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朗普就职百日看美拉关系

启动退出“美洲国家组织”程序后,委内瑞拉仍在中国的拉美“朋友圈”内,而特朗普上台不满百日,似已放弃了原先的不颠覆他国政权原则。

作者:向骏 资深拉美经贸问题学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17 收藏

  在特朗普就职头100天内,拉丁美洲并非其外交重点,甚至连备受关注的美墨边境建墙计划,也没能争取到财政资金予以推进。但美国退出TPP,迫使加拿大、墨西哥同意重开《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已经对中国与拉美关系产生外溢影响;而“南方共同市场”加强与区域外关系,更将使中国在拉美的经济地位水涨船高。
  另一方面,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危机的恶化,超出了特朗普本人的预期,需要权衡利弊。

  美退出TPP,“太平洋联盟”转舵
  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而该协定12个成员国中的智利、秘鲁和墨西哥,加上早年表达参加TPP意愿的哥伦比亚,作为拉美“太平洋联盟”的4个成员国,此刻更希望与中国发展紧密的关系。
  身为TPP创始国的智利,对美国退出当然心有未甘。其外长穆纽斯露骨地表示:历史告诉我们,当国际政治有了新空间,就会有其他人补上。
  应“太平洋联盟”轮值主席国智利邀请,中国的拉美事务特别代表殷恒民率团出席3月中旬在智利举行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高级别对话会”。尽管中国外交部强调此次对话会不是TPP会议,但该联盟拉拢中国的意图不言而喻。会后穆纽斯投书《纽约时报》,指出该次会谈的信号非常清楚:多边贸易及太平洋整合方兴未艾。
  2016年7月就职的秘鲁总统库琴斯基,曾于世界银行和IMF任职,是典型的技术官僚。他就任总统后首先出访中国,并在当年于秘鲁举行的APEC峰会期间表示,环太平洋国家可以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包括由“中国”取代美国所主导的TPP协议—他指的是“亚太自由贸易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
  中国的回应是,3月23日亚投行宣布,最新一批通过申请加入的13个国家包括秘鲁;4月初,中铝公司负责人武建强宣布,将加大对该公司在秘鲁旗舰铜矿项目的投资,秘鲁将成为中国越来越重要的铜供应国。

  美墨博弈NAFTA,中墨整合供应链
  最近特朗普意外“打响贸易战第一枪”,对加拿大软木征税,以便铺垫可能在今夏启动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再谈判。而墨西哥外长拒绝单方面同美国商谈NAFTA修订事宜,则迫使特朗普同意与墨、加展开三边协商。
  小布什总统卸任前,美国已开始担心墨西哥因毒贩猖獗、内政不举,成为“世界上新出现的最大安全威胁之一”。奥巴马上任后,因金融危机导致美国保护主义高涨,不惜拿克林顿任内缔结的NAFTA开刀,要求重启NAFTA谈判。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认为,落实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意味着“任何新的北美自贸协议都将拼写为NAFFTA,即北美自由公平贸易协议”。但是对全球第四大汽车出口国墨西哥而言,任何更严格的“原产地规定”都将削弱其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就算特朗普完全撕毁NAFTA,墨西哥也不会屈服,而宁可恢复美国向世贸组织所有成员国提供的“最惠国”待遇,因其关税通常远低于35%。
  汽车是墨西哥对美出口的最主要产品,2015年出口额高达740亿美元,双边贸易如将其排除在外,美墨之间贸易逆差当即消失。曾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的劳拉·泰森指出:“美国和墨西哥不仅仅是在交易制成品。相反,两国的双边贸易大部分发生在供应链环节,两国企业各自在生产过程中的不同节点增加价值。”
  好消息是,墨西哥首富卡洛斯·史林旗下的Giant Motors已与中国车厂江淮汽车共同投资超过2亿美元,且于3月末在墨西哥动工制造专注于拉美市场的休旅车。Giant Motors首席执行官艾利亚斯·马斯里表示:“对我们而言,这就是机会所在。”
  在NAFTA前景不确定、特朗普试图大砍企业税吸引制造业回流的背景下,中方投资不仅利于纾解墨西哥面临的压力,未来更可将墨西哥打造为中国向拉美其他国家出口的装配中心。难怪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欧尼尔认为,“NAFTA若死,中国赢”。

