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恐袭与叙利亚战争的惊人内幕

土耳其出卖了叙利亚反对派在阿勒颇的利益,来换取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势力范围。土耳其政府能够为地缘政治见风使舵,却不能完全控制国内的暗流涌动。

作者:查科嘉 旅美IT咨询人士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10 收藏

  近一个月来,俄罗斯驻安卡拉大使遇刺,跨年夜伊斯坦布尔夜总会遭袭,土耳其陆军在叙利亚被“伊斯兰国”打得丢盔卸甲,这些大新闻都环绕着叙利亚战争这个主题。仔细研究叙利亚战争的走向,会发现条条大路通往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本想在叙利亚借用各个“圣战组织”,同时完成颠覆阿萨德政权和打击库尔德势力两大目标。但事与愿违,俄美分别支持阿萨德政权和库尔德势力,土耳其被迫与“伊斯兰国”反目成仇,甚至亲自上阵,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6年10月26日,土耳其军队空袭叙利亚阿勒颇地区的“伊斯兰国”武装。

  叙利亚“自由军”的真相
  针对叙利亚内战,美国中情局(CIA)参照1980年代在阿富汗反苏的策略如法炮制:仍与沙特、卡塔尔合作,只是土耳其取代了巴基斯坦的角色,成为叙利亚反对派组织的大本营和大后方。
  但如同当年在阿富汗一样,前往叙利亚作战的“圣战者”并不甘心做列强的棋子,他们有自己的打算。早在2011年8月,伊拉克基地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就派出贾兰尼,赴叙利亚成立了努斯拉阵线(又译“胜利阵线”)。胜利阵线很快成为叙利亚反对派中最强大的武装,因为其许多成员都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圣战”。
  胜利阵线由于是基地组织的分支,在2012年底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但CIA仍然通过沙特与卡塔尔,向叙利亚反对派阵营提供武器和资金,包括美制陶式反坦克导弹。
  胜利阵线之外,叙利亚反对派阵营中有上千个组织,大部分都打出叙利亚“自由军”的名号。所谓的“自由军”从来没有统一的指挥。CIA直接向这些挂牌“自由军”的组织提供支援。但这些“自由军”组织大部分人数有限,基本沦为胜利阵线的附庸。
  胜利阵线没有火并这些分散的小组织,是因为后者是获取美国装备和支援的主要渠道。但胜利阵线要求它们上缴一部分军火。胜利阵线唯一没有染指的,是“自由军”的美制陶式反坦克导弹,因为那会触动美国的红线。
  “自由军”在战场上协助胜利阵线作战,实际上充当了胜利阵线的反装甲部队。
  到了2013年,胜利阵线主导的叙反对派阵营,控制了广大的叙利亚农村地区,对阿萨德政府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局面。
  此时,眼看胜利阵线在叙利亚坐大,巴格达迪公开了胜利阵线与伊拉克基地组织的关系,并宣布两者正式合并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简称ISIS)。
  贾兰尼作为胜利阵线的领袖,否认两个组织的合并。官司打到了基地总部。基地总部宣布支持贾兰尼,裁决胜利阵线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官方分舵,与伊拉克分舵互不隶属!
  巴格达迪大怒之下,宣布与基地总部划清关系,去掉“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称号,直接称为“伊斯兰国”(简称IS),并自任哈里发!
  于是,IS正式脱离叙利亚反对派阵营,双方互相攻击。
  2014年,IS在叙利亚大扩张,占领了包括拉卡在内的叙东部大片地区。胜利阵线则将IS赶出了叙西北部的阿勒颇和阿扎兹。
  在胜利阵线地盘和人员严重缩水的情况下,基地总部派出高层人物前往叙利亚,协助胜利阵线,并说服一些向IS宣誓的反对派重新回归胜利阵线。从此,胜利阵线不再遮掩其就是基地组织叙利亚分部的事实,其战旗上赫然写着“基地组织在叙利亚”。

