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拐点

2017年,世界经济开始复苏,但这复苏,是如此的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

作者:本刊记者 杨军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7-27 收藏

  随着欧洲经济逐渐走出低谷,日本也宣布在年底会考虑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世界经济终于走出了金融危机,开始了新的周期。
  在这一漫长的危机中,几乎世界上所有主要的经济体都采取了一轮又一轮的量化宽松政策,当危机过后,这些经济体如何退出危机政策,回收流动性,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是一个难题。
  在北京时间7月13日凌晨公布的美国6月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的纪要中,可以看到美联储官员关于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讨论。
  从2016年初,关于全球经济何时复苏的讨论就一波又一波,到现在,大部分声音似乎已经逐渐统一,那就是,2017年,世界经济将走过拐点,实现真正的复苏。
 
  脆弱的复苏
  自从2007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便进入了漫长的衰退期,迟迟不见复苏。经济学家指出了存在的各种问题和市场失败,比如分配不公、人口老龄化、监管不力、科技创新不足、保守主义抬头等等。
  终于,全球经济的日益复苏开始变得显而易见,今年6月份,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一些主要经济指标向好,连轻奢品的销售都利润大涨,两大主要经济体—中国和美国的经济都很提振全球信心。尽管哈佛大学的调查结果显示,可能要到8年后居民收入水平才会回到危机之前的水平,但显然,世界经济终于走出了谷底,开始了复苏之路。只不过,这复苏之路并不会是一条坦途。
  美国是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引发者,所以它的发展一直早于其他经济体,虽然全球经济已经基本企稳,但只有美国经济已经有了近三年的良好发展。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都在努力回归正常化,但显然,相对于美国,其他经济体还没有做好准备。
  对于美国以外的经济体来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欧洲央行还在讨论是延长购债计划还是开始缩减购债,之前为了刺激经济,欧洲央行推出2.3万亿欧元的购债计划,原计划是今年底结束。因为欧洲经济通胀尚没有复苏,本来欧洲央行还在讨论是否可将购债计划延续到明年。美联储缩表,欧洲央行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
  英国央行更是处于一个两难境地,脱欧加大了英国金融成本,目前虽然通胀率上升,但政局不稳,工资增长缓慢,因而鹰派力主加息,但复杂的退欧进程,让英国不敢经易决策。
  最难的是日本,是发达经济体中唯一经济尚未复苏的,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达到GDP的90%,但通胀率仍远低于2%,最近公布的通胀率又大大下降,远低于预期。对日本来说,在如此大的负债规模之下,不得不收紧政策,但过低的通胀率,又导致目前不可能收紧政策。美联储缩表对日本经济无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新兴市场来说,压力恐怕更大。仅仅去年一年,新兴经济体的总债务就增长了3万亿美元,美联储缩表,新兴经济体的债务问题更将成为众矢之的。中国的债务近年增长也很快,美联储缩表,将引发美元升值,债务成本大大提高。中国之外,加拿大、俄罗斯、韩国、土耳其等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
  2017年,世界经济开始复苏,但这复苏,是如此的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经济学家认为,2017年下半年,世界经济将呈现弱复苏状态。
 
  美国的政策
  对世界经济影响最大的,当然还是美国经济。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本就给美国经济带来重重隐忧,而现在,美联储更是将有大动作。这两年,美联储的每一次加息都牵动着全球的神经,而更让业内人士心惊肉跳的,是美联储早晚会开始缩表。自从2015年12月美国启动金融危机后的首次加息以来,已经累计加息4次。6月14日,美联储在宣布今年内第二次加息的同时,正式公布了缩表计划,并表示会“相对较快”执行。随后,业内人士纷纷发表意见,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美联储缩表计划肯定会在今年年内开始执行。这一时间表似乎早于很多业内人士的预期,更是比高盛的预测足足早了半年。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约900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6%,为了应对危机,美联储大规模购债,到2014年经济企稳的时候,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为4.5万亿美元。到目前还基本维持在这一水平,约相当于美国GDP的23%。所谓缩表,就是缩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高盛认为缩表后的规模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小规模情景,占GDP比例约为11%,另一种是较大规模情景,会占到GDP的15.5%。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可以看到,美联储缩表的幅度都比较大。
  长期的过度宽松政策会导致经济过热,催生资产泡沫,走出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缩表,是美国经济企稳后退出量化宽松的自然选择,也可以为下次危机时扩表预留空间。这次缩表美联储选择了非常温和的方式,并不直接出售债务,而是通过债券到期后不再投资的方式逐渐消减,而且起始规模很小,需要一年的时间才会达到最高限额。耶伦明确表示,不会设一个缩表的终点时间,也就是说,美联储会根据市场反应调整缩表速度。一般认为这个时间不会短于三年。
  美联储缩表是必然的,但时机的选择却在经济因素之外有着政治因素,正是政治因素,导致美联储缩表的计划早于普遍预期。
  共和党议员一直抨击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认为这一计划让前总统奥巴马更容易运作赤字。显然美联储希望通过尽快缩表平息部分批评,确保其政治独立性。
  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一直和特朗普针锋相对,完全不买他的账,但因为任期未满,特朗普无权撤掉耶伦。耶伦的主席任期明年2月到期,届时特朗普肯定会提名认同他政策的人担任新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卸任之前设置好一个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框架,可以将金融市场面临的不确定性降到最低,让整个过渡的过程更平稳。
  基于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缩表开始的时间点可能会在今年的9月或者10月。但美联储的缩表时间点也受到了一些质疑,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的通胀疲软,紧缩政策会导致经济进一步增速放缓。如果耶伦任期再长一些,也许缩表计划的实施会更晚一些。
  市场对美联储缩表的反应远比加息要大,2013年的时候,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仅仅是提出说美联储正在考虑缩表计划,金融市场就一片恐慌,长期利率大幅上涨,美国脆弱的房地产业再受冲击,新兴市场则遭遇严重的资本外逃。
  虽然耶伦在公布缩表计划的同时表示“会尽量避免给市场造成压力,让市场能够对这个逐步推进的、可预计的计划进行适应和调整。”但美联储缩表可能带来的风险仍不能小觑,美联储历次实施紧缩货币政策,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引发新兴经济体出现金融危机。中国一直在整顿金融,避免金融风险,美联储缩表则给中国的金融安全增加了新的风险。无论美联储怎么操作,对金融市场的冲击是无法完全避免的。
  尽管在6月27日,耶伦在和英国社会科学院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就全球经济事务座谈的时候,明确表示金融和银行安全度已经大大提高,“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不会重演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显然,她说的只是美国的金融安全,而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这次美联储缩表,已经面临着金融危机的风险。但无论如何,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又是每一个经济体必须而对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