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市政府搬迁调查

河池“变心”在很大程度上也符合河池未来的布局和发展需要。当然,河池能否因此崛起,能否因此让宜州和金城江产生“双核”驱动的效应,还有待努力和观察,其间伴随着的个体阵痛,也在所难免,问题在于如何更好地扬长避短。

作者: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广西河池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06 收藏

   2016年12月15日,《广西日报》和《河池日报》同时刊发一条简讯,“河池市行政区划调整获得到国务院批复:1、同意撤销县级市宜州市,设立河池市宜州区;2、同意河池市人民政府驻地迁至宜州区。”
   这条不足60字的简讯,王攀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他拍了上述内容,通过微信传给他妻子黄莹。很久,黄莹都没有回复他。
   下班回家,一进门,王攀就问妻子:“我发给你的内容,看了没?”,黄莹应了声“看了”,之后转身进厨房洗菜、做饭,见妻子没再有言语,王攀欲言又止。不过,能说什么呢?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王攀是广西河池市政府的一名公职人员,他妻子是金城江区政府公务员。对他们而言,搬迁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
   金城江是目前河池市政府驻地,上级批复同意搬迁后,意味着他们夫妻不得不面对即将到来的两地分居,这对彼此交替接送孩子上、放学,对孩子的教育等,都面临新困难。
   此外,他们刚在金城江买房,每月有2千多元的月供。搬迁还意味着,如要有体面的居住环境,王攀将不得不在宜州再买一套房,压力显而易见。
   任何改革、变迁,都意味着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河池市政治中心从金城江搬到宜州,“变心”后,对不同个体而言,有喜亦有忧,关键是:这次,河池能否迎来一个如她所愿的未来?

 



   

   传言成真
   从搬迁消息传出到获准通过,河池“变心”的消息,已传四年多。“这期间,当河池市委书记或市长到宜州考察一次,宜州的房价就涨300至500元。”在河池市某局担任副科级干部的张红告诉《南风窗》记者,特别是书记、市长到宜州了解地形地貌、城市规划等,特能引发民间和官场的猜测。
   随着传言四起,河池南丹以及浙江在河池商会的一些商人,也急忙到宜州大量买房,期待河池市行政中心的到来,能赚个盆满钵满。
   但是,传了几年,还没动静,一些炒房者有些失望,并想将手中的房子倒卖出去,这时,“变心”的消息到来,“很多老板很高兴。”张红说。
   其实,河池市政府搬迁提上官方议事日程,可追溯到2012年。2012年8月,广西对自身未来的发展,有了新考量:将15个市(14个地级市和广西首府南宁市),划成4个区域,要求同一区域内的城市协同发展,从基础设施一体化、产业发展一体化、公共事业一体化、社会管理服务一体化等方面推进,重点实现交通、产业、通讯等方面的一体化发展。
   这一战略布局中,柳州、来宾、河池三个城市是一个组团,也就是“柳来河”一体化的发展组团。柳州是广西工业重镇,在这个片区组团中,起龙头作用,负责引领和辐射带动来宾、河池发展。
   2012年底,广西自治区政府审议通过《柳州、来宾、河池市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作为广西四个区域一体化发展之一,“柳来河”承担起先行先试的重任,也因此被视为继北部湾之后,广西的又一新增长极。
   从地理位置上看,对河池而言,“柳来河”的组团发展中,最有优势的是河池市下辖的宜州市,这里靠近柳州和来宾,且土地平整、开阔,又有丰 厚的历史和人文基础。因此,当时就风传河池市政府将迁移到宜州市,这样可更好融入和对接“柳来河”的发展。
   传言是有根据的。2013年1月公布的《柳州、来宾、河池市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中,关于河池市组团是这样定位的,“以宜州市城区为中心,推动金城江区与宜州市同城化建设,辐射带动环江、罗城县发展。积极承接柳州市和国内外产业转移,建设特色优势产业基地,打造成为柳来河一体化发展新的增长点”。
   在其他区域的组团城市中,通常都是以市政府所在地为中心,而不是其他。金城江作为河池市政府驻地,却在柳来河组团发展中,以“宜州市为中心”。“这细微的变化在官场上,引发很大震动。”王攀说,这被意味着河池市行政中心已经开始“移情别恋”了。
   河池市政府所在地萌生去意的消息,也可在河池市委机关报《河池日报》上看出端倪。2013年4月12日《河池日报》关于“柳来河一体化发展规划权威解读”中,一篇题为《政策“大礼包”含金量几何》的文章中,首次提出了“在行政区划调整上,根据发展需要,稳步推进行政区划调整……支持河池市的宜州市撤市改区……”这被认为为此后市政府的到来,做了铺垫。
   此外,该文刊发的前一个月,即2013年3月13日,《河池日报》一篇名为《探寻新老河池的“前世今生”》的报道,也对搬迁的意图有了映射,并作舆论铺垫。比如,文章提到“历史上,宜州在1000多年里,不仅长期作为州、郡、府的行政机构所在地,也因水路、陆路较为发达,成为桂西北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这篇文章在对宜州褒奖和肯定的同时,不忘挖出了现市政府驻地金城江的“老底”—而60年前,金城江还只是一个居民100户人口不足1000人的小镇,黔桂铁路通车后,金城江作为沿线车站,工商虽有发展,但也因镇上民居简陋,被称为“竹棚小镇”。
   此后,风传“变心”的消息越来越多,但后来,还没什么动静,在河池市政府的历年工作报告中,也没有见到任何明显的指向。
   2016年5月23、24日,国家民政部调研组就“变心”一事来到河池调研,但次日《河池日报》没有关于这些消息的任何报道。
   不过,据河池官员介绍,两天的闭门会议后,没什么消息传出,以为只是传言而已,以为搬迁一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2016年12月15日,搬迁一事成了定局”。

