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治国还是经济学家理政

总体上看,这一轮反全球化浪潮来势汹汹,根本还是政治上出了问题。资本、技术为谁服务,决定权在于政治。

作者:储昭根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4-27 收藏

  反全球化(逆全球化)严格来说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另一种利益、另一种力量,另一种话语及另一种模式。同时,也不宜对反全球化做标签式的解读,反全球化就一定是坏东西,反全球化就一定意味着是全球化的倒退。实际上,反全球化与全球化是同一进程,或者说反全球化是对全球化的纠偏与调整,是为了推进更好、更公平的全球化。
  譬如1999年WTO西雅图抗议运动中,参与反全球化运动的抗议者达5万之多,2001年热那亚八国首脑峰会期间多达12万人参与反全球化抗议,但抗议参与者本身就是来自全球。因此,反全球化运动针对的是国际社会中不公正、不合理的现象,强烈抗议全球化带来的各种鸿沟、弊端与社会问题,倡导公平、正义与平等理念。
  需要指出的是,若用笔者提出过的竞合主义理论,反全球化浪潮的形成就可以进一步理解为,不同力量之间的利益竞合、权力竞合与话语(身份)竞合的结果。多元文化主体中“自我”与 “他者”也是竞合关系。若当这种竞合关系破裂,彼此无法相互理解,无法很好地正视或融入“他者”的身份、话语及存在的话,弱势一方势必用极端暴力表达其身份、话语及存在。不公正的全球化产生的愤怒者及移民潮等导致英国脱欧、美国对外政策转向,恰恰证明“双层竞合”的合理性。
  颇值得回味的是,150多年前马克思与恩格斯说过“工人无祖国”,而今天的世界现实是:不是工人无祖国,而是跨国公司与那些不愿意打领带的精英阶层(men who don't wear ties)无祖国,是全球资本与政治精英的联合统治的确立。这种统治带来不平等、剥削与压迫,繁荣背后的社会问题和危机的更隐蔽,更严重,这就决定了反全球化浪潮实现的目标与任务更艰巨,时间更漫长,斗争更激烈。在此形势下,这些矛盾与冲突还会进一步地蔓延与激化,从短期,或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看,全球政治动荡进一步加剧。更可怕的是,社会骚动、地区混乱、地缘战争,甚至我们不愿意看到、无法面对的种族屠杀与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都有可能发生。对此,我们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与准确判断。
  2016年,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为标志,从美欧开始形成了一股反全球化、反主流、反建制世界性浪潮。新一轮来势汹汹的反全球化浪潮与20世纪民族主义何其相似。上一轮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单向“征服”为主的全球化成功催生出了帝国的模仿者和被殖民者的民族国家梦,从而把自己埋葬。正是民族主义“影响并改变了20世纪的世界版图”,并使“殖民主义统治造成的国际层面的民族问题基本上得以消解”。同样,这一轮全球化也制造出了自己的掘墓人:反全球化!从这个方面看,这一波反全球化浪潮亦会从根本上改写未来的国际格局。
  总体上看,这一轮反全球化浪潮来势汹汹,根本还是政治上出了问题。资本、技术为谁服务,决定权在于政治。而权力与资本的结合,是一种隐形、冠冕堂皇的腐败与掠夺,实现“权为民所用”的根本在于保障民权,需要更严格、更新形式的权力监督、制衡机制。至于这一波反全球化浪潮对过去全球化调整及纠偏何时为止,笔者认为,全球化的未来取决于精英们的共识与行动。
  再进一步地看,不管经济学家如何自圆其说,仅从经济谈经济任何国家均是没有出路的。并不是对经济学家有任何偏见,而是他们与资本的天然联系,决定了他们中多数人是资本的代言人。正是这个原因,世界发达国家立法与司法必须分开,部门立法必然严重不公,必须禁止。
  而实际上,同一个经济问题在现实中却有两个答案。当减税在美国喊得震天响时,其实完全提升社会教育或福利水平也可以。减税可以增加企业的利润,增加民众福利譬如医保同样可以减轻企业支出成本,提供更优质的人力资源。这恰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为资本服务还是为大众福利服务决定权根本在于政治,在于执政方向。
  一句话,全球紧迫需要的是政治家治国而不是经济学家理政。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