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生态危机”

乐视的扩张模式其实就是传统意义上跨产业链的多元跨界经营。而企业经营的产业范围是有边界的,无视边界就可能走向败局。

作者:特约作者 郭小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17 收藏

  4月26日乐视网公布了2017年一季报,创始人贾跃亭名下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已有超过97%进行了质押,其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所持1194万股乐视网股票也已全部质押。根据这一质押数据,惯用质押股票换取资金的贾跃亭,目前已没有多少可以通过质押调动资金的余地了。而数日前,乐视汽车生态下的易到用车刚刚暴露了严重的资金危机。
  4月21日,因为资金危机,易到用车创始团队周航、杨芸和汤鹏发表了联合公开声明,宣布自当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离开易到。和易到控股股东乐视经过公开互相指责后,易到CEO周航做出了彻底卸下责任的选择。然而,矛盾的起因,也即易到资金链断裂,司机提不出工资、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并没有因为周航等人的彻底离去而消失。

  两家公司,日子都不好过
  创始自2010年的易到用车是中国最早的由汽车租赁公司、劳务公司、软件平台和乘客四方协议的网约车公司,在中高档用户群中,一度有着稳定的市场。但从2014年开始,在滴滴等网约车后来者的融资竞争和补贴竞争中,易到落入了下风。在这期间,易到错过了几次能够改变处境的融资机会。
  在吸引百度入股计划失败后,周航接受了乐视对易到的投资。2015年10月,乐视成为易到控股股东,占股比例为70%。之后,易到加入了网约车对用户的补贴大战,一度重又回到了竞争前沿。
  但是,补贴金额达到了60亿元之多的补贴用户烧钱模式并没有让易到长期站稳,今年4月以来易到资金链出现问题,司机提不出现金、用户打不到车的现象愈演愈烈。而乐视自身也因为资金紧张无力补贴易到。周航遂推荐了顺为资本接盘易到,但是与乐视的洽谈中因为价格分歧,遭到了乐视的拒绝。
  不论什么原因让周航选择了公开和乐视的矛盾,也不论周航对乐视的指控是否可以全部得到确认,对易到司机和易到用户而言,周航都是尽了最后的努力。周航的公开信称,易到的困境和乐视挪用 13亿易到资金有关,并敦促乐视尽早解决资金问题或者接受新的接盘者。
  乐视随之发表的公开声明则称周航忘恩负义,表示已对易到投入了40多亿的资金,而且13亿的资金不是挪用,是一笔用乐视大厦和易到5%股权作为抵押、易到作为借款主体的14亿的贷款,贷款时就已经和易到协议好1个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的汽车生态。乐视表示自己对其他接盘者有自己的准备,也在做易到的上市工作。
  对乐视的辩解,周航没有提出针对性的质问,而是选择在4月21日与易到创始团队成员一起发表了辞职公开信,彻底离开了易到。
  就在周航和乐视互相指责的时候,一部分提不出工资的易到司机组团到易到总部催款,现场登记后得到的也只是一个月内付款的承诺,并没有拿到工资。易到资金链断裂的新闻成为焦点后,乐视自身的部分供应商也一度涌入乐视大厦,要求乐视支付拖欠的供应商款项,并与乐视保安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些迹象显示,乐视再一次陷入了资金链困局。乐视在去年11月公开承认资金困境后,今年1月收到了来自融创中国孙宏斌的168亿的投资,困境一度缓解。现在和易到周航的矛盾公开化后,尚不清楚的是整个乐视都再次遇到资金链困局,还是只是乐视汽车生态的那一部分深陷危局。因为孙宏斌很清楚地表达过,168亿的投资对象不包括乐视的汽车生态在内。

  到底是“生态”,还是跨产业运营?
  乐视和周航的矛盾并不是因为周航个人的所得有多少引起的。周航在创办易到前,已经经由早先的其他创业获得了财务自由,易到对于周航已经是一个企业理想了。而对于乐视的贾跃亭而言,他的乐视生态无疑是一个更大的理想,易到仅仅是乐视生态中的汽车生态下一个可有可无的战略棋子。
  易到的资金危机反应的则恰好是整个乐视大生态战略中的一个根本战略弱点。它就是,虽然有互联网生态这样的新名词包装,也并不能够改变乐视的扩张模式其实就是传统意义上跨产业链的多元跨界经营。而企业经营的产业范围是有边界的,无视边界就可能走向败局。只不过在乐视的创始人贾跃亭那里,边界可以被他的生态概念包装一笔抹去。
  乐视成立于2004年,创始人贾跃亭计划的是打造一个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 +应用”的生态系统,这一生态系统也被称为乐视模式。根据这一生态模式战略,在互联网视频、影视制作与发行外,乐视还建立了手机智能终端、大屏(电视机)、电子商务、互联网智能汽车等业务板块。
与互联网行业的轻资产行业性质不同,手机、电视机和汽车都是传统制造业的重资产行业。在重资产制造业的大举跨界要取得成功,对经营者和资本储备提出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  所以制造业的跨界经营领域过去从来不乏失败者。
  有哪一个企业做到了手机、电视机、汽车三大产品的同时成功?至少目前没有一家企业做到了。在中国电子制造企业跨界经营历史上,大家更熟悉的是多元跨界的失败案例,是曾经的空调业霸主春兰。
  春兰曾在中国空调市场占据行业霸主的优势地位,但由于先后介入摩托车、洗衣机、冰箱、汽车底盘等项目,还在新能源、房地产、酒店等领域实行多元化扩张,企业逐步丧失了战略聚焦,最终在空调市场被格力空调远远甩在了后面,而在其多元扩张的其他领域也未能取得成功,以亏损失败收局。
  传统制造企业春兰败于战略不聚焦、核心竞争力模糊、多元跨界经营分散注意力,那么乐视这样的新型互联网企业,就可以用互联网的生态外衣规避掉多元跨界生产的劣势吗?显然乐视并没有证明它可以。
  乐视旗下的互联网、内容、大屏(电视机)、手机、汽车、体育、互联网金融七大子生态,除去乐视网,还尚没有一个形成了稳定的盈利能力和在各自市场的竞争优势。而像易到这类汽车子生态引发的资金链问题,还会影响到受众对乐视互联网视频主业的认知和判断。
  周航可以离开易到去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乐视作为易到大股东,却必须解决对易到司机和充值用户的欠款问题。如果不能够继续融资或者抛售资产,乐视的盈利并无力化解大生态战略的资金困局。根据乐视4月19日晚间发布的 2016年财报,乐视核心资产乐视网2016年为母公司赢得净利润5.55亿元,同比下降了3.19%。至少对易到的13亿贷款而言,5.55亿的乐视网年利润是不够用来归还的,至于乐视的汽车子生态自身则仍在投入烧钱阶段。

