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事件”的反思

作者:李北方 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09 收藏

  刚进入2017年,凤姐又当了一次焦点人物。一篇署名罗玉凤的《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大火,在微信上获得了过百万次阅读,超过20万元的打赏。一部分人将凤姐当成了励志偶像,据说有从她的“奋斗”中得到了共鸣。
  但很快,这个事件又没能逃过反转的命运,从有人质疑凤姐当年为了成名不择手段的言论和行为开始,发展为扒出幕后团队,凤姐本人说文章被做了改动,但多数人相信,文章根本就不是凤姐本人写的。一时间,很多人愤怒地批评乃至大骂凤姐,认为她当年在温州动车事故后发表冷血言论以及到美国后为得到居留权不惜在言行上污蔑祖国,都是不可原谅的。也有人把她视作社会风气败坏的一个典型,更有人把社会风气败坏的责任直接推给了凤姐,说正是这样的人多了,中国社会才如何如何。
  这两种倾向我都不同意。凤姐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励志偶像”,她从自我炒作开始的行为的确是不好的,不值得提倡,即便在最世俗的意义上,她到了美国也只能干修脚美甲之类的工作,又不是去了华尔街,这算得上什么成功呢?同时,我也不主张批评和谩骂她,更加不能同意对她上纲上线,这个锅凤姐背不起的。
  为了说明的我的观点,尤其是后一部分,先引用一段别人的话:
  “《古文辑要》上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初唐名臣裴矩在隋朝做官时,曾经阿谀逢迎,溜须拍马,想方设法满足隋炀帝的要求;可到了唐朝,他却一反故态,敢于当面跟唐太宗争论,成了忠直敢谏的诤臣。司马光就此评论说:‘裴矩佞于隋而诤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诤化为佞;君乐闻其过,则佞化为诤。’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们只有在那些愿意听真话、能够听真话的人面前,才敢于讲真话,愿意讲真话,乐于讲真话。”
  这里讲的是领导干部应该如何对待不同意见,对理解凤姐问题有益的是对裴矩的评价。独立地看裴矩的行为,他时而奸佞时而忠直,肯定是不对的,是道德上有亏的。但司马光为什么对他前佞后诤的行为那么宽容呢?这是他把裴矩放在了与君王相对应的这一对具体矛盾进行评价,跟皇帝相比,裴矩是弱势的。
  同理,评价凤姐的行为也应该依据具体的情境,而不能独立地看她的言行。在炒作前,凤姐生活艰难,“成名”后她在微博上透露过那时的处境,害怕失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饿死。凤姐以恶俗的方式炒作,无非是想通过获得一些关注度,换些钱,解决最紧迫的生活上的问题。
  抛开具体的情境只看个人,裴矩在隋朝就是高官,是士大夫,而凤姐呢,她是“白富美”的反义词,如假包换的“矮穷矬”,处在没法再低的社会最底层了。隋炀帝虽然荒淫无道,但裴矩不但没有守住士大夫的气节,反而主动逢迎,这无疑是错误的。可即便如此,司马光对裴矩都那样宽容。那么,今天的某些人有什么理由对凤姐苛刻,让她背本应由精英背的锅呢?
  不必学习凤姐,也不必苛责凤姐,乐于反思的人们应该做的,是通过这个事件反思这个世界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普通的人通过诚实劳动连最基本的生存安全都解决不了,以至于要出此下策。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