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国还是老美国?

如果解决不好,保守主义可能成为2017年或者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的最大风险。

作者:本刊记者 杨军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3-24 收藏

  特朗普政府在3月初发布的首份贸易政策年报中明确提出:为了解决贸易争端,维护美国主权,必要时将不受制于世贸组织的裁决。此年报一出,举世哗然。美国要推翻自己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吗?全球自由贸易将被唾弃吗?
  但其实,如果深入研究,特朗普政府此举和之前一系列惊世骇俗的举动一样,并不是那么出人意料。

 

插图/茶茶


 
  美国反对美国
  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自从特朗普竞选成功后已迅速为世人所知,因为他对特朗普的巨大影响,甚至被称为“班农总统”。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改组之际,特朗普打破不为带有鲜明政治立场的官员设立常务席位的不成文规定,让观点激进的班农加入并成为永久成员。班农把迈克尔·安东带进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安东和班农的价值观是一致的。
  作为发言人的安东,在上任之前发过一篇文章,分析美国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他认为,诞生于1945年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当时有助于维护美国的和平、威望和繁荣,但它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现在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要重新考虑如何维护美国的和平、威望和繁荣。而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有了一套自己的逻辑,要求原封不动地维持自身,而不考虑美国的基本利益。安东认为外交政策建制派已经损害了美国利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本就无法覆盖整个世界。在安东看来,首先需要改革的就是自由贸易。他认为,贸易协议管制了贸易的方方面面,而这些协议多对美国不利。
  特朗普政府本就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持怀疑态度,可以说,安东提供了更多的理论支持和更明了的解读。显然,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策年报中就是为推翻自由贸易中不利于美国的内容留下了余地。
  特朗普政府反对的当然不仅仅是自由贸易。作为一名商人,特朗普也许没有完整的思想体系,但是班农有,安东有,班农身后的一群政治哲学家有。正是这些思想支撑着特朗普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理清楚这些思想,就可以更加了解特朗普为什么会出台一些政策以及可能还会出台什么政策。
  虽然班农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但从他之前创办的新闻网和他在公开场合的发言中,还是可以看到他完整的思想体系。特别是流传出来的班农在2014年的一场在梵蒂冈举行的会议中的谈话,被认为展现了班农的世界观。
  班农认为,原来的美国,是从犹太-基督信仰的深层精神及道德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资本主义形式,这带来了美国的发展,而后来又有两种新的趋势,使美国开始脱轨:一是国家资本主义,像阿根廷那样的裙带关系,只为很小一部分人创造财富和价值。共和党建制派就是一群裙带资本家。二是艾·兰德的信徒们的资本主义,他们推崇自私和贪婪,班农称之为意志自由主义的客观主义流派,认为正是兰德们把人视为商品,将人客观化。同时,班农认为还有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是西方正在大规模世俗化,流行文化的压倒性趋势让在21世纪成长起来的一代彻底地世俗化了。
  显然,班农认为美国正走在背弃立国之本的路上,他们所要做的,就是重新回到以前的路上。从这个意义上,班农是非常保守主义的,但似乎并没有人们普遍认为的那么激进。
  美国的专栏作家罗斯·杜塔特一直撰文指出,存在两个美国,不是富人的美国与穷人的美国,而是老美国和新美国。并且预言,新美国将取代老美国,并将自己树立成真实的美国。
  所谓新美国和老美国,其实是两套叙事,老美国就是之前美国人所理解的那个美国,他们自视为定居者而非移民,认为犹太-基督教是公民宗教,这是拓荒者的叙事。而新美国,则是黑人和印第安人的叙事角度,认为美国过去是种族主义的,是强盗贵族的历史。杜塔特认为,美国两大政党及精英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即老美国将逐渐让位于新美国。
  很显然,特朗普在竞选的时候直接碰触了这个话题的核心内容,所以引发关注,得到了在新美国叙事中被边缘化的中年白人的拥护。而班农的存在,让外界认为这种触碰可能并不是无意或者本能的。班农和特朗普显然是维护老美国的,而在这次选举中,他们取得了胜利。按杜塔特的看法,这是动了两党共识。对特朗普政府延绵不绝的反对声也表明,反对者实在很多。
 
  可能的危险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政府的实际行动似乎又不是完全在维护老美国。在老美国的叙事中,美国应该是开放包容的,美国立国之初的精神应该是“你一无所有来到这里,从头做起,但只要努力,有才能,你就能实现梦想”,而现在,特朗普政府不仅排斥难民,而且想要闭关锁国,在美国和世界之间建起有形和无形的墙。
  如果班农的思想体系和他表述出来的一样,如果他确实是在践行他的理想,并且他和特朗普是一致的,显然有些政策是不应该出现的。这样的不和谐,还有很多。
  班农明确表述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救市是错误的,它救助了一群本该负有责任的股东和高管。调查显示,股东有责任,因为没有变动管理就容许了情况的恶化,管理团队也是如此。35个高管应该被起诉。而实际上,特朗普政府有着非常多的人员出身华尔街高管,同时在要求进一步放松监管。
  对存在的问题大家几乎没有分歧,但在解决的办法上却分歧巨大。特朗普政府精准地抓住了问题,看到了民意,但对于解决问题,却存在太多不确定性。班农们的学者思想和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似乎并不那么一致。而在特朗普的智囊团内部,也一直风传各种不和,虽然特朗普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在表达内部的团结。
  在2月22日至25日召开的一年一度的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特朗普政府内阁要员几乎全部到场,共撑特朗普政府。只是不知道这蜜月期会持续多久。
  虽然按班农的思想体系,他很警惕兰德的信徒们的意志自由主义的客观主义流派,虽然班农被认为是在特朗普政府中举足轻重并且对特朗普影响最大的人,但很多人依然认为,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都是兰德的粉丝,这也许有一些认知上的偏差,但也并没有完全冤枉他们。当班农和建制派的“宠儿”普里伯斯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谈笑风生、互相吹捧,当特朗普每个周末都浪费大量纳税人金钱到他私人所属的马阿拉歌庄园办公,让大量想搭上白宫的商人和政客趋之若鹜,极大提高了庄园的盈利,人们更有理由相信,在思想和政策,自我表述和实际行动之间,可能会有着巨大的差距。也许实际上,特朗普政府面临的还不仅仅是新美国和老美国之争。这才是更深的危险。
  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之后,随着国际局势的进一步深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21世纪会是全球保守主义时代。睿智的亨廷顿早在他1996年《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就已指出:“冷战终结的21世纪,是一个文明冲突的时代,全球战场的轴心将从政治意识形态转向轴心文明的竞争。”但是也许谁也没有想到,美国会是“先行者”,而且行动如此迅速。如果解决不好,保守主义可能成为2017年或者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的最大风险。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