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第二季:弹劾特朗普?

特朗普意外解除科米职务引起广泛质疑,而一旦“科米备忘录”内容被证实,将是在任总统干预司法调查的直接证据。即便如此,特朗普被弹劾的可能性并不大。

作者:特约撰稿人 杜剑峰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27 收藏

  近来,一度冷却的“通俄门”再度成为美国新闻焦点,而且牵连“驸马爷”贾里德·库什纳也成为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目标,甚至总统本人都破天荒成为“泄露国家机密”的重要嫌疑人。当司法部突然任命特别检察官后,针对“俄罗斯干扰大选”的调查进入新阶段,“弹劾”开始在媒体相关讨论中被频繁提起。
  特朗普出访期间,媒体还不断爆出对白宫不利的一些新闻。比如,联邦调查局去年夏天掌握了俄罗斯试图通过特朗普身边幕僚来对其施加影响的材料;特朗普前国安顾问弗林引用“不得自证其罪”的宪法条款,拒绝接受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传唤;《华尔街日报》称,去年一名共和党顾问向黑客Guccifer 2.0索取民主党内部资料;路透社独家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去年4月至11月与俄罗斯官员及一些同克里姆林宫有密切关联的人员至少有18次未经披露的接触……

  完美风暴的开端
  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的指控,自去年11月大选之后便一直不断。麦克·弗林即因去年底私下与俄驻美大使频繁通话并隐瞒通话内容,而在就任总统国安助理24天后被迫辞职。
  弗林一年多前曾表示,他所有以私人名义的出国都“由美国企业出资”,实际上他2015年12月的莫斯科之行,是由俄外宣电视台“今日俄罗斯”出资的。当时该台的庆典晚宴上,弗林被安排坐在普京身边。
  不过,由于后续的调查一段时间内没有结论,加上特朗普4月7日对作为俄罗斯盟友的叙利亚当局动了手,媒体对“通俄门”的报道逐渐降温。
  但在5月8日后,一系列的事件使针对特朗普的“通俄”指控获得新生。同第一阶段相比,“通俄门”第二季的发展有如下特点:
  节奏快:从5月8日到17日,在不到10天里接连爆出多个丑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仅白宫应接不暇,美国公众都一时感到难以消化;
  内容新:5月之前,相关的调查主要针对大选前后俄罗斯政府对选举的干扰,尤其特朗普团队同俄方的接触,但是同新一轮丑闻相关的,更多是实时发生的事件;
  “自讨苦吃”:白宫最近的麻烦大多属于“主动失误”,并不是媒体翻出了什么陈年旧料;
  性质严重:针对白宫的这些指控如果坐实,“弹劾特朗普”可能真的会被提上日程。
  “通俄门”第二季的完美风暴,起于5月8日参议院听证会上,前司法部副部长萨莉·耶慈作证说,1月份她曾两次亲赴白宫,当面警告白宫法律顾问:弗林在涉俄事务上对副总统彭斯说了假话,俄罗斯有可能以此要挟弗林。
  根据耶慈证词中提供的时间线,白宫在获知弗林说谎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的情况下,又足足等待18天才要求其辞职。国安顾问有机会接触最敏感的情报,为什么白宫要等待这么久?即便是“需要经过细致调查完成相应程序”,为何这期间还让他参与特朗普同普京的通话?
  耶慈的证词,虽然会令外界继续质疑特朗普团队同俄罗斯的关系,但并没有提供什么“通俄”的切实证据;白宫固然因之面临一定压力,但证词的杀伤力非常有限。
  可是,特朗普本人却对这个听证会十分关注,在听证会结束后连发两条推特,称“通俄”指控是彻头彻尾的骗局,“什么时候这个用纳税人的钱资助的骗局才能结束?”

  从解职门到泄密门
  5月9日,听证会结束后24小时,白宫突然宣布解除詹姆斯·科米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的职务。宣布消息同时,白宫还公布了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写给白宫的一份备忘录,备忘录指责科米在处理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事件中失职,令公众丧失了对联邦调查局的信任。
  联邦调查局局长同其他政府阁员不同,属于非政治性职务,法律规定任期长达10年,这样的设定就是为了避免政党更替对司法调查的干扰。所以,虽然总统有权解除局长职务,但是历史上此前只有一次总统炒掉联邦调查局局长的先例—1993年,局长威廉姆·塞申斯因财务腐败而被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解职。
  科米是联邦调查局百年历史上第二个被总统解职的局长,而他又刚好是调查“通俄门”的关键人物!
  一石激起千层浪,面对记者们潮水般的质疑,白宫通讯团队疲于应付。在消息公布后48小时内,白宫对媒体的回应内容多次变动,前后矛盾。对“开除科米的理由”,“做出决定的时间线”,以及“是特朗普先决定开除科米,还是白宫根据司法部的建议采取行动”这些关键问题,白宫始终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5月11日,《纽约时报》刊文爆料说,科米身边的人吐露,特朗普在上任后曾邀请科米到白宫共进晚餐,进餐时特朗普要求科米保证对自己尽忠,而科米回应自己只能保证对总统以诚相待。
  5月15日,就在媒体热议特朗普是否因试图干扰“通俄门”调查而炒掉科米时,《华盛顿邮报》再爆大料:特朗普在同俄罗斯外长会见时,向其吐露了机密反恐情报,而这个情报是由盟国分享给美国的,特朗普在向俄罗斯报信时,并未得到该盟国(后证实是以色列)的许可。据媒体报道,特朗普向俄方泄露的情报属于绝密级别,其内容可能会令前方的情报人员面临生命危险。
  科米被炒后,“弹劾”就开始不断被人提起,“椭圆形办公室内泄密”更是火上浇油,令弹劾的声浪骤然提高。
  “邮报”爆料的文章上线后数小时,就有相关文章指出,由于法律规定美国总统有权对任何情报进行解密,所以特朗普即使向俄方吐露了绝密信息,也不能因“泄密”获罪;但是相关分析同时指出,在这样重大敏感的事务上如此不小心,令人对特朗普能否胜任总统一职产生疑虑,而特朗普是否在这一事故中违背了“保卫宪法”的总统誓言,比他是否违法更值得关注。
  白宫全员出动,试图反击“邮报”的指控。国家安全顾问H. R. 麦克马斯特一再向媒体强调,总统没有泄露任何敏感信息;参加会见俄方代表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也称,“泄密”之说是无稽之谈,美俄双方所交换的都是可以从媒体报道中获得的公开信息。但这种“搪塞”无法堵住悠悠之口。

