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做大国的风险

小国骚扰,及以小博大,成为当今大国最头痛,最难以应付的问题。

作者:储昭根 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05 收藏

  大国(Great power)通常认为是在国际体系中军事、经济及话语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能在全球范围发挥影响力的国家。约翰·米尔斯海默认为,对国际政治影响最大的是大国,因为所有国家的命运都从根本上取决于那些最具实力国家的决策和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国不仅是国际的一种身份,同时也是一种国际地位。因此,追求大国身份与地位成了一些国家梦寐以求的目标。
  尽管大国的身份与地位令人羡慕,但国家间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各自军事和经济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大国的地位也因此是随之变动的。一战前,英国、奥匈帝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以及欧洲外的美国和日本被视为是大国;而在二战后,中国、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这五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被公认为大国。
  更为重要的是,很少人注意到作为一个大国的风险。
  首先,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其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写道,正是“雅典力量的增长以及由此导致的斯巴达的恐惧使得相互间的战争无法避免”。而根据研究,自1500 年以来,一个新兴、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守成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6 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2 例。即使是在没有发生战争的4 例中,只有两例才可以说是和平的权力转移或者共存。这种恶性历史循环或国际关系的“魔咒”因此被人称之为“修昔底德陷阱” (Thucydides Trap)。
  若按进攻现实主义理论来解释,任何大国的最终目标都是支配其所在的区域,确保世界的另一地区不会有大国成为霸权国。所以,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也就是说,大国竞争是世界政治的“常态”,而合作是“非常态”。
  其次,蛮族的蚕食与小国骚扰。蛮族部落的入侵直接导致罗马帝国衰亡。在罗马帝国的北方边境外的蛮族,自始就是对罗马帝国的威胁。在4 世纪晚期以前,罗马人总能够成功地将他们驱逐,或“以蛮制蛮”吸收他们入伍,及他们以军事移民方式迁到罗马边境。大批日尔曼“蛮族”的入侵及罗马军队蛮族化,使得庞大的罗马帝国在接连不断的战事中逐渐分裂并走向灭亡,最终变成了周边“蛮族”们的割据国家。
  二战后,随着美国在越南、伊拉克战争及阿富汗三场战争相继陷入泥潭,大国长期占领他国几乎已是不太可能,至少也会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这使得美国的霸权受一些地区国家如伊朗、朝鲜等的挑战。类似地,中国在南海及周边亦面临美国同样问题。小国骚扰,及以小博大,成为当今大国最头痛,最难以应付的问题。
  最后是自身的溃败。苏联这个二战后曾与美国争锋、比肩的超级大国,为什么很快衰落并最终解体?苏联社会主义曾取得巨大成绩,但在斯大林领导下逐步建立的有严重弊病的具体政治体制。无法阻止官僚特权集团对民众的掠夺。早在斯大林时期,苏联领导人就享受营养食堂、特供商品、高级轿车、豪华别墅,并实行高薪制。最高工资与最低工资的比例,列宁时期为5 :1 ;1953 年已经达到50 :1 ;而到了勃列日涅夫时期更扩大到100:1 !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中写道:“当人们了解到这令人愤怒的社会不公,并看到党的领袖不采取任何措施以制止党的高层人物对财富的这种不知羞耻的掠夺,就会失去最后一丁点的信任。”苏联历届领导人对此认识不到,更无法推进全面革新,终于酿成全面危机,导致亡党、亡国和亡制。
  正因为如此,我们认识、理解到大国的风险与困难,我们才能真正地平衡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单纯地韬光养晦,意味着我们等待着的是战略被动及再次挨打;而过多对外的积极作为,又会面临与霸主全面冲突的风险与窘境。中国作为大国,最佳途径还是内外兼修,练好内功的同时,主动经略好整体的战略安全环境。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