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家族何以能夺得曹家天下

如果认为司马家族完全凭阴谋诡计就能够得天下,是过于简单了。

作者:张国刚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日期:2017-08-31 收藏
 
  司马懿本不屑于为宦官后代曹操所用,被迫出仕曹操幕府,采取了“潜龙勿用”的态度。据《资治通鉴》的记载,司马懿给曹操打工12年,只当过两次军师,而且还是与别人一起出的主意。
  一次是215年打下汉中张鲁后,司马懿建议进一步直捣成都,曹操说人苦不知足,“得陇望蜀”,没有采纳。据说曹操后来连肠子都悔青了。
  第二次是219年,关云长攻打襄阳,水淹七军,活捉于禁,庞德战死,中原震动。曹操本人一直居住在邺(今河北临漳县),担心许都的汉献帝会受到威胁,想要迁都。司马懿分析说,关羽得志,孙权必不乐意,我们可以联络孙权,让他袭击关羽的荆州后方,允诺封以江南之地。曹操采纳了这个意见,结果关羽败走麦城,孙刘翻脸。
  司马懿这位军师,端的了得。仅两次献计,采纳就赢了;没有采纳,就后悔了。
 
军师如何掌兵权?
  208年六月,曹操为丞相,司马懿来到曹操帐下。其时郭嘉刚死不久,司马懿没有进入曹操智囊团的第一梯队,处在历练培养阶段。《晋书·宣帝纪》说,曹操让他与太子(应该称世子)游处。司马懿(179-251)时年30岁,比曹丕(187-226)大8岁。曹丕被立为魏国世子,是司马懿入幕9年之后的事。
  只是当荀彧(163-212)、荀攸(157-214)先后去世,司马懿才开始走到前台。与司马懿同时的谋士还有刘晔(?-234)、陈群(?-237)、蒋济(188-249)等人。陈群是曹魏九品中正制首倡者。前面提到的司马懿所献二计,从汉中取成都之计,是刘晔提到过的;联络孙权牵制关羽,是司马懿与蒋济一起提出的。在整个曹操时期,司马懿并不显山露水。所谓曹操说,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兵权,显然是后人附会之词。
  司马懿与曹丕的关系亦师亦友。曹丕“四友”中,吴质、朱铄,性格急躁轻佻,陈群长于内政,不懂军事。司马懿为人持重,有文韬武略。但在曹丕时代,司马懿很少领军出征。对付东吴,先有大将军夏侯惇(?-220),其后是征东大将军曹休(?-228)领兵镇遏;对付蜀汉,中军大将军曹真(?-231)独当一面。诸葛亮(181-234)六出祁山,前四次都是与曹真对阵。魏文帝曹丕给司马懿的任务是,“内镇百姓,外供军资”(《晋书·宣帝纪》),还说,曹参虽然军功很大,高祖最重视的还是萧何,有你在后方,使我无后顾之忧。把司马懿比做萧何。
  司马懿带兵出征,是在魏明帝曹叡(204-239)时期。在曹休、曹真病死战场之前,司马懿已经参与部分军事行动,比如,226年迎击东吴的来犯,227年奇袭降而复叛的蜀将孟达。在曹叡对于东吴和蜀汉的主动进攻中,司马懿也曾受命配合二曹(曹休、曹真)作战。二曹去世之后,司马懿才获得挂帅出征、独当一面的机会。诸葛亮最后两次北伐中,司马懿镇守关中,使蜀军求战不得,活活把诸葛亮拖死。在曹魏军中,司马懿的地位骤然上升,被任命为太尉。
  最终奠定司马懿在曹魏军中首出地位的,是平定了辽东公孙政权的战争。辽东地区在曹操和曹丕时代对于中原政权就是若即若离,从汉末的公孙度到公孙渊,公孙家族控制辽东,已历三世,与曹氏家族在曹叡时正好经历三世相对应。公孙度当年的辽东太守,还是董卓任命的。官渡之战后,继承父位的公孙康,把袁绍两个儿子袁尚、袁熙的首级送给曹操,得以立功保全。公孙康死后,因嗣子公孙渊年幼,让弟弟公孙恭继位,220年,曹丕继位,封之为车骑将军、平郭侯,羁縻而已。228年公孙渊长大后,叔父不生育无子嗣被迫退位,公孙渊夺回权力,魏明帝也睁一眼闭一眼,双方相安无事。
  公孙渊曾试图联络东吴孙权,联合起来对付曹魏,魏明帝已经不耐,只是吴蜀乃是大敌,尚且容忍罢了。237年,公孙渊居然自称燕王,就超出了曹叡的忍耐极限了。拔掉辽东这颗钉子,是曹魏几十年来想做而没有下决心去做的事情。现在,司马懿被赋予了这个任务。238年正月,司马懿被从关中前线调来,前往辽东。行军途中,淫雨不停,十分艰难,许多人提出撤销这次军事行动。但是,曹叡却对司马懿信心满满。魏军连行军进击到平定凯旋,一年搞定,就像出发前陛见魏明帝曹叡时,司马懿所承诺的那样。
 