  总统干预司法调查?
  5月16日,就在全美上下还因“总统泄密”而瞠目结舌的时候,《纽约时报》再爆重量级新闻,称被炒的科米手中掌握一系列备忘录,详细记载了他同特朗普过往的一些交谈内容。报道称,“科米备忘录”显示,在2月14日于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一次会谈中,特朗普要求他停止对弗林的调查;此前一天,弗林刚刚辞职。
  特朗普意外解除科米职务引起广泛质疑,而一旦“科米备忘录”内容被证实,将是在任总统干预司法调查的直接证据。要知道,美国上一个被坐实干预司法调查的总统,是理查德·尼克松。
  5月17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为特别检察官,负责对俄罗斯干扰2016年总统大选一事进行独立调查。
  此前,参众两院均有多个委员会分别在对“通俄门”进行调查,但是因为目前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均为共和党把持,主持“通俄门”调查的各委员会主席均由共和党议员担任,所以民主党一直抗议相关的调查进展缓慢,过于敷衍。而在5月份之前,由于相关调查没有新的发现,来自媒体和公众的压力也比较小,所以国会共和党对加大调查力度、任命特别检察官的呼声,一直不予理睬。
  但是在一连串巨型爆料来袭的情况下,任命特别检察官进行独立调查,就变得势在必行了。一些媒体报道,同特朗普关系紧密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因为竞选期间同俄罗斯官员有过会谈,所以在“通俄门”事件中已经正式回避相关的调查工作;而无论塞申斯本人还是白宫,都是在罗森斯坦签署特别检察官的委任状之前半个小时,才获知此事。
  从5月8日耶慈作证,到5月17日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这期间“开除科米”、“椭圆形办公室泄密”、“科米备忘录”等风波接踵而至,其中单独一项都足以令任何美国总统陷入长达数月的麻烦,而这一切竟然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连续发生!
  针对“通俄门”的调查不仅进入了新阶段,而且调查内容也在“俄罗斯如何干扰美国大选”和“特朗普团队是否在选举中同俄罗斯共谋合作”之外,又加入了一项极具杀伤力的“总统是否干预司法”。

  被弹劾的可能性不大
  在“通俄门”进入第二季之后,最令人关注的问题无疑是“特朗普会被弹劾吗?”目前看,尽管白宫危机重重,但特朗普被弹劾的可能性并不大。
  主要原因是,弹劾总统的门槛很高,在众议院多数投票同意弹劾后,需要参议院2/3的绝对多数支持,才能使弹劾生效。而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目前掌控参众两院,且在明年中期选举中,参议院面临换届的席位多数位于共和党选民占优势的州,民主党翻盘参议院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即使弹劾程序启动并在众议院过关,参议院也不会有足够的共和党议员倒戈。
  不过,“通俄门”持续发酵,使特朗普从胜选所获的政治资本和民望消耗甚大。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跌至四成,认为他曾经“通俄”的人群比例则不断上升。缺乏民意后盾,国会议员们就没有动力站到总统的身边,去支持白宫的大政方针 ;鉴于总统威望下降,白宫想要推动任何大型的法案,都是难上加难。
  “通俄门”情节发展步步惊心,另一个副作用是吸引了媒体大部分的注意力。特朗普政府计划中的“税改”、“医改”加“万亿基建”的一系列施政举措,白宫有机会介绍,媒体也无暇报道。“通俄门”调查不结束,白宫的施政就会处于局部宕机状态。
  另外,在“弹劾”声不绝于耳的背景下,民主党虽然不能在短时间得偿所愿,却可以在中期选举时,用“弹劾总统”吸引本党选民出门投票,大大增加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的希望。而一旦共和党失去同时掌控两院的“双保险”,在目前华盛顿缺乏合作精神的大环境下,基本可以确定特朗普任内将难有作为;民主党在弹劾无望的情况下,也会尽全力将“弹劾”作为特朗普任期最后两年的华府主旋律。
  在丑闻的风口浪尖上,特朗普开启任内首次外访之旅,一路上在中东和欧洲受到热情接待;他本人也颇为自控,没有因发推特或者一些出格言论引发更多争议,美国媒体也罕见地对他的出访进行了相对正面的报道。
  但是,在特朗普于阵亡将士纪念日假期返回美国后,短暂的媒体蜜月将迅速结束,舆论将再次聚焦到“通俄门”及相关丑闻上。所以不奇怪,特朗普刚回国,白宫新闻主任就挂冠而去。有网络传闻称,美国政府可能会在短期内展开对朝鲜的军事打击。但是即便对朝开战,也只能为白宫赢得短暂喘息之机;烽烟消散之后,特朗普仍然要面临“通俄门”调查的残酷现实。
  历史上尼克松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老布什在海湾打了漂亮的胜仗,但是最终都因内政问题而黯然去职。特朗普也一样,无论在外交上获得多大成果,仍然需要过“通俄门”这一关。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