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选:过程比结果更好看

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眼里,总统选举只是提高民众政治参与度,从而维护政权稳定的一项工具。在保守阵营缺乏强有力候选人的情况下,鲁哈尼赢得连任,也是哈梅内伊默许的结果。

作者:韩静仪 悉尼大学人文社科学院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07 收藏

  随着德黑兰市长、保守派候选人卡利巴夫和伊朗第一副总统、改革派候选人贾汉吉里相继退选,伊朗第12届总统大选原本公布的6位候选人只剩下4位。而不管有没有第二轮投票,都可以看成是改革派的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和保守派的礼萨圣陵基金会负责人易卜拉欣·莱希(Ibrahim Raisi)之间的决战。
  伊朗总统4年一届,只可连选连任一次。作为执行机构的首脑,伊朗总统有权提名内阁成员,确定施政方针,是地位仅次于最高领袖的国家第二号领导人,也是全国选民直选产生的最高级别官员。因此,4年一届的伊朗大选是该国最重要的政治活动。选举流程分为:参选报名阶段、宪法监护会对候选人资格筛查阶段、竞选活动阶段,以及最终的投票阶段。
  伊朗宪法规定,任何18岁以上伊朗公民均可报名参选总统,但宪法同时规定,总统应来自于“政界或宗教界人士”。宪法监护会负责筛查候选人资格,并公布最终候选人名单。本次伊朗大选共有1636人报名,其中137名为女性,数百名报名者从未有任何政治经验,有人因此指责报名条件太过宽松。
  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也报名参选,引起巨大争议。早在去年9月,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就曾规劝其不要参选,艾哈迈迪-内贾德回信表示接受。2017年,他亦曾公开声明不会参选,并称将支持他在位期间的副总统巴盖伊。但在4月12日,他和巴盖伊一同突兀出现在内政部,报名参选总统,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有评论称,艾哈迈迪-内贾德此举意在保持政治影响,营造“为民请命”的政治形象,为日后东山再起做准备。但最终,两人均未获竞选资格。

  退选瞅时机
  5月16日副总统贾汉吉里的退选并不意外。他虽然曾任工矿部部长和两届议会议员,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但他并没有实质性的业绩来支撑这次竞选。与鲁哈尼相比,他几乎没有什么国际影响力,许多伊朗学者评价贾汉吉里自始至终都是为了鲁哈尼竞选而陪跑。在鲁哈尼第一任政府中,贾汉吉里因为思想较开放而得到鲁哈尼的赏识。
  他与鲁哈尼作为竞选伙伴一同参与竞选,担任由改革派前领导人物、已故前总统拉夫桑贾尼生前设计的“掩护者”角色。贾汉吉里参选,一是能为改革派在电视辩论中赢得更多的表现时间;二是能代为阐述某些不适合现任总统鲁哈尼谈论和回答的敏感问题;三是可以在鲁哈尼的竞选活动发生意外时,作为改革派的备选方案参与竞选,同时也为自身的下一次参选奠定政治基础。这一“掩护者”角色既能在竞选期间增加改革派的实力,又可在辩论拉票阶段吸引更多选民关注,可谓一举多得。
  而贾汉吉里恰巧在投票前三天宣布退选,意在引渡一部分自己的支持者转而支持鲁哈尼。贾汉吉里在退选声明中说:“经济发展、国家进步等是创造伊朗美好未来的前提,而鲁哈尼总统有能力带领伊朗走向进步。”
  如果说贾汉吉里的退选是没有任何悬念的,那前一天卡利巴夫的率先退选,则显得悲壮与无奈。卡利巴夫是伊朗著名的保守派成员,他参加过两伊战争,也曾任职革命卫队司令官、全国警察主管,有一定军事背景。他从2005年开始担任首都德黑兰市的市长,至今在这个职位已经12年,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卡利巴夫共参加过三次总统选举,上一届选举他以第二名的票数仅次于鲁哈尼,具有较高的政治影响力。
  本次大选候选人公布前,卡利巴夫曾被认为是鲁哈尼强有力的竞争者。但相比后起之秀、被喻为哈梅内伊“眼前红人”的莱希,卡利巴夫显然没有得到保守派高层的足够支持。根据前几天的民调,鲁哈尼获得领先地位,而保守派三位成员的支持率很分散。作为保守派获支持率第二高的候选人,卡利巴夫给莱希背书,能够较大幅度集中保守派的选票,提升莱希的获选率。正如他在退选声明中强调的,“自己应为保持革命力量团结,作出这一重要决定”。

