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伊甸园

作者:策划|南风窗编辑部 统筹|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13 收藏

  凡有生命的物种,都有进化的内在动能,这种动能就是生存。通过改变机体的结构和功能,去提升适应环境、逃避天敌和获得生存资源的能力,这是一切生物进化的基本方向。
  唯一的例外是人类,因为人类用文明的进化,替代了机体的进化。文明进化会不断用外部的工具,来实现机体的需求,因此机体的重要性在不断下降。文明进化得越强大,人对体能和意志力的依赖就越小。
  这造成了一个悖论—文明进化的目的是完善人,但其实际结果却是在抽空人。
  人类正在接近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一方面更强大的工具(如人工智能)的应用,爆炸性地提高着生产效率,每一个个体都能从中分享文明发展成果,另一方面,经济组织逻辑和社会运作机制的变幻,让相对贫困也日益成为一个必须严肃正视的问题。
  多方因素一起作用,使得人的体能、奋斗欲、意志力、精气神都出现了消退趋向。某种程度上说,缺乏生存威胁驱动的人是在“原始化”,就像生活在一个食物来源非常丰富的地方的原始人,空手可以捉到鱼,抬头就能采集到果实,不需要鱼钩也不需要梯子,没有任何变革动机,除了进食就是玩耍。人类被逐出伊甸园,又通过文明的发展,为自己搭建了一个现代伊甸园。
  这在当今的日本社会,已经体现得相当明显。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其新著《低欲望社会》中指出,日本年轻一代的DNA已经改变,许多年轻人丧失成功欲,晚婚、少子化,对拥有物质毫无欲望。这种“无欲”的世代心态,不仅令消费市场大伤,对企业现有经营模式、经济产业结构,也将带来翻天覆地的惊人改变。
  从80年代之后,日本开始有很多“御宅族”,中国的学界一般把这个群体翻译成“蛰居”或者“闷居”,他们身体没问题,却长期待在家里,拒绝接触社会,有意识地把自己封闭在房间里,每天就是看书、上网、玩游戏。有些比较严重的,不出自己的房门,父母要把饭菜放到他们门口。这样极端的群体,人数大约有80万之巨。
  按现代社会的前行规律看,中国社会的发育尚未到达日本社会的高度,但生存问题已经解决,“全面小康”正在到来,新生代中,也出现了欲望低落的苗头,一部分年轻人表现出既没有生存压力也没有个人发展需求的倾向。这个群体分布在多个年代出生的年轻人中,无法进行生硬的年代划分,凭借观察,把这个群体拎出来,我们姑且把他们称为“软世代”。
  在世代特点上,下一代总是区别于上一代的,尤其在当今这个巨变社会。下一代也总是有让上一代看不顺眼的地方,因而对他们,占据话语权的上一代总是难免存有成见。故而过往发生过的担忧,总被事实证明为多虑。不过,日本的年轻世代现状提醒我们,有一天中国社会也有可能踩在同一个鞋印上,提前面对,或许不是坏事。
  大前研一认为,我们应该向年轻人展示明确的蓝图,让他们相信未来会更好。我们必须营造出那种不顾一切而工作的时代所拥有的兴奋感。
  中国经济社会今天的情况,和日本不能同日而语,但大前研一的研究对我们不无启发。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不易,我们探讨“软世代”群体,正是希望能够理解他们,理解事情发生的逻辑。
  因为,世界归根到底是他们的,只有理解年轻人的处境,我们才能找到这个时代的方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