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鸠摩罗什

罗什讲经,观听者众,他自己说,比如莲花出于污泥,你们就欣赏莲花好了,不要在意污泥。自比污浊的烂泥,但是,说出来的佛法则是清净的。
 
作者: 张国刚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日期:2017-08-11 收藏
罗什讲经,观听者众,他自己说,比如莲花出于污泥,你们就欣赏莲花好了,不要在意污泥。自比污浊的烂泥,但是,说出来的佛法则是清净的。
 
 
  印度佛教在两汉之际,沿着“一带一路”传入中国内地。佛典翻译是中印文化交流中最重要的一环。佛典翻译大体有三个历史阶段。汉代安世高、支娄迦谶等的译经是第一个时期,称之为古典翻译时期。鸠摩罗什(344-413)是第二个时期。玄奘则是第三个时期。
  鸠摩罗什出身于印度一个名门望族家庭。他父亲鸠摩炎放弃族邦相位来到新疆地区,娶了龟兹(今新疆库车)国王的妹妹耆婆为妻子。耆婆面上有一颗红痣,据说这是可以生育出智慧之子的吉祥象征。儿童时代的鸠摩罗什确实聪颖异常,半岁能说话,5岁认字,博闻强记。7 岁随母亲出家做小沙弥,每日就可以背诵三万二千言的佛典。9 岁的罗什被母亲带往罽宾求学,罽宾国位于今阿富汗喀布尔河口中下游之间的河谷平原,是佛学圣地。
  罗什跟随名师学习,学业日益精进,可以背诵四百万言的佛典。他曾奉王旨与外道辩论,赢得赞赏。13 岁时,罗什又回到了龟兹。期间在疏勒停留一年,并由研习小乘转变为研习大乘佛教经典。他的佛学造诣已经名震整个西域了。曾有高人预言,如果鸠摩罗什36 岁前没有破处,将成为第二个佛陀。
  回到龟兹之后,鸠摩罗什在20 岁接受具足戒。母亲叮嘱他,大乘佛教一定要在中国(指内地)弘扬,这将利益东土众生,却未必对你有益处。鸠摩罗什毅然以佛法流行东土为己任,说只求普度众生,即使自己遭受地狱煎熬,也义无反顾。研究者认为,促成母亲与儿子这段信誓旦旦对话的背后,颇有玄机。那就是罗什实际上已经破戒,对象就是龟兹王国的公主。破戒之身,不能成佛,罗什的回答正是以菩萨行道的誓言。菩萨就是在人世间弘扬佛法,普度众生。
  罗什在龟兹生活了20 年,其盛名也传到了汉地。382 年,淝水之战前一年。前秦天王苻坚派大将氐族人吕光攻灭龟兹,虏得鸠摩罗什。淝水之战苻坚失败,前秦崩溃,吕光遂割据凉州(今甘肃武威市),建立后凉政权,尊鸠摩罗什为国师(政治顾问),罗什在此滞留十六、七年。吕光出兵打仗,每每咨询罗什,犹如佛图澄之在后赵一般。当然,这段经历,对于罗什修习汉语言,无疑有极大的帮助。401 年,后秦姚兴灭后凉吕氏政权,又将罗什劫持到长安,从此开始了他在长安的译经事业。
  关于罗什是“花和尚”的记事,大多推在吕光身上,说吕光灭龟兹国,逼迫罗什与龟兹国公主成其好事,以便留下聪明的子嗣。也有人推给姚兴,《出三藏记·罗什传》说,姚兴给歌伎十名,“逼令受之”,不可使法种无嗣。《晋书·鸠摩罗什传》还说是罗什自己说肩上有二小儿在攀爬,思有妇人,于是姚兴送去宫人,一交而生得二子。
  罗什还为自己“蓄室”之事作出辩解。其实,十六国时期的西域或内地,佛教戒律未必就十分完备。“花和尚”的事件所在多有。罗什讲经,观听者众,他自己说,比如莲花出于污泥,你们就欣赏莲花好了,不要在意污泥。自比污浊的烂泥,但是,说出来的佛法则是清净的。
  罗什在佛教翻译上的贡献巨大。印度大乘佛教有两大派别,一为中观学派,又称“大乘空宗”,一为瑜伽行派,又称“唯识学派”或“大乘有宗”。鸠摩罗什是在中土弘扬中观学派的第一人,根据般若经类而设立的大乘性空缘起之学,经过他的翻译被系统地介绍过来。他的工作也对隋唐以后中国佛教各宗派的形成有极大促进作用,如他所译《中论》《百论》和《十二门论》,是三论宗依据的主要经典;所译《阿弥陀经》是净土宗的主要经典;《法华经》是天台宗的主要经典;《成实论》是成实学派的主要经典。印度大乘学派的另一支唯识学派,则在唐代由玄奘介绍入华。
  鸠摩罗什在长安十年,译著不但数量庞大,翻译质量也达到一个新高度。他在译文处理上采取了直译与意译相结合的方法,不但要传达出原文的意蕴,还力求表达出原本的语趣。所以后人认为他的译文在语言优美和内容准确方面同时达到前人未有的高度,梁启超《饮冰室佛学论集》就称赞说:“译界有名之元勋,后有玄奘,前则鸠摩罗什。”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