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翻盘难,2017韩国大选鹿死谁手?

朴槿惠弹劾案若在3月13日前审结,4月底5月初或举行总统大选。共同民主党的文在寅上届大选败给朴槿惠,今年离总统宝座距离较近。潘基文初回国,“正党”已向其发出邀约。
 

作者:施牧青 媒体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09 收藏

  随着亲信安钟范全面承认对朴槿惠指控,朴槿惠和闺蜜崔顺实已被视为“受贿共犯”,连三星所谓“第三代会长”李在镕也被提请逮捕。这期间,朴槿惠还在谋求舆论翻盘,除了与记者搞元旦座谈,还考虑在旧正(春节)假期前再发表讲话。鉴于崔顺实﹣朴槿惠方面矢口否认司法指控,1500个韩国市民团体迄今已发起十多次“烛光集会”抗议,继续施压。
  崔顺实事件的司法调查、朴槿惠弹劾案是否被判成立,以及光化门广场的“百万烛光民意”,牵动着韩国下届总统大选。1月12日回国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自己具备当好总统的能力,愿点燃自己报效国家。但他若代表国会第二大党“新世界党”参选,要背负朴槿惠弹劾案的负面影响,尽管他已放话,有机会也将参加敦促朴槿惠下台的烛光集会。

 

2017年1月17日,韩国共同民主前党首文在寅在其访谈录新闻现场接受记者提问。



  崔顺实事件的后续发展
  崔顺实事件最早被爆出,并不是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实际上早于JTBC电视台引爆崔顺实事件前,已经有左派媒体两个月左右的报道。然而,揭开崔顺实事件“潘多拉魔盒”的却是前韩国奥运金牌运动员高英泰。在崔顺实与“小白脸”高英泰闹翻前,高英泰是手提包公司代表和设计师,朴槿惠在公共场合所携带的手提包皆出自高英泰的公司。
  去年12月22日《韩国日报》报道,崔顺实在德国拥有500家空壳公司和借名银行账户,隐藏了8000亿韩元(6.68亿美元)。另据了解,崔顺实1980年代开始在首尔投资房地产,至少拥有300亿韩元的房地产资产。1994年崔太敏去世后,崔顺实继承了父亲的萨满教领袖身份,可能还包括父亲在房地产领域的巨额遗产。她几乎没有什么正式工作,1983年从德国留学回来后,除了投资首尔的房地产,还花8亿韩元开设了一家幼儿园。
  另外,1974年朴槿惠母亲陆英修被刺杀后,给朴槿惠写信获准出入青瓦台的崔太敏与拥有40年友谊的崔顺实,可能也借助了朴槿惠权力为纽带的庞大人脉网络敛财。
  韩国政客与财阀的所谓共生关系,被广泛诟病。难以铲除政商共谋的原因在于,主要财阀在国民年金决定权、开设免税店和财阀会长犯罪特赦等方面,有求于政客。
  今年元旦,“停职总统”朴槿惠与跑青瓦台的记者座谈,否认了以“支持三星物产合并第一毛织”来帮助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独子)完成权力交接,从而换取李在镕向Mir和K体育财团出资300亿韩元(1700万美元)并赞助崔顺实女儿郑维罗“马术训练”186亿韩元(620万美元)。在此案情上,独立检查组若有足够证据,朴槿惠将面临受贿罪指控。这也是弹劾案的核心之一,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会矢口否认。
  资助崔顺实女儿的三星等财阀也面临行贿指控。独立检查组公开崔顺实第二台平板电脑里的数百份邮件内容,包括三星向其家人提供献金的记录。在丹麦被控制的郑维罗也承认自己是三星资助的6人之一。接受通宵问话的李在镕则坚称,捐献决定系受朴槿惠逼迫。韩国财阀之所以敢于向政界输送利益,除了政商共谋互利的诱惑,还在于1987年宪法的特赦条款。自视对国民经济有举足轻重作用的财阀,预期下任总统大概会特赦他们。

