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元首会晤: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

中美元首这次海湖庄园会晤积极和富有成果,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双方同意共同努力,扩大互利合作领域,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
 

作者:本刊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4-21 收藏

  4月6日至7日,中美两国领导人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这次中美元首会晤,距离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仅两个半月的时间。这在中美外交史上并不多见,表明两国领导人在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上有着高度的共识。特朗普总统没有循着他竞选期间的基调在推特上频频对中国放狠话,而是不断夸赞此次会晤取得重要、丰硕成果,承诺“努力消除影响  两国关系的因素和问题,使美中关系实现更大发展”。这反映了特朗普对华姿态的调整。
  与习近平见面前,特朗普也通过推特表示,会晤将“非常艰难”。这也不难理解。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与习近平的会晤,才是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外交“考试”。最乐观的学者也不会否认,目前的中美关系竞争性在增强,处理的难度在增大。不过,正如美国卡托研究所学者道格·班多所分析的那样,分歧不可避免,但冲突却不是。“会晤要取得成功,特朗普需要变成他从未成为的人——一位有见识的政治人物。”

  从强势到务实
  两个多月前,恐怕很少有人预料到中美领导人首次会晤会来得如此之快。竞选期间,特朗普没少在贸易问题、朝核问题、南海问题上攻击中国。去年12月,特朗普打破惯例,以当选总统的身份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通电话,直接挑衅“一个中国”政策,给中美关系蒙上阴影。入主白宫后,特朗普的人事布局,几乎是清一色的对华强硬派,似乎预示着他将在对华外交上“践行承诺”。从这个意义上说,海湖庄园会晤的成功举行,意味着特朗普在对华外交上开始了正式的探索。
  在这一点上,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态度转变尤为明显。在今年1月国会对蒂勒森任职资格的听证会上,他曾把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建设,比作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声称应禁止中国进入这些岛礁。在今年3月的中日韩访问中,蒂勒森不仅没再做类似表态,连南海问题也没怎么提了。他在访华期间的“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的表述,更是引发外界不小猜测。
  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再看看特朗普的首席战略顾问、重大政策的规划师班农。他在去年3月说的“中美未来5到10年在南海必有一战”,前不久被媒体热炒。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班农正式入阁后,他再未在南海问题上发表只言片语,甚至很少见他直接就对华外交表态。另一位对华强硬人物、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就任后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也保持着低调。很难说这种微妙的变化,不是特朗普政府刻意为之,意在做出一定程度的姿态调整。
  对华外交姿态调整的另一明证,是特朗普的女婿、总统特别顾问库什纳的角色。据美国媒体报道,这次中美元首会晤,美方的主要推动者正是库什纳。《纽约时报》近日的一篇文章写道,库什纳的核心角色,不仅反映在特朗普与习近平首次会晤的独特性质上,而且还体现在特朗普政府早期更为广泛的中美关系上。有分析人士指出,正是这位被称为“影子国务卿”的库什纳,把特朗普政府较为混乱、无序的对华外交,拉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3月31日,特朗普在表示会晤将“非常艰难”的那条推特里,也抱怨“美国不再接受高额的贸易赤字和工作流失”。同一天,他签署行政令,要求对美国的贸易逆差进行系统性的评估。这意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对美贸易逆差国,都会成为严格的审视对象。但同时也应注意到,这项评估的期限是90天。从时间点上,特朗普不会把海湖庄园会晤,作为中美贸易争议的摊牌时刻。对华贸易逆差问题,他还是会务实地从长计议,而不是像竞选时所说的那样,直接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
  朝核问题则略有不同,至少在特朗普看来,其紧迫性比贸易问题要大得多。他近日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除非中国对平壤政权加大施压,否则美国将单方面采取行动消除朝鲜的核威胁。特朗普这一表态,被外界解读为对朝鲜的警告,也是在向中国施压。从中国的角度看,朝核问题是朝美之间的问题,却成了中美关系的麻烦。习近平在会谈中表示,要“为促进世界和平、稳定、繁荣尽到我们的历史责任”。中方的回应能在多大程度上契合美方的期许,对双方来说都是个棘手的问题。不过,依据会议的成果通报,“双方同意共同努力,扩大互利合作领域,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

