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基金会能逃过调查吗?

基金会能“规避”对游说组织的透明度要求。试图影响政策者,通过“输血”以“搭上”重要政客的基金会的“肩膀”,可能比直接游说更容易达到目的。
 

作者:许春华 资深媒体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1-17 收藏

   希拉里竞选总统出乎意外地败北,很快殃及她的“家族生意”:挪威政府宣布2017年计划削减对克林顿基金会87%的捐款;澳大利亚政府“决定停止向克林顿基金会捐款”,并已冻结了捐款账号。对克林顿基金会来说,这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此之前,由于希拉里参选,她从董事会辞职,停止为基金会筹款,基金会2015年所获捐款同比下降了37%,其中有偿演讲收入暴跌了九成。
   当选总统特朗普新近表示,在1月20日出任总统前,为避免出现任何利益冲突,他将解散自己的慈善基金会。这一招其实是做给克林顿夫妇看的。虽说特朗普表示“不想伤害克林顿”,决定不再“追杀”希拉里以及克林顿基金会,但在竞选期间被爆出大量丑闻的克林顿基金会今后何去何从,面临着艰难抉择。

 


 
   坐上“火山口”
   美国林林总总的基金会,不少由富豪家族或重要政客发起。著名的如福特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虽是后起之秀却势头健旺的盖茨基金会,还有卡特基金会和尼克松基金会等。这些基金会同时也接受别人的捐款,钱款绝大部分用于教育、医疗、环保、扶贫等领域,其中很大一部分用在了贫穷国家。
   总统卸任后成立基金会,在美国已成为了“传统”。之前的传统是卸任总统建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图书馆,克林顿卸任后也耗资1.65亿美元在其家乡阿肯色州小石城市中心的阿肯色河畔建立了克林顿图书馆。当时的总统基金会的作用也只是为总统图书馆提供资金,直到约翰逊,一直如此。
   改变从卡特开始,卡特基金会到世界各地扶贫、维和、防治疾病,社会效果显著。卡特在任时,美国民众对他“观感”一般,卡特基金会做了这么多好事后,许多人甚至打趣说“卡特还真是个不错的‘前’总统”。卸任总统成立基金会在世界各地从事公益事业,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为了使自己继续活跃在公共事务中,并以此维持广泛影响。
   克林顿基金会与其他基金会没有本质性区别,同样主要资助气候变化应对、妇女权益、卫生健康等领域。浏览网站可以发现,其正在从事的项目有海地的能源、马拉维的植树、贫穷国家消灭艾滋病和疟疾等。2010年海地地震后,克林顿与小布什的基金会迅速开通网上募捐渠道,帮助海地灾后重建。
   做好事,需要大量的钱。2001年成立至今,克林顿基金会收到的资金已逾20亿美元,其中1/3来自国外。在外国政府“金主”当中,挪威、澳大利亚最慷慨,沙特、卡塔尔等数额同样惊人。沙特几乎给每个美国前总统的图书馆都捐了钱。
   不管怎么说,“四处伸手”必然有“手短”之处;更大的不同是,克林顿基金会成立后,希拉里还担任着重要公职,先是参议员,再是炙手可热的国务卿。虽然希拉里任职国务卿之前,专门与奥巴马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预先约定任职期间克林顿基金会的捐款人名单全部需要向奥巴马政府汇报,以避免利益冲突。实际上,这一点并未做到。在总统竞选中,对手特朗普以此猛攻,维基揭密在内的许多网站也不断爆料并“煽风点火”。
   由此,克林顿基金会算是坐到了“火山口”。
 
