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邻国,还会再为难中国吗?

美日等国通过所谓的军事巡航,可以不断地显示自己的存在,并刺激南海周边国家对海域问题的危机感。所以说,真正可能为难中国的,其实是这些域外大国。

作者: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25 收藏

  “很感谢中国政府派军舰来菲律宾访问……这是最好的一艘军舰,非常安全、整洁、漂亮。”5月1日下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其“执政根据地”达沃市,登上了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中的长春舰,成为进入中国新型主战舰艇作战室参观的首位东盟国家元首。一度戴上长春舰军帽的他还表示,菲中海军可以开展联合军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称,这体现了双方日益提升的政治互信。
  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作为东亚峰会和东盟﹣美国峰会的东道主,杜特尔特在4月下旬东盟峰会上闭口不提南海仲裁案。他计划先出席5月中旬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峰会,6月上旬再访日本。前不久,他又接到特朗普邀其访美的电话。有中国专家认为,杜特尔特务实的对外政策,为菲律宾争取到比以往更大的外交和经济发展空间,“这显然也是越来越多东盟国家的选择。”
  但是,杜特尔特的对华政策前后一致吗?4月21日菲律宾国防部长、总参谋长登上南沙中业岛,又怎么解释?越南、马来西亚、印尼这些南海周边国家,对华态度真的也转变了吗?

  杜特尔特对华口风一周三变
  应该说,“大嘴”杜特尔特登访7年来首次访菲的中国导弹驱逐舰,并非心血来潮。
  今年3月他在与中方官员谈话时表示,“你们的船只同俄罗斯的船只一样,欢迎来此停靠”,只是如果菲海岸警卫队人员需要登船时,“不要阻止他们”。这次亲自登舰后,就菲媒追问菲中联合军演的消息,杜特尔特说:“是的,我说了我同意。可以在棉兰老岛这里举行联合演习,地点可能是苏禄海。”
  菲方这种开放的心态,的确带有杜特尔特本人的个性色彩,但不要忘了,它也是中国不计前嫌的“亲诚惠容”外交的成果之一。去年下半年至今,“南海形势降温趋缓,呈现积极发展态势”,以至于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有关日本“出云”号计划在南海巡航3个月的报道“一点都不担心”,称“如果只是正常地访问几个国家,正常地途经南海,我们没有异议”。
  5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按工作计划,今年上半年中国和东盟国家将完成“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草案的磋商。作为东盟的轮值主席国,菲律宾的目标是在今年年中敲定“准则”框架,东盟成员国则期望今年年内能落实执行“准则”。
  在这种缓和与谈判的大氛围下,越、菲都希望制造一点“既成事实”,增加己方筹码。所以人们看到,3月25日起,越南渔政船及大批渔船出现在中国黄岩岛及附近海域。而杜特尔特在4月6日访问巴拉望岛的军营时突然表示,已要求菲军占领所有“属于菲律宾的南海岛礁”。
  当天杜特尔特还表示,他可能在菲独立纪念日那天,登上菲方驻军的中业岛,升菲律宾国旗。但4月12日,他在沙特面对约2000名菲侨说:“我采纳了中国的建议,决定不去中业岛升国旗。”他还自问自答:“试想如果每个声索方的国家元首都去‘南海’升旗,那将会产生多大的麻烦?”
  不过,在表明自己“不会去群岛的任何一个岛上”之后,杜特尔特又称“或许我会派我儿子去”。《马尼拉公报》认为,派儿子登岛只是句玩笑话。杜特尔特还说,如果未来菲律宾变得非常富有,他会考虑把菲律宾在南海的岛屿卖给中国。后来他的发言人称,这是强调菲中友谊的轻松说法。
  不管杜特尔特口风怎么变,中国作为菲最大贸易伙伴、最大进口来源地,只会愈发重要,而且,中国在南沙岛礁的军事设施基本建设完毕,海权投射能力今非昔比。在对华政策上,杜特尔特可能仍会逞口舌之快,但在实际行动时会有所顾忌。

  南海问题对邻国内政的影响
  以今日中国的海洋硬实力,收回被侵夺的42座南沙岛礁并非难事,但后果难料。
  越南是侵夺中国岛礁最多(29座)的国家,它还在通过向俄罗斯等国的军购不断提升海军实力。鉴于越南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如果中国夺回岛礁将对越南现政权造成严重冲击。
  由于中越既是友好邻邦、又存在复杂的历史纠葛与现实的岛礁、海域冲突,中国正日益成为越南提升民族认同的一个重要素材。虽然越南官方对于维持越中友好有清醒认识,但越南社会上一些炒作中越历史恩怨和现实矛盾的话题逐渐泛滥。在纪念越﹣中西沙海战的活动当中,要求越南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对华强硬的论调,在越共党内都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越南失去了其不法侵夺的南沙岛礁,其政权的命运将难以设想。而这一后果恰恰是中国所不愿看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越南南部GDP已达其北部的两倍以上,而且出身于南部的高级干部数量也明显多于北部。虽然目前越共的一把手仍然是对华友好的北部出身,但从长远来看,较为亲美的南部派却更有可能笑到最后。而这些南方干部,往往对于民族主义思潮颇为同情。
  南海问题对菲律宾内政的影响更为复杂。菲律宾不仅与越南一样处于民族主义勃兴期,其国内各派政治势力的斗争更加尖锐,也更加受到域外大国(美日)的影响与干涉。
  杜特尔特上台后,其严打毒品犯罪、推进工业化、现代化改革的执政路线,虽然赢得了极高的民意支持,但严重威胁了国内的大地主阶级、天主教阶层、马尼拉商业精英的利益。许多腐败的警察、官员,保守的教会、家族,对杜特尔特恨之入骨。一旦杜特尔特目前高涨的民意支持率下降,这批人很可能会反扑。这也意味着,杜特尔特政府空前依赖国内的民意。
  由于在内政方面,杜特尔特深受大众支持,因此利用其外交上的“软弱”大做文章,就成了反对派削弱其政治声望的最重要手段。近段时间以来,菲律宾国内群起批判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对华绥靖,迫使其在对军方的演讲中罕见地发表对华强硬的言论,表示要向菲控岛礁派遣部队。杜特尔特这样做,意在避免被菲国内亲美派指为“卖国者”;在这个有政变传统的国家,更意在防止一贯亲美的菲军方采取极端的冒险行动。
  对于在南海问题上较为超脱的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而言,不时利用南海问题来刷声望、造民意,也是一些强硬派人物乐此不疲的手法。这也意味着南海问题会在南海邻国保持一定的热度,尤其是当这些国家面临大选或危机的时候。