  进入未知水域
  从强势到务实的背后,是更复杂或许也更持久的博弈。把脉特朗普政府对华外交的动机和走向,首先要弄清其从奥巴马政府那里继承了什么样的中美关系。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并没有给中美关系带来平稳。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认为,近年来的中美关系一直迈向日益增多的分歧与更加广泛的竞争,仅仅管理竞争性以使其不全面滑向敌对关系,就应该成为一个首要目标。
  从大的背景来说,现阶段的中美关系,整体上进入了充满不确定性的未知水域。中美建交以来,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经贸关系一直是稳定两国关系的压舱石。正是日渐庞大的双边贸易,以及经济上的相互依赖的加深,在化解中美外交危机上起到了压舱石的作用。但目前的现实是,经贸问题正在变成两国关系的冲突之源。无论是竞选期间还是就任之后,特朗普最为关注的就是对华贸易逆差。而且,认为美国在中美经济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的观点,正在美国国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同。
  海湖庄园会晤稳定了中美关系的大局,但两国围绕经贸问题的较量,在广度和深度上可能都不会降低。在特朗普政府针对美国贸易逆差的评估结束后,会对中国祭出哪些“贸易大棒”,无论如何都没有乐观的理由。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曾任里根政府时期的贸易副代表,是1980年代美国压日本在贸易、汇率上向美国让步的主要操盘手。基于此,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在对华贸易上复制“里根模式”,以强硬姿态压中国让步。
  近日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海军多次提出到南海巡航,在中国岛礁近距离处执行“自由航行”任务,但白宫一直没有同意。这与特朗普政府眼下对华姿态缓和的大氛围相符,也与其目前的外交重心不在南海相关。也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乃至整个亚太战略都尚未完全成型,不在南海挑衅中国不失为一种谨慎。
  但也应注意到,特朗普政府刚刚宣布了大幅增加军费、提升海军实力的计划。毫无疑问,这些增加的军事资源,更多地将部署在亚太,而不是欧洲或者其他地区。可以想见,美国未来在南海采取何种行动,将是特朗普政府在对华外交中待价而沽的筹码。
  在美国国内有一种声音,认为这次中美元首会晤,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显得有些仓促。这类观点认为,目前特朗普政府某些重要岗位的人员还未就位,比如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人选依然空缺。这个层级的官员,在政策的执行乃至制定上,角色非常关键。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在对华外交上,正试图打破传统建制派的模式,构建两国外交的互动新模式。
  美国新任总统上台之后,调整对华外交的重点或方式并非不寻常,但特朗普很可能与其前任相比有更大的不同。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斯科特·肯尼迪注意到,特朗普政府需要决定,他是想继续依托官方对话机制,还是更加注重高层领导人之间的私人接触,这对形成对华政策尤为重要。
  事实上,在两国元首会晤前,双方团队已经通过启动“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进行了直接沟通交流,并取得实质性进展。习近平还提到,双方要利用好“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机制,用好将建立的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新平台,不断完善“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两大互信机制。

  调适而非对抗
  中美关系进入未知水域,意味着未来机遇与挑战并存。今年2月,习近平在与特朗普通电话时指出,中美两国发展完全可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双方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特朗普也表示,美中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方的态度和立场非常明确,中美关系未来的变数,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预测性”。
  美国对华战略的大辩论,始于奥巴马政府时期。这种辩论,在特朗普任期内或许都不会消失。沈大伟认为,美国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增加的挫败感,导致出现了对北京采取强硬政策的呼声,“但鉴于两国间的相互依赖,以及中国报复并给美国利益造成痛感的能力,这种做法可能被证明是行不通的”。他还提出一点担忧:特朗普政府有可能低估中国对自身利益的敏感性,以及中国报复美国的能力。这也印证了道格·班多的说法,中美是合作还是对抗,取决于特朗普能否表现得像个有见识的政治人物。
  2月5日,一份由12位美国知名国际问题学者与前政府高官撰写的报告,被呈递到白宫。这份名为《美国对华政策:对新政府的建议》的报告写道,中美关系正处在不确定的十字路口,事态的发展要求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行综合性的重新评估;美中关系向来是合作与竞争兼具,但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其中的比例开始有所改变。不过该报告也认为,如果中国认为美国正决意在军事上遏制它,那么北京将失去任何缓和强势行为的动机,转而为在摊牌中获胜做准备。
由此可见,在对华外交上不寻求对抗,依然是美国战略界的主流。在贸易问题、朝核问题、南海问题等诸多中美分歧点上,无论特朗普政府摆出何种姿态,做出何种政策调整,整体  上都不太可能偏离与中国合作的大框架。针对特朗普政府展现的强硬做法,道格·班多表示,目前特朗普政府惯用的“要求”,与“说服”是不同的,与中国这样的国家打交道,后者事实上是一种必须。
  4月4日,美国皮尤调查中心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美国人,从去年的37%上升到44%,负面看法从55%下降到47%;认为对华贸易逆差是一个严重问题的比例,从2012年的61%下降到今年的44%。根据该机构今年1月的一项民调,美国人的“威胁排行榜”上,位居前列的是“伊斯兰国”、网络攻击、朝鲜和俄罗斯,中国的排名还位居全球气候变暖后面。显然,特朗普政府选择不把中国当作打压的对象,才更符合美国当前的民意。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