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教授给自己洗脑?好得很

那些形形色色的骗子,正是利用人们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幼稚,自己的无知,自己的软弱,自己的轻信,自己的贪念,自己一意孤行的表现,他们抓住这些弱点,四处出击,八方摇旗呐喊。

作者:朱仲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16 收藏

  据媒体披露,广州市有一位退休的心理学教授,这几年被那些所谓“文化”伪机构关怀备至,开讲座,家访,谈心,旅游,按摩,亲如子孙。他们的“文化”主要是专门销售保健品,营养品,长寿补药等,他们用一套“洗脑术”,使你相信他们,依赖他们,他们就会像温暖的阳光照入你荒芜的心田。
  就这样,教授像着了迷,见什么样的产品都想买,连仪器都买,大概花了40多万元。后来,老本都奉献给这些体贴人的公司了,钱都被这些像联合收割机一样的机构收割光了。后来,她就问女儿借钱,女儿纳闷了,怎么妈妈这个丰衣足食的高级知识分子,也要问她这个生活普通的女儿借钱?一探事由,才知道妈妈已经被套进“无产者”的队伍。女儿就耐心地说服妈妈,希望她总结教训,振作起来,觉醒过来,揭露这些人。
  痛定思痛,分析原因后,教授觉得有点儿惭愧,自己曾是一名心理学教授,结果心理的防线居然崩溃;过去是为人解疑释惑的,现在却被人骗进笼子里;过去是探究人的心理活动和人的一般心理规律的,现在却败在一群斯文骗子手中。告吧,告不赢,人家证照齐全,手续完备,而且不杀人不放火;不告吧,心里总是堵得慌,像患了心理疾病一样。于是,她下定决心,从我做起,披露事实,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慢慢地她约见媒体,写书,分析自己怎样从怀疑到信任,从旁观到依赖,从盲从到主动,写下受骗的过程。
  这本书我没有看过,却十分欣赏心理学教授这个明智的行为。谁没有受过骗呢?许许多多的人都受过骗,小至买了一把菜,菜贩子把枯叶、烂叶夹在菜的中间;大的就像看倪萍、舒冬《等着我》的节目,里面披露的那些骗人拐卖人的骗子,做着那些惨无人道,丧尽天良的恶事,但我们很少人会拍案而起,更不会对形形色色的骗局大喝一声!我们更少人会主动的给自己洗脑,革别人的命一马当先,十分激昂,革自己的命,承认自己的笨,洗自己脑子的污垢,广东话叫“认衰仔”,那是万万不能的。
  那些形形色色的骗子,正是利用人们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幼稚,自己的无知,自己的软弱,自己的轻信,自己的贪念,自己一意孤行的表现,他们抓住这些弱点,四处出击,八方摇旗呐喊。他们或在网上交友,扮成一个成功的事业型人物,出手大方。一旦套住你,问你借钱,和你“合资”,要你的银行卡,把你洗劫一空,然后不见踪影。他们或系上领带,穿上西装,扮成专家,大谈楼盘地产投资的学问,分析走势,骗你的钱投资房产,搞得你买了那些外形像“止血贴”一样的房子,有价无市,回南天看着那些潮湿无比、夜晚没几盏灯火的“物业”,买主内心长吁短叹,人前却强作欢颜。而骗子的目的只有一个:能骗则骗,管他春夏与秋冬。
  现在不少读书人被骗去搞传销,有的大学毕业生居然去传销点当培训师,有的大学生上网找爱情,被骗财骗色,这些现象层出不穷,人们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原因并不复杂,是因为他们虽然书本知识读得很好,但社会这本书读得较差,他们不少人像是长在象牙塔里一样,只专不博,脱离生活,没有勇气主动去打破学校与社会之间的这道壁垒,怎么可能了解社会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特点呢?
  现在不少的骗子,已经变换手法了,不再打那些“猜猜我是谁”的电话了,也较少去“碰瓷”了,更不会用中英文写一张纸跪在马路边求捐款了,他们改头换面,男的像谦谦君子,女的像窈窕淑女,观颜察色,先小恩小惠,后血口大开,青面燎牙的嘴脸只是在关键时候才露出来。这些人,是很难防的,心理学教授被骗的这件事,是很好的例证。
  问了许多40多岁、50多岁的人,他们最担心的事情中,竟然把担心年纪大的父母“受骗”放在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可见他们的孝心中,带着沉重的忧虑。希望我们在城市管理中,除了做那些“朝阳大妈”都能胜任的事情外,还要有预见性、主动性,更要有责任感,盯住那些骗子,制约那些奸诈的骗子。一个教授可被“骗购”40多万元,假如这样的人有10个,100个,1000个呢?这数字是惊人的。在责任感这个问题上,我们都要向这位教授学习,敢于亮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