  “南方共同市场”伺机待变
  中国与“南方共同市场”的主导国巴西的关系,堪称“大国外交”典范。双方在联合国、WTO、G20、金砖国家、“基础四国”(BASIC)等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中,具有重要的利益诉求与合作前景。
  2014年习近平出访拉美期间,在巴西举行首次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并在会上宣布建立“中国-拉共体论坛”。2015年巴西成为“亚投行”在拉美唯一的“域外创始国”。
  巴西贸易部长裴瑞拉认为,美墨关系恶化有利于巴西和墨西哥强化双边经贸关系。巴西总统特梅尔3月6日任命参议院里的“反特朗普大将”为外长,势将强化与中国的关系。截至去年底,中国在拉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或“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包括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智利、秘鲁与厄瓜多尔7国。
  至于“南方共同市场”另一大国阿根廷,其总统马克里今年5月中旬访华,可能签协议帮助中国足球发展。而今年1月23日,特朗普曾要求禁止从阿根廷进口柠檬60天;此事的后续发展,成为美阿关系的指标案件。

  委国政治僵局,中国雪中送炭
  特朗普在竞选中一再表示,自己无意颠覆他国政权。委内瑞拉当局曾透过美国希戈石油公司的子公司,间接给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捐了50万美元。但形势比人强。1月20日美国候任国务卿蒂勒森表示,支持委内瑞拉的“政权转移”,并将寻求与拉美右派政府和组织(如巴西、哥伦比亚和美洲国家组织)合作,取代马杜罗所领导的“无能和失职”的政府。
  2月初,美国34位跨党派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特朗普对委内瑞拉实施外交制裁。不久后,美国将委国副总统艾尔艾萨米列入毒品制裁黑名单,特朗普则要求马杜罗释放反对派领袖罗培斯,但遭到委国女外长罗德里格斯严词拒绝。
  然后,更大的考验来了。3月底,委最高法院强势“接管”立法机构,声称反对党占主导的议会决议全部“无效”。该裁决后来被撤销,但已引发“占道运动”。反对党要求法院成员辞职、当局提前大选,而马杜罗目前只同意提前地方选举。此外,由于涉及暴力抗议活动,美国通用汽车在委工厂资产被没收,被迫退出了该国市场。
  对于委内瑞拉这个烫手山芋,特朗普一面联络巴西和智利,请它们协助把委内瑞拉违反人权的议题提交“美洲国家组织”(OAS)讨论,另一方面在OAS表决前夕,由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出面“警告”海地、萨尔瓦多、多米尼加等国,如果不支持中止委内瑞拉在OAS的会员国资格,美国将削减对其援助。结果,4月初OAS常委会通过了决议,要求马杜罗总统全面恢复国民议会的权限!而委外长4月26日表示,因OAS坚持就该国政局召开外长会议,该国已启动退出OAS的程序。
  此时的委内瑞拉,储备资金还不到100亿美元,且早已没有余钱进口食物和药品。去年为了支付到期的国债,委内瑞拉把一部分黄金运往瑞士等国,作为抵押品换取现金。IMF预测,该国几年内的通胀率可能会上涨至720%。
  对深陷政经危机的委内瑞拉,中国不离不弃,且伸出援手。3月23日亚投行宣布,最新一批通过申请加入的13个国家包括委内瑞拉。4月17日,中国电建承建的紧急电站项目正式移交给委内瑞拉石油公司。4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作为友好国家,我们真诚希望并相信委内瑞拉人民能够妥善处理好本国内部事务,维护国家稳定和经济社会发展。”另据西班牙媒体报道,马杜罗政府上台后,中国取代查韦斯时期的俄罗斯,成为委方的主要武器供应国。
  看来,委内瑞拉仍在中国的拉美“朋友圈”内,而特朗普上台不满百日,似已放弃了原先的不颠覆他国政权原则。特朗普的内阁成员无一人为拉美裔成员,这种情况在美国近30年来是首次出现;5月份特朗普展开上台后首次出国访问,把对中东和欧洲的连轴访问的第一站放在沙特(小布什首次出访的国家是墨西哥,奥巴马是访加拿大)。这些都说明美拉关系的局限性,及其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的真实位置。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