  美军绕过CIA介入叙利亚
  CIA对胜利阵线和IS的壮大漠不关心,因为CIA在叙利亚的首要任务是颠覆阿萨德政府。
  叙利亚从“阿拉伯之春”开始就一直是CIA的禁脔。CIA的宗旨是颠覆阿萨德政权,以此砍掉“伊朗的左手”,阻止伊朗通过叙利亚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援助。CIA局长约翰·布雷南是白宫伊朗政策的策划者!他主张一面与伊朗恢复关系,一面又防止伊朗在中东坐大。
  然而,五角大楼对CIA在叙利亚“间接支持”曾与美军在伊拉克作战的基地组织成员相当不满。作为两个平行的美国政府机构,五角大楼和CIA在叙利亚问题上有巨大分歧。美军称基地总部派往叙利亚的高层人物组为“呼罗珊”组织,不顾CIA反对,常常对“呼罗珊”组织发动无人机定点打击。
  IS的出现,让美军找到了直接介入叙利亚的理由。因为IS没有满足于占领叙利亚-伊拉克逊尼派阿拉伯地区,而是继续进攻美国在伊拉克的代理人政府和亲美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于是美军开始轰炸伊拉克境内的IS武装。
  但奥巴马吸取小布什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一直反对大规模投入美国陆军直接参加海外战争,只肯在叙利亚培养代理人势力。可是,在花费了5亿美元后,美军训练的由逊尼派民兵组成的所谓“新叙利亚军”,在IS面前不堪一击。美军出乎意料地发现,其最有力的世俗势力盟友,居然是马列主义武装出身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简称YPG)。
  因为意识形态的冲突,库尔德武装一直是叙利亚各“圣战组织”最坚决的敌人。土耳其政府在2013年曾与国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和谈”,以便将库工党武装“出口”给叙利亚。该计划最初十分成功。库工党游击队大举进入叙利亚库尔德区,并帮助建立了YPG,在当地与胜利阵线和IS大打出手。
  2014年9月,IS大举进攻YPG控制的科巴尼。在美军空中支持下,YPG将科巴尼保卫战变成了IS的滑铁卢,一举打破IS战无不胜的神话。
  但美军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结盟,直接导致了美土关系的恶化。
  为了达到在叙势力范围的最大化,土耳其在支持胜利阵线和IS颠覆阿萨德政府的同时,又支持他们与库尔德武装作战。据叙利亚反对派人士称,土耳其提供军援的条件是,15%的军援必须用于与库尔德武装作战。
  因为不能公开支持胜利阵线和IS这两大恐怖组织,沙特与土耳其又各自扶植了自己的“圣战”代理人。沙特支持了“伊斯兰军”,土耳其支持了基地头目之一创建的“自由沙姆人伊斯兰运动”。后者是胜利阵线最紧密的盟友,但因为没有被西方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土耳其可以光明正大地支持。
  2015年巴黎恐袭后,美国迫使土耳其放弃了对IS的支持。但土耳其不愿看到由美军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库工党的叙利亚支部)控制几乎整个叙土边境。所以,土耳其提出由自己出兵,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一块缓冲区。
  而当土耳其击落了俄战机后,这个计划完全落空。因为俄罗斯向叙利亚布置了S-300和S-400防空导弹。俄战机也会轰炸任何进入叙利亚的土耳其地面部队。
  然后,土耳其提出不要让库尔德YPG封锁边境,而是由土耳其炮火支持,美军提供空中支持,让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来驱赶土叙边境的IS。土耳其的目的是,由听话的代理人来替代前代理人IS。
  出于维系美土关系,奥巴马政府同意了土耳其的要求,勒令美军与土耳其合作支持叙利亚“自由军”驱赶IS。美军的合作条件是,不得让胜利阵线参与此行动,因为基地组织成员对美军地面人员构成威胁。
  但没有了战斗力最强的胜利阵线协助,叙利亚“自由军”作战能力低下,差点被IS分割消灭。于是美军再次与库尔德YPG合作,拿下IS通往土耳其边境的交通枢纽曼比季。
  美军支持下的库尔德武装不断壮大,导致美土关系达到了低谷。
  然后,土耳其发生了政变。参与政变的土耳其军队,都是由北约训练的快速反应部队。参加政变的土耳其F-16战机,曾3次得到由北约驻土耳其因吉利克空军基地起飞的加油机的空中加油。土耳其官方媒体甚至直指:前美军驻阿富汗总司令约翰·坎贝尔上将是政变主谋!

