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逆向选择

作者:谭保罗 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7-27 收藏

  前不久,有消息说,94岁的大物理学家杨振宁留下了关于财产分割的“遗嘱”。
  根据“遗嘱”,陪伴杨振宁(1922年生)13年的妻子翁帆(1976年生),在遗产分配里只得到一套别墅的“生前使用权”,产权还属于清华大学,而杨振宁和已故前妻杜致礼的三个子女将获得现金资产。
  这份“遗嘱”并未得到当事人的证实。有消息说,这是一个谣言。因为,翁帆把大好的年轻时光陪伴杨振宁教授,不会只得到这点“补偿”。
  “遗嘱”真伪如何?对涉及当事人隐私的事情,只要没有被本人证实,我们就应该善意地认为它是个“谣言”。
  “遗嘱”的真正价值,在于它提供了一个关于婚姻的金融学释义—婚姻的“市场”,和金融市场一样,一桩“交易”最重要的是避免“逆向选择”。
  什么是逆向选择?它说的是金融市场中,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比如,在一桩债务合约的达成过程中,资金的融出方无法完全了解融入方的所有信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个骗子,会不会按时还本付息。
  而且,越是骗子,越是敢于支付高利息,来引诱融出方放款。而有实力的、诚信的借款人由于不愿意开出高利息,借不了多少款,甚至借不到。最后往往是骗子反而能够最快、最多的借到钱。这就是“逆向选择”。
  在商业保险中,逆向选择更为典型。因为,只有那些真正有危险的财产、身体很差的人才会更积极地投保。显然,只要有金融市场,逆向选择便无法避免,但可以通过金融机构不断专业化的方式,降低它成为现实的概率。
  在婚姻“市场”,逆向选择同样存在,这在上流阶层的婚配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一位中国前首富就曾半开玩笑地告诉媒体,他的女儿30岁了还没有男朋友,就是怕“心术不正”的人追求她,爱她的钱,等女婿羽翼丰满,却对她不好。
  前首富的这个逻辑很容易理解,我们假定这样一个简单的模型:两位上流社会的适龄男子,一位叫做高虎帅,一位叫做潘吕邓,他们同时来面对公众征婚。
  高虎帅比较简单粗暴,他在征婚信息中说,自己有一架和王思聪一样的私人飞机。而潘吕邓则比较含蓄,他说自己是个普通年轻人,宅男、码农和文青,但家境殷实,能为婚姻提供必要的物质保证。一年差不多一次吧,会去巴黎喂鸽子。
  在这个模型中,高虎帅的征婚可能会遭遇双重的逆向选择。第一重逆向选择是最常见的,即野心很大、心术不正的女子可能去找他,但一山看比一山高。结婚之后,逆向选择告一段落,但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另一个麻烦—道德风险又出现了。道德风险,我们这里暂不讨论。
  高虎帅征婚面临的第二重逆向选择是,看到消息的女青年很可能担心自己被逆向选择了。
  她们担心,高虎帅可能根本就不是高富帅,是假的,没有富人会这样征婚。一定是这人,想征个白富美回家,最后等“生米做成熟饭”才露馅儿,越是骗子,越是露富求偶。所以,好姑娘都不去应征高虎帅。
  显然,潘吕邓的征婚远比高虎帅要科学得多,他应该有更大几率找到满意的配偶。这是一个极端,有些荒诞的模型,但它说明了问题的本质。
  高富帅、白富美并没有那么重要,自然而然等待那份缘分就好。婚姻不一定要有物质基础,但物质基础的确要紧。尤其是房价暴涨,一次婚姻的不慎,便可能导致数十年阶层攀爬的努力付之东流。
  实际上,随着中国的城市化不断深化,人员流动的频繁,婚姻“市场”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正在逐步解决。从目前来看,“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概率的确是越来越低了。
  扯了这么多,最后回到“杨振宁遗嘱”这个传言。在我看来,如果杨振宁和翁帆都是理性人,即便翁帆私下分到了大笔现金和巨额房产,那么也最好不要对外公布。因为,对一位40多岁的“大佬遗孀”来说,身处某些汇聚各路吹牛大神的城市,她太容易遭遇婚姻市场的“逆向选择”了。
  这下,你是不是明白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