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败“打老虎”新动向

作者: 赵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30 收藏

  最近一个多月,反腐败当中涉及到“老虎”的信息变得相对密集起来,中纪委相关通报不仅措辞严厉,并且隐约透露出反腐败的一些新动向。
  我们先看一看通报中的表述。
  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被开除党籍和移送司法:陈树隆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政治上攀附、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
  上海市原检察长陈旭被开除党籍和移送司法:陈旭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和社会公平正义,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系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
  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被双开和移送司法:卢恩光价值观念严重扭曲,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和选人用人制度,破坏了相关地方和单位的政治生态。
  全国政协原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被双开和移送司法:孙怀山身为中央委员,政治上对党不忠诚,经济上贪婪。
  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虞海燕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
  此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也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由监察部报国务院批准给予其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即“断崖式降级”)。
  再结合中纪委相关通报的对于具体事由的表述,可以看出,反腐败的“政治性”越来越强。这里说的“政治性”不是说反腐败是政治斗争,这种谬论已经驳斥过了。“政治性”主要是说腐败尤其是“老虎”级别的腐败,具有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混杂、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交织的突出特点。
  “老虎”搞腐败的最大危害,不仅仅是谋取私利,更严重的是对政治生态的破坏。就像前述通报内容中说的“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和社会公平正义”、“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和选人用人制度”、“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所以,5个案例的通报中基本都有“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甚至是“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这样的表述。
  从纪委的角度来说,这也说明,简单的把纪委的职能理解为查案子有很大的偏差,纪委的定位是监督执纪问责,纪委的纪律审查是党内审查。就像中央巡视是政治巡视而不是业务巡视一样。
  中纪委“打老虎”政治性的进一步凸显,说明反腐败最终是落脚到重塑政治生态这个治本性问题上。所以,这个阶段的打老虎,选择的典型一定出现在政治生态被严重破坏的领域或者地方,比如跑官要官、带病提拔、培植私人势力、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等等。还比如“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现象,最近中央第二巡视组“回头看”的反馈中,亦涉及到了企业、地方经济数据造假问题。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前述5个案例的通报,无一例外都出现了“对抗组织审查”的表述。这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反腐败“打老虎”的政治性。现在的反腐败越来越是两种政治生态法则的较量。“老虎”作为劣质政治生态的受益者和制造者,作为劣质政治生态的人格化代表,“对抗组织审查”的表现,反映的正是两种政治生态法则较量的激烈程度。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中央强调反腐败要“一篙不松劲”,正是因为现在某种程度上反腐败正是吃劲的时候。越是触及到政治生态的深层次问题,反腐败面临的利益和权力关系就会越复杂。这个时候,反腐败真的是不进则退。
  而在十九大前的地方换届过程中,反腐败政治性的凸显也是为了“严明组织人事纪律,对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坚决不放过,对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决不姑息”。
  这也预示着,反腐败必将持续深入进行,不可能如一些人想象的那样“缓一缓”等等。反腐败当然会有自己的节奏。一段时间内,可能某些省份或者党政部门反腐败势头在外人看来,不是那么有力度。但这其实是一种假象。正如中央早就指出过的那样,天涯无净土,各地区各部门只有问题多与少的区别,没有没问题的。如果以为可以躲过风头或者搞层层压力递减,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一个过去看似波澜不惊的地方出现了反腐风暴,那也不必感到奇怪。
  比如,中央和国家机关在党和国家治理体系中权力集中、地位重要,号称“中枢”。从最近一个多月的中央国家机关纪检组织聚焦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推进会、中央国家机关警示教育会等透露出的信息看,“中枢”作为各个领域、系统的领导者,自身亦面临着亟待解决的“灯下黑”问题。
  根据公开的数字,2016年,中央国家机关各级纪检组织受理信访举报22459件次,比2015年增长302%;处置问题线索3428件,处分党员607名,比2015年增加119.9%。为此,中央国家机关纪工委对通过“大起底”梳理出来的500余件问题线索进行了交办;并向直属单位纪检组织交办一批线索,传导压力,强化震慑。同时,纪工委亦在推动在中央和国家机关构建起纪检组织体系,即做到机关纪委有独立办事机构、有专职纪委书记(副书记)、有专职纪检干部,下属单位有纪检组织和人员,等等。
  前述5个“老虎”案例中,涉及到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就有两个。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在通报中被指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而全国政协原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在通报中被指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搞团团伙伙。
  其实,对中央和国家机关巡视和派驻监督的“两个全覆盖”本身就是政治性极强的举措,因为这是国家监察体制的重大政治改革的必要一步。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