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碳水化合物管够”的治理陷阱

作者:谭保罗 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16 收藏

  一位朋友和我讨论一个关于地球人身材的问题。他说,在东南亚、拉美和非洲一些地方,虽然穷,但胖子往往很多,比欧洲、北美还多。
  我说,你这个观点就是个陈词滥调—穷人没有自控力,管不住嘴,所以穷和胖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富人呢,相反。
  以上这个观点,在中国人朋友圈流传相当广,一定程度催生了全民健身的潮流。作为一个讨厌心灵鸡汤的人,我认为这种和励志学相关的说法,的确有一定道理,但它可以击中普通人的软肋,却没有道出更深层次的一些原因。
  作为一个热衷于“政治经济分析法”的人,我给朋友讲了这样一个道理:国民性格(生活状态、身材都是性格的肉体化)和统治者的统治模式其实也是循环推动的,要么是良性循环,要么是恶性循环。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上,多数都是后者。
  这个问题,必须从人类的食物谈起。朋友,你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趋势?大航海时代以来,人类爆发大饥荒的频率越来越低。当然,某些特殊原因引发的饥荒除外。
  为什么?因为,随着马铃薯、番薯、玉米和香蕉等高淀粉、高产作物的全球传播和种植,人类获取最基本生存保障—碳水化合物的成本越来越低。
  这个农业的巨变,也导致了全球政治治理的巨变,即统治者要维护统治的成本,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低。这使得某些治理糟糕、经济极其落后的政权,竟能长期存续。
  中国人都很熟悉这句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其实,这话是有问题的。因为,老百姓多半都是贪生怕死的,揭竿而起,除非真的活不下去。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但多数人,怕疼。
  统治者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治理国家,一个底线是保证民众最基本的碳水化合物摄入需求。至于优质蛋白,民众根本不需要。只要保证这个需求,你怎么治理他们,怎么把治理失败的成本转嫁给他们(比如乱搞通胀,掠夺其财富),都不是问题。
  实际上,在很多落后国家,统治者的确是这么治理国家的。随着全球生产力的大发展特别是农业的进步,北美和乌克兰的沃野的粮食产出,实在是太多了。统治者只要从自己搜刮的收入中,拿出一点,进行福利支付,便足以让老百姓不挨饿。
  碳水化合物是最廉价的食物,也是最有效的对抗饥饿的利器。但是,“碳水化合物管够”的治理模式下,代价却是国民阶层晋级梦想的永远破灭。
  在东南亚、拉丁美洲和非洲的一些“相对富裕地区”,民众能歌善舞,个个都是乐天派,但正如我这位热爱旅行的朋友所发现的,这些地区的“肥胖问题”相当严重。
  另一个奇特的现象是,越是这一类国家,越是有这样一种倾向,即权贵、富豪和社会下层竟然会结成了一个“同盟”。而对手,却是中产阶层。很好笑吧?
  为什么会这样?首先,下层的选票多,选举热情高,他们选举出权贵、富豪的代言人担任行政、司法长官。后者则通过两个办法来维系对下层的转移支付,从而保证保证碳水化合物的供应。一个办法是资源性产业的国有化,另一个办法则是对中产和小企业主征收重税。
  征收重税,除了显性税,还有就是“通胀税”。所以,但凡这些经济落后国家,没有一个能逃脱饱受恶性通胀折磨的宿命。至于穷人,他们对通胀本身就不敏感,一是有国家的“生存补贴”,二是手中本身就没有余钱,难以“体验”通胀的痛感。
  一个社会,如果只存在吃民脂民膏的上层和吃低品质食物的下层两个阶层,而连接两者的中层却越来越被剥夺,越来越萎缩,那么,这个社会断然没有阶层流动希望的。当然,更没有经济崛起和技术进步的希望。
  碳水化合物管够,阶层晋级休想。这不是个别国家的故事,而是一不小心都可能陷入的治理陷阱。中国也当引以为戒。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