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场”还是“红与黑”?

作者:谭保罗 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30 收藏

  某种意义上讲,金融圈和娱乐圈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颜值都很重要,再比如那个“什么”。
  5月底,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用微信对一位刚毕业的女子说:“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翻译过来,意思是:“想潜规则你,干不干?”这位女子是一位有志于金融业的有志青年。
  这件事被好事者爆料,在金融圈传为笑谈。有观点颇为三观不正,比如认为这是金融圈通行规则,都是老江湖,事情约定俗成,只是这位老兄太鲁莽,马失前蹄,实在可惜。
  但更多人都还是有正义感的。有的抨击男主角“渣男”。还有的,嘲笑他顶个投行专门吓唬人的头衔,比如什么“董事总经理”,其实在江湖上根本不算个啥,没有资格勾兑上流阶层的贵妇,而只能吓唬刚毕业的女青年。
  这家证券公司曾是中国最有背景的一家,在那个特殊的国企改革年代,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型国企上市过程,它都是主承销商,承销费和佣金拿到手软。后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家公司衰落了,拿到项目越来越难。但作为知名公司,道德底线还是有的。最后,这位分析师被开除了。
  这件事的关键字—“名利场”,注定会成为中国金融业的一个典故。它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
  其实,在任何行业,对出身普通、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人生就是一场阶层的攀爬大竞技,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方面,两本书流传甚广,一是《名利场》,二是《红与黑》。
  《名利场》是英国人萨克雷的成名之作,讲的是一个平民女孩夏蓓小姐的阶层攀爬故事。她靠着姿色,嫁入上流社会,一步步逼近人生梦想,无奈最后黄粱一梦。
  《红与黑》则是法国人司汤达的书,讲的是平民子弟于连的奋斗故事。他有着秀气的外貌,出色的口才,过目不忘,讨人喜爱,让上流贵妇乐不思蜀。最后,距离登顶只有一步之遥时,却丧失了性命。
  当前,很多中国人都有着所谓阶层固化的焦虑,所以这两本书的故事在中国非常有市场。尤其是后者,心灵鸡汤长期引用它来隐射现实的案例,比方说,那位全国知名的青壮年男主持,还有一些地产大佬,他们都被看成是利用非正式或正式的男女关系作为阶层晋级的阶梯。
  我认为,这些心灵鸡汤价值不大,热爱思考的朋友特别是《南风窗》的读者,不妨回到这两本原著的本身,提出一个大问题。
  这个问题是,为什么英国人的书是讲女人攀爬,而法国人的书是讲男人攀爬呢?这个问题太棒了,却少有人深究。它背后是国家治理的隐秘线索—这个社会是分权,还是集权?
  英国人在中国宋朝的时候,就搞出了大宪章,社会一直是分权的,但法国却是个相对集权的国家。实际上,如果你真的读过托克维尔的书,你就不会怀疑我的这个观点。
  在分权的社会,上流社会的男性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财富优势,另外由于王权受限,私有产权保护极好。因此,对于男性来说,阶层长期都是封闭的。所以,美颜的平民女子天生就野心勃勃,成天都想着抛弃同阶层的男性,通过婚嫁改变命运—在任何国家,荷尔蒙无处发泄的文学青年都热衷描述这样的故事,不是吗?
  集权的国家则不然。当一个男性作为权力拥有者,他会过度地掌控公共资源,这会产生一种“权力外溢”效应。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我的权力太大,我自己用不完,老婆、情人,还有家人都可以用。反正,我花的钱,耗费的资源都是别人买单。于连这样的小情人也时常得以雨露均沾。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