  烧钱模式终结才有重生机会
  目前,即便是乐视核心资产乐视网的盈利,也遭到了不真实的关联交易的市场指责。在乐视网2016年220亿左右的营收中,有58.62%来自关联交易。因为关联交易问题太过突出,审计机构不得不对乐视网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报告意见。外界不需质疑审计机构审计的财报,但也不能完全无视市场上那些怀疑乐视网在关联交易下掩盖的真实盈利能力的意见,否则乐视汽车又何必会缺钱到要使用易到的13亿贷款而迟迟不还。
  除了易到的资金危机,乐视资金短缺的另一个表现集中在乐视对供应商的应付未付账款问题上。自去年11月曝出乐视拖欠大笔供应商应付款问题至今已有半年。根据乐视合作方近期在年报中的披露,今年1月乐视获得168亿投资后,已经归还或者部分归还了对诸多合作公司的拖欠款项,但至今仍未能全部归还拖欠合作企业应付款,部分合作公司已经为乐视的未付账款计提了风险准备。
  事实上,包括计划中的融资在内,乐视的整体融资已经有800亿之多,在中国本来应该算资金最富裕的公司之一。但是乐视却仍然处于资金短缺的困局之中,实在是乐视生态的一个悖论。因为生态,乐视搏命融资,也因为生态,乐视一直不停烧钱,结果那些跨界子生态布局既没有形成实质盈利能力,其对乐视品牌的影响还伤害到了乐视网的市场信誉。
  在乐视的实质盈利项目和资产中,除了还在盈利的乐视网,乐视的牌照资源以及乐视在多地的土地与物业仍然价值不菲。有市场传言称,孙宏斌投资乐视正是看中了乐视的牌照和土地资源价值。但是这种观点既低估了孙宏斌,也低估了乐视。
  只要乐视收缩战线,从大生态掩盖下的多元混战中走出,乐视仍然是互联网视频领域一个强有力的市场竞争者。最近,乐视宣布停止了对美国电视制造商 Vizio的价值20亿美金的收购计划,并且出售了在加州的乐视美国总部。看来,乐视已经在收缩战线,但是收缩的心态仍然不够坚定,收缩的步伐也仍然太慢。4月26日,乐视汽车又在浙江德清买入土地679亩,成交价约1.4亿元,这意味着乐视还没有要收缩汽车战线的意思。
  但是,已陷入资金困局的乐视应该做的首先就是尽快从它的汽车子生态中退出,汽车制造业的耗资巨大,是乐视视 频主业的积累无法支撑的。乐视需要及早解决各生态的欠款问题,把有限资金用于互联网视频主营业务及产业链关系最近的关联板块。把多元化的跨界经营从乐视网延伸到乐视电视和乐视手机,如果放到视频平台到视频终端的角度看,仍然还可以算是互联网视频大生态图景,但从乐视网到乐视汽车,再到乐视金融,则完全是跨界跨出了互联网视频的生态边界,进入了跨界的多元混战领域。
  贾跃亭的互联网生态与化学反应论曾经给予过市场想象,乐视品牌也曾经受益于这样的市场想象,但是跨界混战带来的乐视资金链几乎断裂的现实意味着,在互联网这样一个烧钱竞争的行业,如果一个生态烧钱模式无法维系过长战线上的各个子生态的战场,那么就可能导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最糟死亡模式,让其中原本可以站稳市场份额、实现稳定盈利的核心业务也一起倒下。
  如果乐视从汽车子生态中退出后,资金链仍然紧张的话,除了卖土地卖资产,接下去应该抽身的项目也不是不可以包括乐视手机和乐视电视。当然,在化解了易到危机、从汽车生态收缩之后,我们并不希望乐视真的走到要从乐视电视和乐视手机抽身的那一步。成功者如马斯克可以做了特斯拉汽车又做SpaceX火箭,乐视生态做出一定收缩后,保留手机和电视也许并不是完全没有成功的机会。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