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十年祭

政府和经济学家经此一役全都灰头土脸,只有华尔街依然金光闪闪。而人们在经过最初的愤怒之后,当环境开始好转,似乎也忘记了华尔街的贪婪。

作者:本刊记者 杨军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25 收藏

  十年前的夏天,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引发了美国金融业的系统性危机,进而形成了全球经济危机。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一直到现在,这场危机还仍然没有过去。
 
  华尔街的冷漠
  直到最近两年,美国经济才开始向好,中国经济也走向平稳,欧元区一直陷入经济的泥淖之中,直到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才显示,欧元区也终于开始复苏。整整十年,全球经济终于走过了最糟糕的时候。
  这场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源在美国,危机爆发后,无数在危机中失业和失去住房的人们在生活的旋涡中苦苦挣扎,政府为避免金融体系崩溃绞尽脑汁,持续的经济低迷,引发了诸多问题,有的国家直接迫使领导人下台,有的国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欧元区一度让人担心土崩瓦解,全球保守主义抬头,全球化受阻,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特朗普当选……这场危机对全球的重大影响还在继续。
  正如1929年那次大萧条导致了金本位的崩溃、全球化的倒退和法西斯的崛起,这次危机的后果将同样严重。而华尔街,在经过最初的阵痛之后,在全球经济还远没有走出低谷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歌舞升平。华尔街并没有付出什么代价,除了雷曼兄弟倒掉了。
  十年来,已经有无数研究梳理了美国金融业的发展脉络,展现了危机爆发的完整过程。但是,也仅此而已。尽管危机爆发后人们无比痛恨华尔街的贪婪,愤怒的人们甚至跑去占领华尔街,但最终华尔街却似乎没有人需要为这场危机负责,似乎谁都没有错,哪一个环节都没有问题。
  导致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是金融衍生工具太多,导致借贷链条太长和杠杆过高。链条太长,使房贷的借出人和实际的风险承担者分离,所以没有人会真正在乎真实的借贷风险;杠杆过高,让银行的风险太高而承受风险的能力太弱。在次贷危机前,美国商业银行的杠杆率一般为10~20倍,投资银行为30倍左右。也就是说,投行只有约3.3%的自有资本,有的投行行杠杆率甚至达到60倍,自有资本还不到2%,根本承受不住经济作何的风吹草动。
  而次贷危机发生后,仅仅几年时间,恢复了元气的华尔街的投行们不仅用新瓶装旧酒的方式,重新推出了导致当时风险控制失灵的金融衍生工具,杠杆率甚至比危机爆发前更高。在金融发展中,贪婪和风险总是如影随形。
  人们看不到华尔街的反思。

