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撤掉“大酒杯”的时候了

 
从2016年开始,“抑制资产泡沫”成为了高层会议中多次被提及的关键词。资产泡沫的危害,已经不用赘述,它是实体经济的“天敌”,所有关心经济的中国人都有这个常识。
作者:谭保罗 日期:2017-08-21 收藏
   从2016年开始,“抑制资产泡沫”成为了高层会议中多次被提及的关键词。资产泡沫的危害,已经不用赘述,它是实体经济的“天敌”,所有关心经济的中国人都有这个常识。
   但是,人们却不一定了解资产泡沫破裂的危害。事实上,这是更加应该了解的金融知识。因为,它是洞悉某些领域政策走向的极好工具。
   资产泡沫是可恨的,但泡沫的破裂更可怕。如果说资产泡沫是富人的狂欢,那么泡沫破裂则是所有人的灾难。当然,那些提前向海外,尤其是向国际货币发钞国成功地转移了资产的大佬除外。
   泡沫破裂的危害是什么?至少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理解。一是削弱乃至摧毁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系统对实体经济的融资功能。
   研究全球的萧条史,很容易发现,几乎所有发生在纸币时代的金融危机都是由于资产价值的重估(缩水)引起的。泡沫破裂是最激烈的重估。
   比如,次贷危机本质上就是一场资产重估所致——金融机构购买次级债券,债券会进入其资产负债表的“资产”之中。泡沫破裂,即意味着资产(债券)价值的剧烈减值。这可能侵蚀银行的资本金,同时会导致银行“更加惜贷”,本来就“嫌贫爱富”的金融机构将越来越不愿意向实体经济贷款。
   美国人为何会果断采用QE(量换宽松)政策?原因就在必须斩断这场重估所带来的经济紧缩。同样,中国总量不断上升的按揭贷款也是银行的资产,泡沫破裂,不但使购房者资产缩水乃至陷入财务困境,也将极大地恶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靠银行贷款推动,银行资产大幅减值将危及这个运行数十年的超级机制的运行。这不是一个大型经济体可以承受的。
   泡沫破裂的第二个危害是财富效应的消失,可能造成内部消费的进一步萎缩。这一点,普通人一定深有体会。
   这两年,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一部分中国人的消费越来越阔绰,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他们是难得的消费动力。但这些人多半都是拥有相当数量房产的“幸运儿”。资产的增值会形成强大的财富效应,并且溢出为消费,这是房地产泡沫少有的,为经济发展带来的福音。
   当然,从经济学的思维定式来看,资产泡沫扩大了贫富差距。因为,由于富人变少,相对的“穷人”变多,而前者的边际消费倾向较弱,后者则较强,所以财富集中于前者,必然最终会弱化全社会的消费。
   不过,你必须注意,中国相当部分的城市人口其实都受惠于资产价格的暴涨,它们并不算是“少数人”。因此,资产价值重估对消费外溢的损害程度,可能超出想象。这一点,任何经济决策都必须给予足够考量。
   第三,资产价值的重估关系到另外一个更宏观,乃至重要的问题,即本币的币值。在一个大型经济体,实体企业股权、债权和房产是投资者资产配置的三大支柱。但三大支柱中,房产往往有一个自我强化的效应,即资产泡沫的膨胀,将削弱前面两个的投资价值,最后投资越发涌入房产,循环式推高泡沫。
   在2017年的“520”大调控之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早就进入了这种自我强化过程之中。所以,资本大佬纷纷寻找“第四条路”——海外资产。
   当这种自我强化的机制开始运行之后,断然不可轻言刺破泡沫。刺破泡沫即意味着经济体内部可供投资的资产品类越发狭窄,它会加剧资本外流的倾向。资本外流的本质是带走国内的实际财富,从本质上讲,会让单位本币所代表的财富减少,最终结果是本币贬值。
   再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资本外流会减少外汇储备,削弱货币当局对汇率的“调控”能力。在经济下行之时,无疑会增加本币贬值的压力。而本币的贬值和资本外流,最后又会形成一种互相的强化。
   以俄罗斯为例,这个国家的垂直、集中的治理系统似乎很强大,可惜由于某些特殊原因,其防止资本外流的能力却不堪一击。卢布大贬值和资本外逃作为一对孪生兄弟,从苏联解体之后,就不断轮番上演。这种金融领域的“弱治理”,极大地挤压了这个国家改革的转圜空间。
   中国的经济基本面远强于俄罗斯,而且严控资本外流的能力和俄罗斯也不在一个层次。但不容忽视,稳定的资产价格,稳定的汇率,这是改革的必须,是压力的缓冲阀。
   资产价值重估有着“三大危害”,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抑制资产泡沫的生长。资产泡沫的本质是一种货币现象,它是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和预算软约束的贷款主体比如国企共同助推的盛宴。只要货币的盛宴结束,泡沫就会停止生长。
   遗憾的是,中国的金融体系内部,依然有大量的利益集团一直在和监管部门对赌。在他们看来,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离不开房地产的推动,房子永远是金融工具最炙手可热的底层资产。为了不摧毁这些层层相套的金融工具,避免链条传导式的金融风险,监管必然投鼠忌器,货币盛宴方兴未艾。
   显然,金融利益集团这种对赌的预期必须被遏制。美联储历史上最重要,也是任职最长的主席威廉·麦克切斯内·马丁曾有句名言,他说美联储的任务只有一个,即“在宴会刚开始时,撤掉大酒杯”。现在,中国的监管同行也到了撤掉大酒杯的时候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