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亲俄”努力遭重创

特朗普以个人的名义向俄罗斯示好,美国国会则以国家的名义说不。

作者:高级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8-09 收藏
  特朗普以个人的名义向俄罗斯示好,美国国会则以国家的名义说不。
  7月27日,美国参议院以98票对2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一项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新制裁法案。25日,该法案已经在众议院,同样以压倒性多数(419票对3票)获得通过。很快,这份法案将被送到特朗普的办公桌上,由他签字后正式成为法律。
  最终,特朗普将以复杂、沉重的心情在该法案上签字。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有权否决国会提交的法案。但只要参议院以三分之二多数,或众议院以四分之三多数,都可以推翻总统的否决,法案同样可以成为法律。参众两院的投票结果意味着,特朗普再不情愿,这个字也不得不签。
  这份法案,重申了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俄罗斯能源、军工、银行等行业的制裁,以及针对俄干预美国大选而实施的新制裁。但该法案对特朗普最大的打击在于,它授权国会,评估美国行政部门修改和解除针对这三个国家制裁的任何条款。也就是说,特朗普已经被国会解除了松动和解除对俄制裁的权力,其对俄外交的权力很大程度上被架空。
  据美国媒体报道,7月6日,白宫曾派财政部负责监控对外制裁的高官赴国会沟通,希望能修改该法案中的几个关键条款。但白宫的“通融”请求遭到了国会的拒绝。不仅如此,当时众议院还想加紧投票表决,希望赶在7月8日特朗普与普京在德国G20峰会会面前,把该法案提交他签字。由于日程安排原因,让特朗普左右为难的一幕没有提前上演。
  这项法案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制裁法案。从美国对外制裁这个角度来说,该法案预示着总统与国会之间权力的此消彼长。美国对外制裁的实施主体主要是白宫和国会。其中,总统可以以行政令实施或者解除对外制裁,这类制裁国会无权过问。同时,国会也可以不经过白宫单独实施对外制裁,总统无权干涉。
  美国现有针对俄罗斯的制裁,绝大多数都是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总统行政令签发的。也就是说,特朗普本来是有权撤销的。但这项法案一旦成为法律,特朗普就算“自废武功”了。
  历史地看,白宫与国会在权力上的你争我夺并非不正常,但总体来说相对稳定,而且变动幅度并不大。特朗普总统,以及因他而生的“通俄门”丑闻,正在促发美国行政部门与立法部门之间的权力位移。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项法案与其说在制裁俄罗斯,不如说在“制裁”特朗普。尤为关键的是,这项给总统“削权”的法案,发生在国会参众两院,都被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掌控的背景下。这说明特朗普的对俄外交,遭到了共和、民主两党的共同狙击。
  2018年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美国民意因“通俄门”而恶化的对俄观感,将使共和党绝无可能在对俄外交上“配合”特朗普。
  经济制裁重创了俄罗斯经济,GDP已连续三年负增长。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亲俄”的特朗普,最为紧迫同时也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让美国解除对俄的制裁。这项法案意味着,特朗普“贬值”了。
  7月26日,也就是法案在参议院表决的前一天,美国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接受媒体采访,称根据中情局的评估,虽然中国、俄罗斯和伊朗都对美国构成重大挑战,但中国的威胁最大。他还表示,美国最近对俄罗斯的担忧情绪,分散了美国应对中国威胁的注意力,美国应把更多精力放在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上。 
  蓬佩奥是特朗普的心腹,据说他每天都面见特朗普汇报工作。这个时候抛出“中国威胁论”,是蓬佩奥“一心护主”,还是特朗普“围魏救赵”?或许两者兼有。但在“通俄门”持续发酵的背景下,这些似乎都不再重要。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