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与对骂

把话摊开一说,就不容易骂起来。这些方式方法,要常用起来,公开了才能公正,公正了才会出于公心。

作者:朱仲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1-01 收藏

   不少人很相信骂人的杀伤力强大,所以,他们都喜欢采用这种办法,在工作与生活中骂人,训斥人,攻击人等。他们认为,这是“先下手为强”,是占据主动,先声夺人,制造舆论氛围,体现了一种豪迈,一种气势。反之,谁不敢高声说话的,谁是用商量口吻讨论的,谁不勇于指责人的,他们统统认为你不够血性、狼性,是一种圆滑,属矫情造作。
   于是,有些家长在孩子出生时就开始骂孩子,训斥孩子,夫妻对骂,家里一天到晚骂骂咧咧。孩子长在这样的氛围中,就认为,这种不讲理、不言礼的“骂”是正常的。长大后,他们就去骂周围的人,也骂长辈,这就变成寻常的事儿。不骂了,反觉得不舒服。
   有些当“领导”的天天骂部下,粗声粗气。尤其是一些饮食业的“领导”,张嘴就骂,从来没有一丝丝笑容。部下们当面不敢顶嘴,憋着气回到家里,或在同学友人聚会中,坚决予以回击,在那大骂他的“猪头”领导,骂到入睡前还在骂。搞得那位领导天天眼皮儿在跳,有时整个晚上猛跳。
   有的人聚会时,骂这骂那,口沫横飞,或低声密谋,或高亢激昂,制造出的噪音比那环卫工作车还厉害,到处一片怒吼,这些人即便打手机也是一样,比老北京人早晨在树林子里吊嗓子的声音还要响亮。
   最近,大衣哥朱之文就与若干村民对骂了,他抱怨村民老以为他发了,赚了几个亿的钱了。所以呀,排着队向他借钱,借了的不还,借不到的,就开骂!尤其是有一个老头,长相不像新农村那光辉形象的农民,那模样有点儿像旧连环画里那老占人便宜,老爱琢磨别人的事,整天不干活,在墙根晒太阳拨弄是非的人。那人说朱之文唱歌一点都不好听,那声音像猪吼一样。而且挣了大钱还都小里小气,修条路也是为自己而修,等等。
   这种对骂,如果任其骂下去,是可以骂几代人的,这叫“日出而骂,日落不息”。我多年前曾在乡村学校读书、教书,工作多年,此情此景,并不陌生。朱之文大衣哥与村民,包括与一些亲戚的对骂,只是一桩寻常事,是 唱着古老的歌谣,重复昨天的故事。
   要理清这些事儿,一定要亮出来,要公开,要有对话,要说出个理儿,有个谱,不能对骂。例如,村里要修路,村长就要开会,要明确告诉大家有钱的集资,钱多的多出一点,钱少的出工出力。不能什么都不干,只会骂人。把话摊开一说,就不容易骂起来。这些方式方法,要常用起来,公开了才能公正,公正了才会出于公心。
   村民们说大衣哥朱之文唱歌不好听,像杀猪撵狗似的。这些骂,不全是村民的错,在广阔的乡村,村民们多喜欢民歌腔,并喜欢“吼”歌,喜欢地方戏,喜欢动不动飙高音,欣赏男的尖声,女的扮童声那种。降央卓玛的女中音他们还不会欣赏,他们喜欢娇、脆、清。所以,许多的村广播站的女播音员都用这“假”童音。朱之文在田里偷偷练的是美声唱法,是次高音和中音的混合,有颤音,到了颤音部分,就“哦哦啊啊”地唱,农民就觉得杀猪撵狗了,其实不是。
   这些,完全可以对话,村长叫一个小学音乐教师在村里广播站一讲,一对话,讲讲大衣哥以美声唱法为主攻方向的特点,讲讲与民族唱法的区别。一说,大家立刻就会懂。即便不懂的老农,他也不会去做背后贬人太甚的事,只能在那不吱声,抽他的旱烟。
   近日有一个被美国一个普通家庭收养的姑娘,她当年是一弃婴,在北京附近被遗弃了,后来被美国一个家庭收养了。她长成大姑娘后,回国寻亲,她动情地说,她的亲生父母当年遗弃她,一定有着天大的困难,有着天大的不便之事,才会把她“送”出去的。你看,这种话,那语态语境就十分感人,十分恰当,这就营造了良好对话的氛围。
   倪萍《等着我》的节目,深受欢迎,真真正正震撼人的,做到人性升华的,是那种亲情的对话,是那亲情的相拥,是那带着血啼式的呼叫,而从来不是那种对骂、埋怨、指责。
   骂人成性的人,别人一般都不去惹他,他以为自己胜利了,成功了。其实,人们都在可怜他。而对骂,更是一对可怜人。因为,那是在相互残害,“骂煞”,那不是共赢,那是一种粗俗、贱格。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