 

2016年12月20日,几名俄罗斯士兵在叙利亚阿勒颇街头执勤。

  埃尔多安出卖了阿勒颇
  土耳其未遂政变后,总统埃尔多安立马投向俄罗斯。土俄商议的结果:俄罗斯支持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土耳其招募阿勒颇的叙利亚反对派,前往叙利亚北部参加其“幼发拉底之盾”行动。
  实际结果就是,土耳其出卖了叙利亚反对派在阿勒颇的利益,来换取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势力范围。因为土耳其出更高的薪水,数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离开阿勒颇战场,参加“幼发拉底之盾”行动,让俄叙联军得以轻易攻占阿勒颇反对派控制区。阿萨德政府对土叙边境地区鞭长莫及,与其让库尔德武装坐大,不如拱手让给土耳其,来换取叙利亚最大城市阿勒颇。
  因急于弥补美土关系,美国也同意让土耳其以打击IS为名进入叙利亚。
  但6年的叙利亚战争中,土耳其民间有大批伊斯兰主义者公开同情叙反对派。基地组织胜利阵线和叙利亚“自由军”在土耳其享有相当的支持。土耳其政府能够为地缘政治见风使舵,却不能完全控制国内的暗流涌动。刺杀俄大使的土耳其特警,就高喊“不要忘记阿勒颇!”
  突然被土耳其抛弃的IS,更是与土耳其反目成仇。2016年初土耳其开始炮火支持叙利亚“自由军”进攻IS后,土耳其曾经支持的车臣头目艾哈迈德·沙提叶夫(Akhmed Chatayev)便策划了伊斯坦布尔机场袭击。袭击机场的3名人肉炸弹,分别来自俄罗斯(车臣)、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
  支持叙反对派武装时,土耳其曾大打突厥牌。土情报机构MIT招募大批高加索和中亚人赴叙参战。许多在土避难的车臣和中亚难民,被土耳其“鼓励”前往叙利亚。车臣人组成了胜利阵线和IS的精锐部队;其次就是来自中亚的“圣战者”。
  土耳其警方刚刚抓获跨年夜袭击伊斯坦布尔夜总会“Reina”的主要嫌犯—乌兹别克斯坦公民阿卜杜拉·卡迪尔。土警方还认为,策划夜店袭击的主谋正是IS车臣头目艾哈迈德·沙提叶夫。与往次不同,这次IS公开宣称了责任。如果上次伊斯坦布尔机场袭击只是一个警告的话,这次IS是与土耳其公开决裂了。
  为了打击IS,土耳其出动了8000正规军前往叙利亚,加上2000叙利亚“自由军”,以1万兵力开到IS占领的巴卜城下。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号称北约第二大陆军的土耳其军队居然在3个月中毫无进展,反而在IS反扑下丢盔卸甲,失去大批先进的德制豹-2坦克。
  这是因为,土军所面对的不再是只有AK冲锋枪等轻武器的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而是武装到牙齿的IS。后者在叙利亚拥有包括美制陶式在内的各种反坦克导弹,土耳其装甲反而成了铁皮靶子。再有,政变后的土耳其军队显然受到了大清洗的影响。土耳其空军的大批飞行员被捕,导致土耳其居然请求俄空军协助轰炸巴卜。
  IS的反应是:烧死了两名土耳其士兵俘虏。因为IS高层很明白,这样做断掉了手下投靠土耳其的希望,只能与土军决一死战。
  眼下,被土耳其视为大敌的库尔德工人党组织,正在伊拉克、叙利亚战场日益壮大。而土耳其国内一大帮“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同情者,又在蠢蠢欲动。土耳其希望通过投向俄罗斯,改善自身不利处境,但这种“背叛”却使得其在国际上更加孤立。随着经济和货币急转直下,土耳其国内短期内只会更加动荡。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