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为什么在娱乐圈也是个大事?

风流成性的明星最后浪子回头,步入婚姻,那么一定意味着他们对自己做出了经济意义上看起来最合理、也最低成本的交易安排。
 

作者:谭保罗 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1-08

   这段时间,关于明星婚内出轨的事情时不时地引起了群众关注。婚姻,真是个大事。
   它是个伦理问题,但在这个大多数事物都可以货币化的时代,也不妨将其看作一个经济问题。实际上,在“经济学原教旨主义者”的眼中,婚姻可以用经济学进行完美解释。
   比如,养育后代,需要组合家庭,才能产生规模效应,从而降低成本;婚配中如果出现了“鲜花插在牛粪上”,这说明婚配市场中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白富美竟然嫁给其貌不扬、房子不够多甚至没有房子的“经济适用男”,那么这是风险投资,等等。
   对婚姻的经济学解释,最成体系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教授加里·贝克尔。当年,贝克尔获诺奖的重要原因是,他创新了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从他开始,经济学越来越多地用来研究人文学科,以及各种社会现象。
   贝克尔关于婚姻的论述,基础是人都是“理性经济人”。简单来说,就是这个世界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但竞争相对自由的婚姻市场。婚姻,是基于与预期效用最大化的理性选择,并非是“感情用事”。适龄青年爱慕意中人,却求婚被拒,原因只有一个,即对方认为和你结婚的效用无法最大化。
   在效用最大化的理论基础上,经济学家又为一夫一妻制度寻找到了经济学上的合理性。可以假设这样一个模型:在某些允许多妻制的地区,婚配市场中有3个男子,3个女子。其中,两个男子没有房,一个男子有三套房,是个“经济适用版房叔”。于是,婚姻会出现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他们组建了3个家庭,有房男子组成一个“一夫三妻”家庭,而两个单身汉自己过;另一种情况是,房子不要紧,只要情投意合,于是他们自由配对为三个“一夫一妻”家庭,一家人三套房,另外两家人租房住或者露宿街头。
   最后发现,后面一种情况下,社会的总产出要高于第一种情况。对此,经济学家认为,这是因为一对一的婚姻达到了边际效用的最大化,如果一个家庭再增加一个配偶,变成一对二,则效用递减。因此,三个“一夫一妻”的家庭远比三个“不正常”的家庭,所创造的社会总财富要大。
   在“理性经济人”、“效用最大化”等理论之外,对婚姻的经济学解释,还有人使用了交易成本学说。这种观点认为,家庭作为一个经济组织(类似于企业),适龄青年结婚的目的,也是降低双方利益共享、共同创造的交易成本所需。这种降低交易成本的理论,用来解释明星的婚姻最合适不过。
   在那些价格机制不透明、竞争也并不自由的市场,一个市场主体和其他主体进行交易的交易成本最高,也最不确定。一个“理性经济人”必然将“降成本”作为第一要务。而娱乐圈正是这样一个价格机制不透明、而且充满复杂、多元博弈的市场。因此,明星和明星、明星和幕后老板或者明星和经纪人之间,往往会通过婚姻—当然也包括“非婚男女关系”来降低交易成本。
   交易成本无处不在。除了娱乐圈,在其他另外一些“特殊行业”,用“非婚男女关系”来替代法律契约的情况也随处可见。哪些行业?我不能告诉你。自己想吧!
   回到娱乐圈,尽管这个行业长期被人们视为婚姻“不确定”的重灾区,但在这里,婚姻依然是个大事。风流成性的明星最后浪子回头,步入婚姻,那么一定意味着他们对自己做出了经济意义上看起来最合理、也最低成本的交易安排。
   出轨行为的本质,便是破坏了这种安排。这种破坏,让圈子内部的交易成本升高,并且让交易变得不确定,最终降低了行业的效率和圈子的“社会总福利”。
   娱乐圈,一直是个矛盾体。这里长期被视为社会伦理约束最薄弱的地带,但同时,明星的公众形象却是他们的生命线。可以说,好的在这里,坏的也在这里。但无论在哪里,你都必须知道:婚姻对任何人、任何圈子来说,真的都是个大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