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乐观者与悲观者的不同预期

结果可能是一个范围更小的欧盟,但一体化程度更加深化;或者一个成员数量和今天一样多的欧盟,但经济范围远远没有现在那么宏大。

作者: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17 收藏

  上个月,欧盟迎来了其创始条约—罗马条约签订60周年。罗马条约建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当然,值得庆祝的方面很多。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战争、动荡和大屠杀后,欧洲进入了和平与民主的时期。欧盟将11个前苏联国家纳入它的阵营,成功地指引了它们的转型。而且在充满不平等性的时代,欧盟成员国的收入差距是全世界最小的。
  但这些都是过去的成就。如今,欧盟陷入了深刻的生存危机,其未来也颇可怀疑。症候随处可见:英国退欧、希腊和西班牙畸高的年轻人失业率、意大利的债务和停滞、民粹主义运动兴起,还有对移民和欧元的攻讦。所有这些都表明,欧洲的制度需要一场大修。
  因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新发布的欧洲未来白皮书可谓正逢其时。容克提出了五条可能的道路:坚持当前日程;只关注单一市场;允许其中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快地走向一体化;精简日程;以及坚定推进统一和更全面的一体化。
  你很难不与容克感同身受。欧洲政客被国内斗争缠住,难以分心,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成为群众失望的针对目标,因此,他只能昂首坚持到这一步。尽管如此,他的报告仍然令人失望。它回避了欧盟必须面临和克服的核心挑战。
  欧洲民主国家想要恢复健康,就必须同步进行经济和政治一体化。要么政治一体化赶上经济一体化,要么经济一体化退步,匹配政治一体化。这个决定一天不做出,欧盟就会保持一天混乱。
  面临如此艰难的选择,欧盟成员国可能根据各自在政治-经济一体化连续统一体(continuum)中所处的位置而采取不同的立场。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形成具有灵活性的制度安排来协调它们。
  从一开始,欧洲就建立在“功能主义”论调的基础上:先经济一体化,再政治一体化。容克的白皮书在一开始恰如其分地引用了1950年欧洲共同体创始人(兼法国总理)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的话:“欧洲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根据一个计划建成的。它需要经过扎实的努力建成,首先就是要建立事实上的凝聚力。”先建立经济合作机制,从而为共同政治机构打好基础。
  一开始,这一方针效果显著。它让经济一体化一直领先政治一体化一步,而又不至于过于领先。接着,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欧盟跃入了未知领域。它采取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单一市场日程,旨在统一欧洲各经济体,削平那些阻碍了商品自由流动,也阻碍了服务、人力和资本自由流动的国家政策,于是,由部分成员国组成的共同货币区作为这一日程的应有之义而应运而生。这就是欧洲规模上的超全球化。
  新日程受多种因素合力的推动。许多经济学家和技术官僚认为,之前欧洲各国政府过于干预主义,而欧盟深刻的经济一体化和单一货币政策能在纪律上约束各国政府。从这个角度出发,经济和政治一体化进程的失衡是一个特征,而不是一个缺陷。
  但是,许多政客认为这一失衡可能大有问题。但他们认为功能论最终能够力挽狂澜:只要时间足够,单一市场所需要的准联邦政治制度基础是可以发展出来的。
  欧洲领导力量起到了作用。法国认为将经济大权让渡给布鲁塞尔的官僚能加强法国的国家实力和全球地位。德国渴望法国首肯其重新统一,对法国亦步亦趋。
  也曾有过其他道路。欧洲原本可以随着经济一体化发展一个共同社会模式。这不但需要市场的一体化,还需要社会政策、劳动力市场制度和财政安排的一体化。整个欧洲社会模式的多元化,以及就共同规则达成一致的困难性,将成为一体化的节奏和范围的天然“刹车”。
  这绝不是劣势,而是将提供很有用的纠错,以实现一体化最恰当的速度和程度。结果可能是一个范围更小的欧盟,但一体化程度更加深化;或者一个成员数量和今天一样多的欧盟,但经济范围远远没有现在那么宏大。
  时至今日,尝试欧盟财政和政治一体化或许已经太迟。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欧洲人支持民族国家成员国让渡权力。
  乐观者会说,这与其说是因为厌恶布鲁塞尔或斯特拉斯堡(法国城市,有欧盟第二首都之称—编者注)本身,毋宁说是因为人们喜欢一个以单一市场为重点的“更加欧洲”的联盟,同时目前也缺少有吸引力的替代模式。也许新出现的领导者和政治形式能够制定这样一个模式,并激发人们对改良欧盟的热情。
  另一方面,悲观者将希望,在柏林和巴黎的权力走廊中,在某个深藏的阴暗角落,经济学家和律师们正在秘密准备一套B计划,等待在经济联盟的解体变得无法阻挡的时候和盘托出。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丹尼·罗德里克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著有《经济学规则》。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