  陪选各为谁
  目前的保守派第二候选人米尔萨利姆,是伊朗国家利益委员会成员、伊斯兰联合党主席。他有过留洋经历,曾在法国普瓦捷大学取得理学硕士学位。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他担任过国家警察局局长,并在哈梅内伊任总统期间成为他的私人顾问。
  1994年,在拉夫桑贾尼担任总统期间,米尔萨利姆就任伊斯兰文化指导部部长。但也因为他的保守立场,他与号召改革图强的拉夫桑贾尼有很大政治理念冲突。他在任内举行过数次禁书行为,下令销毁具有改革倾向的书籍和电影资料。本次大选,米尔萨利姆的竞选口号是“权利可以被争取”。
  目前的改革派第二候选人哈什米塔巴,属于相对独立的候选人,是倡导伊朗改革的先锋人物,在改革派学者中威望很高。他曾在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总统任期内担任副总统和重工业部长,还曾任伊朗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他在2001年参加总统大选,最终以第十名落选。2009年总统大选时,他公开支持改革派候选人穆萨维。相比鲁哈尼,哈什米塔巴并没有实质性的政绩。相较于目前伊朗民众更关心的民生话题,哈什米塔巴更注重环境类议题。他的竞选口号是“保卫伊朗!”
  5月15日,在卡利巴夫退选后,哈什米塔巴也发表声明称,自己将为鲁哈尼背书,“我将为现总统投票,使现政府得以延续其建设性工作”。但同时,哈什米塔巴表示自己并不会就此退选。
  作为在任总统,鲁哈尼连任原本悬念不大。伊朗过去的4位总统—哈梅内伊、拉夫桑贾尼、哈塔米、艾哈迈迪-内贾德,都实现了连任。鲁哈尼这次的竞选标志是,沾有投票印泥的两根手指,既象征着再次参选总统,也象征着胜利。他的竞选口号是“再次为了伊朗!”
  在鲁哈尼本届任期内,伊朗经济有了长足改善,通胀率由40%降至10%,里亚尔汇率趋于稳定。而伊核协议的签订也改善了伊朗的外部环境,解除了部分金融制裁,绝大多数经济制裁已被取消,伊朗的油气出口也得以走向复苏。
  鲁哈尼说:“如果我们希望国家经济良性发展,首先必须减少那些具有政治和国家安全背景的利益集团对经济的干涉。”他将矛头直指伊斯兰革命卫队,也就是莱希的背后支持者。同时,鲁哈尼认为:“如果认为通过简单的撒钱或者喊口号就能创造岗位,解决就业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让人民对未来充满希望、感到安宁。”鲁哈尼对改善民生充满希望,但认为国家经济的改善需要时间,很难一蹴而就。
  在外交上,鲁哈尼承诺将致力于通过外交途径解除一切国际制裁,继续同西方国家缓和及恢复关系,并促进双边的经贸往来。然而,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禁止与美国继续接触,以及特朗普对伊政策收紧的大背景下,鲁哈尼要实现这一目标,任重而道远。