  政府的道德
  对于杠杆率,美国的银行业之前是有规定的,要求不得超过15倍,而这一规定在2004年被美国的证监会(SEC)取消了。这次危机的爆发,人们除了谴责华尔街,便是认为政府的金融监管不利。美国的金融监管部门似乎比华尔街更尴尬。政府救市,显然超出了美国政府的职权边界,当时的财长保尔森认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如果不救市,整个美国的金融体系便可能崩溃。但这带来了无穷后患,政府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政府以后都要为华尔街托底吗?
  当时保尔森们提出的7000亿美元的金融救援计划,需要两党议员投票通过,但计划被否决了。为了缓和气氛,在第二次投票中通过救援计划,保尔森甚至不惜向当时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单腿跪地。如此艰难的过程,即使以后再需要救市,没有了下跪的保尔森,投票还会通过吗?更何况,间接导致的特朗普的当选,肯定已经让两党为通过救援计划悔青了肠子。
  即使抛开政府的边界问题不谈,在这次救援中,保尔森救助了美国几乎所有的金融巨头,除了雷曼兄弟。对此,雷曼的CEO富尔德这样说:“这是一种将伴随我余生的痛苦,每当我看到政府采取非常规措施挽救系统内的其他公司时,就对政府没有同样对待雷曼感到无法理解。也许只有到我死去的那天,我才能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区别对待,从事情发展的表面看,是当时保尔森想表明,政府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金融机构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这样做缓解了自身面临的舆论压力和国会的压力。但没想到很快便不得不自食其言,因为如果政府真的不管,整个金融体系便可能崩溃,随后便是美国经济的崩溃。似乎可以理解,但没有人知道表面背后还有什么。因为保尔森出身高盛,他为高盛站台的阴谋论一度甚嚣尘上,因为当时真正面临崩溃的是AIG,AIG后面是高盛。其他很多金融机构已经找到了出路,并不需要政府救助。
  美国政府的一系列措施稳定住了金融形势,没有爆发如1929年那样的大萧条,但政府的行为依然饱受诟病,因为虽然避免了一时的危机,但损失了政府声誉,为什么要救助,救助谁不救助谁,这涉及到政府道德问题,负面影响很难估计。从长远看来,它可能有诸多负作用。在经济上,在一系列量化宽松之后,当经济走稳,美联储开始缩表,这一过程风险重重。在政治上,它的影响更加深远,造成了特朗普这只黑天鹅的起飞,民粹主义抬头。
  而美国的金融监管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并没有人给出完整的答案。甚至反而有人在危机之后,还认为不是因为监管不够,而是监管得太多,认为如果美联储不加息,人们便不会因为还不起房贷而断供,次贷便不会出问题。直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共识。

  人性的弱点
  在这场危机中,不只是政府的形象受损,还有主流经济学家。经济学家早已预言,会爆发金融危机,但当金融危机真的爆发,却并不是经济学家的胜利,因为经济学家认为会爆发经济危机,是由于全球的不平衡和储蓄过剩,而这场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并不是国际收支危机而是次贷危机。危机的实际发展进程也和经济学家的预测完全不符,甚至几乎相反。危机爆发后,美元并没有贬值,实际情况是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美元升值、美国利息率降到历史最低水平。
  次贷危机爆发之际,伯南克更是曾经宣称:“现在看来,次贷部门的问题似乎不太可能严重波及更广泛的经济和金融体系。”
  著名财经专栏作家、经济学家马丁·沃尔夫这样说:“现在看来,是主流经济学失败了。主流经济学无法在宏观层面解释经济是如何运行的,因为它没有意识到金融风险的存在;它无法解释金融风险的部分原因则是它没能理解经济在宏观层面是如何运作的。”“在预测、解决甚至是想象这次80年来发达经济体最大的金融危机方面,学术上占统治地位并且塑造了几十年思想的经济学被证明是无用的。”
  和经济学家相比,政治家似乎更能洞穿金融的本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世界没有按经济理论前行,因为美国有货币发行权。这场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波及的是全世界,美国的损失并不是最大的。
  在这场危机中,美国所有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系统和政府的监管体系基本失灵了,世人原本期望本轮全球金融危机能深刻地、系统地改变美国的金融监管,改变全球的金融治理结构,但这种改变似乎很有限。
  在国家层面,改变现有的不合理的国际金融秩序,恐怕还是任重而道远,危机后成立的全球金融稳定委员会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发挥巨大的影响力。在个人层面,金融因为它的专业门槛,依然还是少数人的游戏,只是这游戏不管怎么玩,华尔街永远不会输,而买单的只能是普罗大众。唯一的办法,大概是永远不碰那些自己看不懂的股票、债券和各种金融衍生品,只是如果这样,普通人如何确保手中的钱不贬值,还有多少可用的投资渠道?
  华尔街并没有吸取教训,政府的救助让华尔街很快恢复了元气,并赎回了政府购买的优先股,又开始意气风发。政府和经济学家经此一役全都灰头土脸,只有华尔街依然金光闪闪。而普罗大众在经过最初的愤怒之后,当环境开始好转,似乎也忘记了华尔街的贪婪。“重大危机里,人心要么破碎,要么就化作铁石。”巴尔扎克这样写。但在这次危机中,人心似乎只是麻木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