   为何“变心”?
   这个定局是:河池市政府将由目前的金城江区百旺路17号,迁移到宜州区中山大道6号。宜州区委区政府将由现在的中山大道6号,迁移到位于金宜大道378号的宜州经济开发区管委办公。
   这意味着,河池市政治中心、核心发展区域,将由现在的金城江区迁移到宜州。在经济发展并不是很强大的内地,伴随着政治中心迁移的,往往是经济中心的迁移,这种由政治中心迁移而带来的经济中心迁移,在很多地方,都已是不争事实。
   “今夜,金城江不哭!”互联网上,当河池“变心”成为事实后,这样的留言充斥金城江的互联网。在金城江,出租车司机黄大姐告诉《南风窗》记者,她接触的人中,有的无所谓,但有的真哭了。对此,她这样安慰哭泣的人,她说,“就当是政府抛弃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吧”,在她的内心里,她不理解为什么要搬迁,因为从区位的角度来说,金城江才是河池的中心。搬迁后,从东兰、巴马、凤山(简称东巴凤)这些位于西部的革命老区,去到河池市中心将迁移的宜州,将更遥远。
   “国家发展西部,为什么我们反而离西部而去?”黄大姐说,不仅金城江,东巴凤的老干部也有看法。这一说法得到当地官方佐证,记者来到某局采访时获悉,早前听说河池市政府搬迁,东巴凤一些老干部就给河池市领导写信说,“如果你们执意搬迁出去,离我们而去,那我们东巴凤可否申请划归百色市?—在1965年以前,东巴凤本属百色管辖。”
   当然,无论是老百姓个体还是一些老干部,如果只是出于私人或小地方的需要而言语,并不能说是真正理性地为河池的未来考虑。
   在河池一周的采访,《南风窗》记者也认为,这次的搬迁是有着充足理由的。何况,市政府搬迁这样的大事,绝对不是一个草率的举动,而是反复论证的结果。事实上,即便对金城江的人来说,他们也认为,和宜州相比较,要发展经济,选择宜州无疑是正确的。
   在谈到这个之前,有必要对河池有个初步认知—河池地处云贵高原南缘,位于广西的西北部,是广西的一个地级市。河池境内山地多,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喀斯特地貌占到全市国土面积65%以上,是名副其实“喀斯特王国”。
   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一直位于广西倒数。河池市市长唐云舒在2016年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河池仍有68万人未脱贫,河池是广西乃至全国精准脱贫攻坚主战场。
   为改变这一处境,谋求新发展,河池急需寻找到新增长极。现实是,河池市政府驻地的金城江,已没有多少空间。金城江区的特点是群山夹击,东西长、南北窄,面对群山夹击,随着房地产深度开发,这里已没有什么发展空间了。
   对金城江,人们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河池机场。河池机场从1994年提出修建到真正通航的2014年8月28日,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这个机场位于金城江区枫林村见塘山一带,为修建这个机场,总共削平65座山的山头,其中最高的山头需削降87米。此外,有23道沟需填平,最深的沟需填126米,场址八成为填方区,总填方1260万立方米。
   因为金城江确实没有一块足够平整的土地来建机场了。2016年12月28日,广西社科院区域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杨鹏告诉《南风窗》记者,从河池角度来说,最适宜发展的肯定是宜州,国家对此肯定也有充分论证。此外,杨鹏认为,从城市发展角度来说,金城江已没有什么空间,而且金城江两边都是山,喀斯特地貌容易发生石头滚落等地质灾害和次生灾害,两边山一夹,很是危险。
   这种背景下,选择地块平整、视野开阔的宜州作为行政中心,毫无疑问是明智选择。“河池要进一步发展,必须要寻找到新的增长极,而金城江做工业是没有什么空间了。”杨鹏说,金城江有机场,接下来还有高铁,金城江的发展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河池在做好宜州新城建设的同时,要注重金城江旧城的提升。对河池来说,如果宜州和金城江都发展好,就相当于找到了两个增长极,何乐不为?
   不过,杨鹏也提醒,两个增长极是乐观的想法,金城江也要做好衰落的准备,金城江自身需要重新定位,可以朝文化、旅游等方面发展。