  弹劾案为何能通过国会?
  崔顺实事件引爆后,首尔光化门“百万烛光集会”的民意压力和公共舆论,影响着汝矣岛议员们的态度。经过数周盘算,韩国在野三党(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正义党)最终一致决定要在国会表决朴槿惠弹劾案。
  为了避免朴槿惠被弹劾,徐清源、郑甲润、崔炅焕等8名“新世界党”亲朴派核心议员,建议朴槿惠2017年4月底主动辞职。之后,朴槿惠的第三次全国讲话,令“新世界党”非朴派议员一度产生动摇。但由于朴槿惠在是否接受2017年4月底辞职下台上缺乏诚意,非朴派表示将在国会表决时支持弹劾。
  去年12月9日,国会以234张赞成票“压倒性地”通过弹劾案,显示有亲朴派议员临阵倒戈。据《韩民族日报》报道,执政党新任国会院内代表郑宇泽坦承,他对弹劾案投了赞成票。除了朴槿惠在任期末对执政党掌控力下降外,还因为去年“4·13国会总选”公荐“屠宰”非朴派议员,导致金武星、刘承旼与亲朴派走向对立;又因为韩国政党体系低制度化,政党经常改组与重组,纪律性不强。
  弹劾案通过时,国会内旁观的“世越号”船难遗属流下了眼泪。5天后《韩国日报》独家报道,2014年“世越号”船难后,朴槿惠在与学生家长会面时,右脸出现不明整容手术迹象,猜测在船难之际“消失的7小时”里,她可能接受了崔顺实推荐的整容医生金荣宰的整容手术。今年元旦朴槿惠与记者们座谈,反驳了“消失的7小时”是在接受整容手术,只承认“为了整理发型请了发型师”。
  另外,媒体还披露总统府在2015年12月购买了364粒“伟哥”药片。青瓦台解释称,这是为了朴槿惠访问非洲治疗高山病而准备的。检方调查的上述种种看似无关痛痒的事情,都关乎能否确认崔顺实“暗线干政”、总统非法挪用资金用于私人开销、政府未履行对公民生命财产之责任这三项指控的证据。

  宪法裁判所如何判决?
  朴槿惠被即时停职后,由国务总理黄教安代行总统职权。弹劾案依法定程序移交宪法裁判所审理,须在180天内作出判决。在汹涌的倒朴民意和尚未严丝合缝的证据链面前,宪法裁判所如何判决,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宪法裁判所由9名裁判官组成,任期6年。其中,7名裁判官是在前总统李明博时期上任的(李明博任命了1名,国会任命了3名,大法院任命了3名),另外2名裁判官(徐基锡、赵龙镐)是朴槿惠任命的。现任宪法裁判所所长朴汉彻,于2011年被李明博任命为裁判官,2013年又被朴槿惠任命为现职。
  这次审议弹劾案的3名裁判官,分别是李贞美(由前大法院院长李容勋任命)、李镇盛(由现大法院院长梁承泰任命)和姜日源(由国会两大党任命)。宪法裁判所这一安排,较为公正持平。由于所长朴汉彻将于1月31日卸任,李贞美裁判官也将于3月13日卸任,普遍预计在朴汉彻卸任前审结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如果3月13日前审结,便于4月底5月初举行大选。
  朴槿惠被国会弹劾的具体依据,包括纵容崔顺实“暗线干政”、自己在处理“世越号”船难时的违法行为、通过闺蜜受贿、向大企业敲诈勒索、滥用职权等。宪法裁判所的判决,除了需要证据确认朴槿惠是否违宪违法,还受裁判官职位授予来源以及过往判例的影响,公共舆论和民意压力可能也在考虑范围。
  2004年卢武铉弹劾案可能成为各方参考。然而,朴槿惠弹劾案不同于卢武铉弹劾案之处在于,前总统卢武铉被弹劾只涉及轻度触犯法律,最后弹劾案被推翻。而根据韩国检方初步调查结果,朴槿惠涉嫌“重大违法”。