   丑闻而已
   现在,选战已过,“硝烟散去”,像说希拉里通过克林顿基金会大量洗钱,基金会所得捐款只有不到10%被用于慈善,甚至称克林顿基金会是“政治史上最腐败的机构”,并要求美国司法部“马上查”,等等,已是不了了之。说穿了,这是选战的“抹黑战术”。
   但对克林顿基金会来说,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它有时候确实扮演“掮客”角色,或涉嫌利益输送,尽管不像特朗普声称的“克林顿夫妇把克林顿基金会从慈善机构变成‘付费游戏’:希拉里2009年到2013年担任国务卿期间,让那些向克林顿基金会捐款的富豪从美国国务院‘尝到了甜头’”那么夸张。
   媒体披露,克林顿基金会有一个名为“克林顿全球倡议”的项目,项目的一部分是完善尼日利亚海岸线。这其中,一对黎巴嫩裔兄弟在该国有沿海景观项目,这两兄弟就曾捐给克林顿基金会数百万美元。而克林顿基金会员工曾帮助两兄弟通过希拉里在国务院的助理,联系在黎巴嫩的重要政治人物,包括时任美驻黎巴嫩大使。当然,希拉里是否知晓、插手,不得而知。
   媒体还曾披露,海地地震后,克林顿基金会垄断了在海地的救援,甚至不让别国公益组织的飞机降落。这是因为基金会把不少项目交给了希拉里弟弟汤尼的公司。汤尼不仅被邀请加入了当地金矿公司的顾问委员会,还获取了在海地2000多万美元的房屋重建项目。
   这样的丑闻被揭露出来,民众自然相信克林顿基金会腐败严重。但特朗普当选后为何表示不查?
   事实上,特朗普自家的基金会也被曝丑闻。媒体曾披露其基金会的支出中,约有25.8万美元可能被特朗普私自挪用来购买艺术品,还涉嫌在2007年挪用10万美元摆平一桩官司。如果锱铢必较,美国各个基金会都会受到冲击,可能尚未“抽干腐败的沼泽”,特朗普充斥富豪的政府就被唾沫给淹没了。
   再说,特朗普不查,不等于FBI不查。好戏还在后头。

   游说角色
   对克林顿基金会的有些捐款,确实是为了游说。
   在美国,《游说公开法》规定,任何6个月内在游说上花费超过2万美元的组织,都要在国会注册为“游说组织”,并要在每年公开两次的游说报告中,公布游说花费、游说议题,以及具体参与游说的法律法规。这是为了让游说在阳光下开展。
   当然,也有些游说“摆不上台面”,只能“悄悄地干活”。前总统由于影响巨大,也常常主动或被动地卷入“游说军团”,其中,他们的基金会便往往“担纲”这种暗地里游说的角色。因为基金会能“规避”对游说组织的透明度要求。试图影响政策者,通过“输血”以“搭上”重要政客的基金会的“肩膀”,可能比直接游说更容易达到目的。
   媒体披露,阿尔及利亚政府在试图游说美国国务院缓和对其人权状况的态度时,就给克林顿基金会捐了50万美元以支持其在海地的地震重建项目。这其实是“曲线救国”。
   《克林顿摇钱树》一书甚至披露,希拉里的“老对头”俄罗斯也曾与克林顿基金会有瓜葛:俄罗斯控制的加拿大铀矿开采公司Uranium One,为控制美国1/5铀矿开采权,董事长通过其私人基金会4次给克林顿基金会捐了235万美元。由于铀是战略资产并关系到国家安全,且交易中包括美国铀矿的利益,必须得到美国政府批准。Uranium One居然顺利获得了开采权,“审批”签字的机构里便包括国务院,时任国务卿便是希拉里。克林顿基金会当时也没有公布这笔捐款。
   如果说,那些为了游说的捐款是“近攻”,那么,相当一些外国政府“大慷国家之慨”的巨额捐赠,则是“远交”—为了长远的利益。
   克林顿基金会作为许多外国政府“围猎”的对象,其半数以上金额在500万美元以上的捐款都来自外国政府。这显然是因为克林顿基金会的“特殊”之处:克林顿虽卸任多年,影响还很大,尤其是希拉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被普遍认为将会入主白宫,成为又一位总统。所以,某种意义上这些外国政府是在“买预期”,或者说是“长线投资”(兼“感情投资”),及早铺设“人脉”,不必“临时抱佛脚”。
   捐款,便是“未雨绸缪”,也是一种“押宝”。
   克林顿基金会已承认,希拉里任职国务卿期间,接受过卡塔尔政府的100万美元捐款。披露的文件显示,克林顿基金会一名工作人员在给希拉里竞选委员会主席约翰·波德斯塔的邮件中写到,2011年在比尔·克林顿65岁生日时,有卡塔尔政府官员提出要向基金会捐款100万美元为其庆生。这名官员还希望能在第二年与克林顿本人会面,以当面交给他支票。支票要面交,玄机何在,不猜也知。
   话说回来,克林顿基金会在接受捐款方面还是有所节制的,注意到了“操守”,它90%以上的都是小额捐款,基本在100万美元以下。如今,希拉里已败选,且没有公职在身,已经被“掘地三尺”且爆出了诸多丑闻的克林顿基金会,会不会再也无所顾忌地“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会不会是“城门失火,另起高楼”?人们且看其抉择。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