  安全心结干扰南海问题解决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中国在东南亚的经济影响力与日俱增。然而这种经济上的耦合,并没有改变东南亚地区的安全结构—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安全仍然主要依赖于美国的霸权。而只要这种结构不改变,东南亚国家就很难改变美国“以安全对冲经济”所带来的地区紧张,而南海问题也难以得到根本的解决。
  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是,东南亚国家在建构民族国家的过程当中,除了对西方殖民者有普遍抵制外,还将中国甚至华人当作民族对立面的“他者”。在这种民族国家的塑造过程中,一种对中国、华人的不怀好意与对自身的悲情意识,成为了社会心理。其中最典型的是马来西亚。一些马来西亚华人非常难以理解,为什么掌控了国家暴力机器、财政大权、政治过程,作为统治者高高在上的马来族群,却一直充满着深受华人压迫的悲情意识。
  由于东南亚存在约3400万华人华侨,该地区国家很难从单纯的国与国关系来考虑与中国的关系,相反,中国影响力的增加,往往被视为一个影响内政的问题。在上世纪60年代,活跃于东南亚的反政府游击队中有许多华人,这在当地强力部门与保守阶级中,形成了难以释怀的忧患意识。在他们看来,虽然美国人霸道无礼,但毕竟是外部问题,而中国的影响力则可能改变国家的权力结构。这也是东南亚一些国家始终在安全上紧跟美国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上台后,对奥巴马政府各项路线,做了几乎颠覆式的修正。东南亚国家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譬如美国退出TPP,对越南、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有冲击;由于昂山素季与希拉里过于亲密,特朗普或减少对缅甸的重视与帮助;因2014年巴育政变而冷却的美泰关系,却可能出现转机。
  当前,美国聚焦于更加紧迫的朝核问题,努力谋求中国的合作;除了偶尔显示存在,其在南海方向会保持一定的克制。不过,在警惕中国海权硬实力增长的心态下,不排除美国未来会掣肘中国成为海洋强国的进程。特朗普不按套路出牌的特点,也有可能让他试图以制造地区紧张的方式,来谋求对华贸易谈判的优势地位。
  据悉,在特朗普11月访问越南(出席APEC峰会)和菲律宾之前,美国副总统、国务卿和防长会陆续在东南亚“打前站”。而美国助理国务卿墨菲和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近期都表示,美国不久将可能在南海执行新的“自由航行”任务。

  话语陷阱:从南沙问题到南海问题
  尽管南海岛礁争议长期存在,但由于争议被谨慎地限定为双边的岛礁争议即南沙问题,这些争议从未在实质上严重影响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关系。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国之间,这种围绕岛礁的争议其实也司空见惯。
  问题在于,在2014年以后,有关岛礁归属的争议由南沙问题逐渐演变为各国媒体热炒的南海问题。从“南沙问题”到“南海问题”,仅仅一字之差,却将原本矛盾的焦点由可控范围的岛礁主权归属问题,扩大为不可控的海域控制问题。
  在南沙问题的框架下,中国与其他声索国就特定岛礁进行博弈,矛盾被有效地置于双边关系架构中,而与他国无关。在南海问题的框架下,问题的焦点不再是岛礁主权,而是海域控制甚至航道安全问题。这意味着非岛礁主权声索国的南海周边国家,甚至主要航道经过南海的国家,亦成为了重大利害相关方。
  这一变动,不仅打破了南沙争议主要局限于双边问题的历史惯性,促使南海周边国家抱团与中国博弈,而且也为域外大国以维护航道安全、航行自由的名义介入南海,提供了口实。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相比于岛礁“主权在我”的清晰历史,南海海域的控制问题的确存在一定的模糊之处。这是因为,南海海域不仅是我国渔民自古以来的渔场,而且也是一些周边国家渔民的渔场。南海问题一旦被描述为对南海海域的独占,势必会引起一些周边国家民间社会的激烈情绪。正因为此,我国虽然坚定主张对于南海的历史性权利,却从未主张南海是中国的领海。
  然而,在南海问题当中“海”的问题凸显的大背景下,模糊的历史性权利的说法已经不足以稳控局面。更重要的是,当维护航道安全、航行自由成为了域外大国介入南海的口实,所谓的军事巡航就成了搅动南海、制造紧张的最常用方法。美日等国通过这种挑衅行为,可以不断地显示自己的存在,并刺激南海周边国家对海域问题的危机感。所以说,真正可能为难中国的,其实是这些有着明确战略意图的域外大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