  黑马看莱希
  莱希是保守派政治同盟“人民阵线”的主候选人,也是最有可能赢得大选的候选人之一。
  莱希在司法系统任职多年,曾任总检察长和副首席法官,去年被哈梅内伊任命为慈善机构礼萨圣陵基金会的主席。该机构负责管理位于马什哈德的伊玛目礼萨圣陵以及众多下属企业,是个肥差。此外,莱希还是伊朗专家委员会(负责选举最高领袖)的成员。
  莱希的岳父是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每周五聚礼演讲的领誓人,这份有力的姻亲关系以及莱希在基金会的任职,都使马什哈德成为莱希竞选的重点票仓。此外,由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年岁已高,许多伊朗评论员认为莱希可能是未来的领袖接班人,因为他与领袖关系十分密切,哈梅内伊曾多次公开称赞他“年轻有为,经验丰富”。
  然而,莱希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劣势也显而易见:缺乏必要的行政和竞选经验。这可以从三次辩论中莱希的生涩表现看出来。此外,莱希在政界和德黑兰也缺乏影响力,他的支持者多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和保守派成员,而在较为开放的德黑兰,他的支持率不高。
  莱希的竞选口号是“就业与有尊严的政府”。他关注平民大众,以低姿态走访偏远地区,探望穷苦人民。他说:“我见到一位有着4位孩子的母亲,她向我哭诉,祈求至少让其中一个孩子找到工作。”他批评政府在控制失业问题上的无作为,注重宣传自己的圣裔身份,并声称参选完全是出于“对宗教与革命的责任”。
  在经济政策上,莱希认为推进“抵抗经济”是战胜贫穷和腐败的唯一方式。“抵抗经济”是哈梅内伊在去年伊朗新年时提出的概念,指通过发展自给自足的农业和工业,来抵御外部的政治乃至军事危机。因此,莱希十分支持农业部门的发展,同时批评过度发展大型商场,认为“只会让外国品牌得益”。他声称要创造600万就业岗位,将给穷人的补贴额提高3倍,但在财税收入短期内难以提高的前提下,这只能以高通胀的代价实现。

  庄家哈梅内伊
  相比2013年的大选,今年伊朗大选的氛围更耐人寻味。由内而外,“守擂方”鲁哈尼政府腹背受敌。
  自2016年初伊核协议生效、经济制裁部分解除以来,伊朗人一直期待民生改善、经济腾飞,然而失业率和通胀率的居高不下,使政府的努力难以达到民间预期。保守派攻击鲁哈尼的重点,就在于经济上的不作为。
  在外交上,去年6月伊朗与英国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是一里程碑事件。然而,政府频繁向西方示好的行为,被保守派指责为“过分的妥协”。对于伊朗在叙利亚内战中的有限进展,保守派也不满意。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任,可以说给鲁哈尼政府埋下了一颗惊雷。他在经济上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政治上的民粹主义使伊朗民众担心不已,甚至重新激发起他们对保守派强硬统治的渴望。在特朗普声称将撕毁核协议后,部分伊朗民众呼吁艾哈迈迪-内贾德再次竞选总统,他们认为只有强硬手段才能与特朗普抗衡,而“抵抗经济”也再次被重视起来。
  对于那些支持改革派的伊朗人来说,选择鲁哈尼意味着选择发展;对于那些坚守传统的伊朗人来说,选择莱希意味着选择稳定,也暴露出他们对外部威胁的不安。
  而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眼里,总统选举只是提高民众政治参与度,从而维护政权稳定的一项工具。尽管与鲁哈尼在经济、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但在保守阵营缺乏强有力候选人的情况下,鲁哈尼赢得连任,政府得以平稳延续,也是哈梅内伊默许的结果。
  让自己心仪的接班人莱希参选总统,赢得关注度和民众认可,为其将来名正言顺地接任最高领袖或是参选2021年总统大选奠定民意基础,这或许才是哈梅内伊的主要目的。
  当然,尽管种种迹象表明,鲁哈尼有很大的概率获得连任,但历史也一次次证明了,在伊朗预测总统选举结果是一件不靠谱的工作。2013年,在候选人中知名度最低的鲁哈尼就以黑马之姿一举赢得了选举(得票率50.71%)。谁都不知道,类似的事件会否在今年重演。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