  大选前瞻:文在寅PK潘基文
  韩国媒体有所谓“文在寅大势论”的说法,显示文在寅离总统宝座距离较近。文在寅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败给朴槿惠后,今年将在共同民主党内经过激烈角逐成为“单一化候选人”,从而再次竞逐总统职位。
  目前,韩国面临着“三大困境”:经济低迷、政客贪腐滥权和国家安全瓶颈。潜在的总统候选人都纷纷提出各种政策主张,以吸引潜在选民。
  1月5日,文在寅在国会议员会馆举行了“权力积弊大清算紧急座谈会”,发布了改革青瓦台、检方、国情院等权力机关的三大方案,表示要增加透明度、加强与国民沟通。为讨好盛行“汤匙阶级论”的青年群体,文在寅可能还会提出增加青年就业、减少不平等和落实分配正义的经济政策,甚至提出改革财阀、断绝政商共谋和政经分离的选举公约。
  相比朴槿惠政府,文在寅可能在南北政策上趋向缓和,比如重开开城工业园。在韩国部署“萨德”问题上,他模糊地表示将留给下任政府,实际上可能会在他上台后回应中国的安全关切,对“萨德”进行技术修正或暂缓部署。
  眼下,潘基文初回国,对亲弟弟潘基尚与侄子潘竹贤(已在美国被捕)行贿之事表示抱歉,称自己事先不知情。但潘基文仍面临外界对他早年曾两次收取泰光实业会长朴渊次共计23万美元贿赂的疑问。
  1月24日,金武星、刘承旼、郑柄国、朱豪英等非朴派议员将正式成立“正党”。在金武星已经放弃参选总统、刘承旼参选获胜概率低的情况下,“正党”已经向潘基文发出邀约。如果朴槿惠弹劾案在3月作出判决,潘基文成立新政党时间仓促,可能会选择“正党”作为依托。如果他获胜,未来不排除“新世界党”亲朴派核心议员被开除后,“新世界党”与“正党”再次合并的可能。
  潘基文的优势是在韩国知名度高,拥有丰富的外交和安保经验,不足是离国10年对国内经社情况了解有限。在“萨德”问题上,虽然潘基文担任过韩国左、右派政府三任外交主官和10年联合国秘书长,对中国也熟悉、友好,但是他认为一旦在安保上出问题“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他支持在韩国部署“萨德”。

  修改1987年宪法以分权?
  传统韩国选举存在地区主义分歧:“岭南地区”偏好经济增长和国家安全,“湖南地区”偏好分配正义。源头是朴正熙和全斗焕优先发展岭南地区,造成地区间经济社会不平等。不过,后“三金”时代,地区主义对选举过程的影响降低,世代、意识形态和经济社会地位等因素,开始影响韩国选举。
  如果2017年韩国把选民投票年龄降到18岁,经历过多次“烛光集会”洗礼的年轻世代投票积极,加上首都圈的中产﹣工人阶级为经济而投票,将有助于左派候选人获胜。
  但无论下届总统大选鹿死谁手,崔顺实事件、朴槿惠弹劾案已经暴露出韩国的政治缺陷,亟需修宪加以克服。
  诚如高丽大学政治学教授任爀伯所说,韩国缺乏问责制,透明度、腐败控制不彰。1987年宪法是全斗焕﹣卢泰愚与“三金”妥协的结果,1993年金泳三政府至今,韩国变成只有半总统制形式的“帝王式总统制”(Imperial Presidency)。韩国国内修宪倾向于将“5年单任制”改为“4年连任制”,扩大总理的权力。
  可是,单一修宪并不能根治韩国政治沉疴,需要广泛修宪。比如,废除宪法第79条特赦条款,因为总统特赦犯罪的政客、财阀有损韩国法治;再如宪法第90﹣93条“国家元老咨询会议”条款,源头是全斗焕为了卸任后干涉卢泰愚政府,却为前总统们延续政治影响开了后门。此外,总统任命隶属法务部的大检查厅检查总长无需国会听证,这一点也有待修改。
  总之,韩国民主治理质量的提高,端赖进行广泛修宪,铲除政商共谋的土壤,加强法治和问责制,完善民主体制。否则,韩国总统的“青瓦台魔咒”还会继续上演。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