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克利:我现在倾向于和平主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8-11 收藏
Q&A
N-南风窗
F -冯克利
 
  N:处女译作《民主新论》奠定了你翻译作品的主基调,什么原因做了这个翻译?
  F:译《民主新论》,一是因为它写得好,二是它与我的一些想法很吻合,但是它表述得比我好得多。
  历来言说民主者如过江之鲫,萨托利这部洋洋40余万言的大作有何新意?用萨托利自己的话说,他是要去清理一下民主学说这间老房子,因为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已使它残破不堪了。他一番苦心孤诣,要让民主这个概念恢复其本来的面貌,使民主下的西方人莫再像60年代那样自毁家财。但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至今并无自毁的资格,我们的任务只是去建,  而建就需要蓝图。从这个意义上说,萨托利要还民主以本来面目的努力,对西方人和我们的价值是一样的。
  N:你现在也关注法治,翻译的作品中,有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心理学、法学,怎么对待别人会说你“不精、不专”?
  F:翻译这些书,也是在给中国学习西方文明补课。过去我们戴着眼罩看世界,眼罩屏蔽了某些东西,我将它们还原回来。如果我们觉得西方值得学习,那就应该储备更多的精华,甚至是未必今后10年、20年用得到的东西。我一直对法治感兴趣,而且中国的公法是很欠缺的,公法是规范国家的,中国在这一点上远远不如西方。但是西方法治的生成过程也非常曲折、复杂,才上升到了现在的状况。
  N:有一种说法认为,你在阅读、翻译、传播的过程中,也完成了自己思想体系的变化,由曾经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到自由主义再到保守主义,你认同这样的观点吗?
  F:我现在不希望用一些“主义”来形容自己,对保守主义都还有保留。因为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而现代社会之所以成长起来是前意识形态的结果,那时候这个社会还没有意识形态化的时候,现代社会的基本组织、管理、原则就已经成形了。所以我最近这几年比较关心的是“前近代”和“近代早期”,也就是12世纪到17世纪这段时间。我们现在总是在问,社会最好的治理方式是什么?实际上,在前近代或者中世纪后期能找到非常好的著作以及案例,但那不是一个意识形态化的社会。那时候的人们主要靠习惯活着。
  如果非要套上什么主义,我现在倾向于和平主义。和平是一个中性词,我想一个社会如果是暴力、强制非常少的状态,它就是一个和平的社会。
  但是有一个前提一定不能放弃:就是尽可能少的暴力,尽可能少的强制;人们大部分的交往和社会生活,绝大部分行为都是出于自愿;暴力减少到最低程度,暴力运用唯一的必要就是维护和平。
  现在的社会还是暴力太多,强拆、冤假错案,因为不公平而生的社会群体性事件等等,还有网络暴力等等。
  N:为什么会认为保守主义在中国被忽略?
  F:中国近现代史上,主流思想是进步主义、理性主义,在很多时候还表现为激进主义。在这种大的时代背景和思想潮流下,保守主义就很容易被忽略。当时人们给这个社会的前途、出路开出来的药方中,保守主义就不是一个选项。他们都认为保守主义不是一个理论,他们更多认为保守主义抱残守缺、故步自封,与时代的进步相脱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如果说保守主义受到重视也不太正常。
  有时开会、吃饭,聊起思想话题,绝大部分的学者,包括社会影响力比较大的学者,他们对保守主义了解得也非常少。他们身上其实表现出了很多保守主义的特质,但是他们不知道。
  我最近做保守主义方面的丛书,它的必要性就是丰富我们认识社会、治理社会的思想资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补充。说到这里感觉挺不幸的。但我也只是做了一些初步的介绍性工作,我自己也没有很深入的研究。如果未来几年有时间的话,我会更深入、更细致地做一些研究,讨论保守主义对于中国现代发展的重要意义。
  N:你认为保守主义何时能被正常关注?
  F:预测未来比较麻烦。关于社会应该怎么演化,沿着哪个方向演化,是不是对的,我有点把握,速度的快慢另说;至于是不是这样演化,我毫无把握。
  有一点可以肯定,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过分地变革、庞大的结构性变革不是好事的时候,他们对保守主义就会越来越认同。保守主义肯定不是抗拒变革,相反保守主义非常擅长变革,只是变革的方式、方法、时机怎么选择,全是一些技术性问题。保守主义很难成理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不愿叫它保守主义,更愿意叫它“保守的技艺”。
  有人认为保守主义没有什么理论,其实这不是批评保守主义,这恰恰是保守主义的优点。因为保守主义抗拒用理论治理社会。如果有理论了,就不叫保守主义了。保守主义者永远写不出像罗尔斯《正义论》那样的书。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