   “变心”之后
   2016年12月24日,记者和在金城江从事教育培训的韦秀玲接触时,她告诉《南风窗》记者,原本她和朋友打算在金城江的“澳门城”买一套房,这个楼盘位于河池市政府对面。“价格都谈好了,117平方米,41万元,均价3500元。”韦秀玲说,这个楼盘位置不错,原计划这几天交订金,但宣布市政府搬迁后,她和朋友们都停下来了,不想买了。
   记者走访河池一些楼盘和中介发现,价格没因此大降,但购房者的需求因此被减缓了,市民购买的意愿也弱化了。
   和王攀夫妇不一样,张红夫妇都是在河池市一级的单位上班,搬迁意味着他们可以整家搬迁,目前她打算出售在金城江的房子,届时,房价可能会有所回落。张红介绍,据局领导向他们通报,2017年7月份之前,市委、市政府先搬过去,其他单位“成熟一批,搬一批”。可是“什么才是成熟没有明晰”,所以具体搬迁的时间表也不好说,因此她还没放盘。
   12月26日上午,《南风窗》记者就此来到河池市委办公室采访,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到宣传部了解。河池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在和他们的领导沟通后,告诉《南风窗》记者,关于搬迁一事,今后市里将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统一的发布,但目前还没有可以对外发布的信息。
   当然对于搬迁,河池当地一些官员也私下告诉《南风窗》记者,发展宜州可以,但为什么一定要搬迁过去?可以通过产业政策导入到宜州或派有专门的机构去服务即可,没必要搬迁过去呀。他们认为,这样做势必造成资源浪费,比如河池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大楼,都是新修建启用的,搬迁过去,造成办公资源的极大浪费—这边没人住,那边又要新起或调剂使用。此外,在金城江的飞机场才启用两年多,高铁今后设站也在金城江,而宜州没有飞机场,没有高铁站。相比之下,金城江也有优势。
   当然,“变心”后,从地理空间来说,河池必将可以大施拳脚。至于搬迁后距离东巴凤越来越远、可辐射带动东巴凤的能量更少的问题,杨鹏说,“即便在现在的位置,河池市政府也无法辐射带动东巴凤,东巴凤应该考虑从百色的发展获得红利,而不是只考虑从自己所属的城市来获得。”
   宜州目前房价的均价比金城江高,均价4300元。12月27日,一位房地产老板告诉《南风窗》记者,河池市政府要搬迁过来的原因,目前前来询价和购买房子的客户,逐渐多起来。不过,他预计,未来的宜州房价也不会暴涨,因为4000多一平方米在当地已经算很高了。
   对河池“变心”,宜州表示欢迎,他们认为这将给宜州的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带来很好的机会。不过,更多的人认为,这其实是回归,因为历史上,宜州就担当这样的角色,只是因为当时新中国成立时,局势不稳,国际上各种势力对新中国的发展不利,所以那时着力进行三线建设,需要将行政中心和一些项目的建设,朝“靠山近洞、容易隐蔽”的地方发展,这符合当时的战备需要。
   但世异时移,一切都改变了。如今,河池“变心”在很大程度上也符合河池未来的布局和发展需要。当然,河池能否因此崛起,能否因此让宜州和金城江产生“双核”驱动的效应,还有待努力和观察,其间伴随着的个体阵痛,也在所难免,问题在于如何更好地扬长避短。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