“精英派”内部分歧变为“红黄之争”,即代表他信的“草根派”(红)和上层精英(黄)的矛盾。
   作为“草根暴发户”,他信在北方、东北方稻米区农民,以及都市贫困人口等草根阶层,争取到稳定的“铁票仓”。由于草根派人数众多,他信势力可以轻易在一次次普选中获胜,而“精英派”不仅凭借身份、人脉在众多非选举重要机构中长期占据垄断地位,而且每每凭借这种垄断地位打断前者胜利进军的步伐。
   总的来说,王室更倾向于“精英”,对他信并无好感。但身为泰国君主,国王更注重国家形象和长远经济利益。当政变遭到国内外巨大阻力,并危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安定时,就会出面平衡,强制制订还政于民和改选的时间表—哪怕明知后果并非其所希望看到的。
   2006年9月19日,泰国军方在“精英派”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他信政府,但国王旋即再度扮演了“仲裁官”、“黏合剂”角色,要求“尽快还政于民”。结果一年多后,他信系的沙马率领改头换面的“新政党”胜选组阁。
   2008年,精英派控制的泰国法院借口沙马客串电视台美食节目主持人“违宪”,在3个月内连续两次倒阁,使总理位子终于回到精英派的阿披实手中。此次“仲裁官”、“黏合剂”一言不发,令外界猜测纷纷。2011年,他信的妹妹英拉胜选组阁,国王同样保持缄默。此时已有消息称,年逾八旬的国王身体状况不佳,此后他在公共场合露面的频率也越来越少。
   2014年5月22日,巴育·占奥差上将发动“5·22”政变,再度推翻他信系政府,建立“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国王先是在政变次日拒绝巴育求见,但3天后又签署敕令,事实上承认了政变的合法性。
   此后国王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令各方一方面对“仲裁官”、“黏合剂”可能消失感到忧心忡忡,另一方面积极为“后普密蓬时代”布局。今年8月7日,军方不顾国内外压力,匆匆举行了有争议的新宪法公投,制订了一个让军方保持“叫停权”并在最大程度上防范“草根派”再度胜选的“还政于民”游戏规则。

   老国王的身后事
   尽管大家都知道,“普密蓬时代”结束的日子终将到来,但从病危消息传出到去世,来得如此仓促,却出人意料。
   普密蓬国王驾崩后不久,总理巴育和军方就紧急会晤了玛哈·哇集拉隆功王储,并宣布“王储将即位”,但旋即称王储“需专心哀悼”,待哀悼过程结束后再正式即位,并由前总理、枢密院院长炳·廷素拉暖上将暂任摄政王。
   炳上将年已96岁,终身未婚,是老国王的“死忠”,在军中、民间口碑也佳,由他担当过渡时期的礼仪角色本无不当,但王储已经64岁,自1972年12月28日被确立为王储至今已近44年,明明老王已逝却仍不能立即继位,不免引来诸多“合理想象”。
   有分析家指出,二公主(比王储小3岁,普密蓬国王次女)诗琳通在泰国各界口碑更胜一筹,且享有“女王储”头衔,而这个“女王储”的资格恰是在炳上将极力推动下,于1997年通过修改宪法第23节获得的。如今炳上将摄政,“太子”却“暂时守孝”,会否出现王位继承方面的变故?
   应该说,可能性很小。
   根据1997年宪法修正案,诗琳通公主的“女王储”身份只有在顺位靠前的继承人都无法继位时才能生效。且不说“太子”看不出有让贤的打算,即便他继位后又逊位,也该轮到他的儿子、现年11岁的提帮功·拉萨米通王子(第三任妻子所生)继位。今年的新宪法增加了“国王可修订《王位继承法》”的条款,如果国王个人作出决定,可以超越“23节”所规定的王储顺位,指定继位者—但普密蓬国王生前并未动用这一“特权”。
   更何况,就诗琳通公主本人而言,声望虽很高,但和炳上将一样未婚未育,作为王位继承人而言,这显然是个不小的遗憾,且她本人早早摆出了“无意继位”的高姿态,并为此做了不少安排。
   此次老国王的悼念活动周期很长,全国停止娱乐1个月,王室成员则可能会“守孝”1年。也就是说,短则1月,长则1年,王位继承问题就会水落石出。
   按照军方早前的承诺,明年还将举行议会大选,他信系会“复辟”么?
   如前所述,他信系所代表的“草根暴发户-草根贫民”联盟,已构成泰国政治版图稳定的一极,无论谁继位、谁执政,在没有新的代言人取代他信前,这股“红色力量”都迟早会以某种形式重返泰国政治前台。
   “后普密蓬时代”终究会到来,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都必须尽快适应一个没有“万能陛下”的新泰国。
   任何的政治、社会阶层平衡,都需要不断调适,以呼应时代的变化。人们所希望的是,这种过渡、调整和再平衡的过程尽可能平静、安定,而泰国各阶层、各政治势力在此过程中能表现出更成熟的政治艺术。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