托孤与政变
  239年正月,司马懿凯旋途中,被要求直接回到关中前线去,无需来洛阳陛见。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连接受皇帝嘉奖的机会都没有,这不是很蹊跷吗?蹊跷就蹊跷在魏明帝病重,曹家人大约已经忌惮司马懿了。魏明帝身边的托孤之臣是燕王曹宇(曹操之子,与曹叡关系特别亲密),以及曹肇(曹休之子)、曹爽(曹真之子)、秦朗(其母杜氏为曹操之小妻,秦朗本人在曹府长大,受到曹操特别的喜爱)、夏侯献(与曹家有特殊关系的夏侯氏之子)。这些人建议司马懿从辽东回来后直接到关中去,不必来京。这说明,司马懿一开始是被排除在中枢顾命大臣之外的。
  但是,半途中,曹叡又突然下诏召司马懿,火速进京陛见。司马懿前后接到两份不同的诏书,知道朝廷情况有变。日夜兼程赶到洛阳。《资治通鉴》记载说,是孙资、刘放这两位“大内高手”(二人是曹操、曹丕、曹睿三代担任侍从秘书之职),改变了曹叡的主意。具体细节,本文无法讨论,但有一点却可以确认,尽管最后时刻曹叡决定启用曹爽、司马懿合作模式,辅佐年仅8岁的养子齐王曹芳继位,但是,曹家人对于雄才大略的司马懿有所疑忌,是毫无疑问的。几年之后,随着齐王曹芳年龄的增长,罢黜司马懿的兵权,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遗憾的是,曹爽远不是司马懿的对手,曹爽所重用的干部中,如何晏(其母也是曹操的小妻,从小在曹家长大,娶曹家公主为妻)等人,荒诞放浪,排斥异己,朝野侧目,只会加速曹爽的灭亡。
  曹爽的问题是什么?第一,他想排挤的对手,远比他自己有本事有谋略。第二,他信任的帮手,都是轻佻狂妄之人。第三,有本事的人,如号称“智囊”的桓范,曹爽却不相信。除了这些问题以外,还有曹爽本人并不过硬,他骄奢淫逸,贪恋富贵,大权在握,却不懂得用权,自然就会给司马懿留下翻盘的机会。
  曹爽兄弟经常一起出洛阳城游玩。桓范提醒他,你们一起离开京城,一旦有人把城门关了,不让你们回洛阳,控制不住局面,怎么办?曹爽说谁敢呢!
  249年正月,真的就出事了。十年前的正月,魏明帝托孤,十年后的正月初六,皇帝曹芳带着曹爽兄弟,到城外高平陵去拜谒皇陵。司马懿在洛阳发动政变,史称“高平陵政变”。
司马懿以皇太后的名义,关闭城门,拿出武器,给城外的皇帝送去表文,指责曹爽,背弃顾命,祸乱国典,内则僭拟,外则专权,伺察至尊,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危惧,要求皇帝罢免曹爽及其兄弟的兵权。
  司马懿还给了对方一个诱饵,说你只要交出兵权就可以了,保你性命无虞,并指洛水为誓。司马懿特地派曹爽信任的官员尹大目传达这个信息。曹爽就犹豫了,第一,鱼死网破跟司马懿干的话,怕自己干不过;第二,死拼的话,我们在洛阳的娇妻美妾、金银财宝不都没了吗?曹爽犹豫了一宿,决定投降,以为若认输的话,交出兵权,也许司马懿会给他一条命,做个富家翁得了。
  老谋深算的大司农桓范,号称智囊,特地跑出城外,劝阻曹爽,并且跟他讲,匹夫手握人质,还求活命呢,何况你跟着天子呢?像你现在这样身份,你怎么能够投降,怎么能回去过平静的富家翁生活?你看看,这儿到许昌,不过半宿路程,许昌有钱财、有武库,周边有屯田,大司农军印,我也带着(大司农主管屯田)。桓范要曹爽以天子的名义直接与司马懿对着干!可是,正如蒋济跟司马懿讲的,桓范虽然有智慧,但是驽马恋栈豆,曹爽一定不会听桓范的。所谓“驽马恋栈豆”,是说曹爽不想吃苦拼斗,他那点出息,就想守住现有的荣华富贵。
  蒋济是对的,桓范看错人了。桓范痛心疾首地哭着说,曹子丹(曹真)何等英雄,生你这几个兄弟,真是猪狗不如啊!唐人赵蕤《长短经》(讲谋略的书)曾多处引用桓范的言论,显示出其有谋略智慧,可惜,他看错了人,栽在了曹爽手里。
  最后,曹爽束手就擒,司马懿没有兑现不杀的承诺。曹爽等人都以谋反罪被杀,桓范也搭了性命。曹魏的大权完全掌控在司马懿手里了。
  考察一下249年导致司马懿上位的高平陵政变,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司马懿能够动员一切力量对付曹爽。除了老臣蒋济之外,永宁宫太后也为他背书。“智囊”桓范与曹爽关系密切,但司马懿最初仍然让桓范占据中领军曹羲大营,只是桓范听从儿子的话逃出洛阳城追随曹爽去了。他还派曹爽信任的殿中校尉尹大目前往游说曹爽归降。尽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是司马懿战胜曹爽的重要原因。
 
淮南三叛
  在司马家族掌握曹氏政权的过程中,淮南有三次反叛。
  第一次是司马懿政权夺权不久的事情。淮南驻军统帅王凌反对司马懿,甚至想拥立曹操的儿子楚王曹彪(195-251)为帝。王凌的儿子王广坚决反对。他说,凡举大事,应顺应民情民意。曹爽骄奢淫逸,何晏等虚华不治,他们提出的一些政改措施,不接地气,得不到人民的支持。为什么他们权势震天下,一朝被杀,“百姓安之,莫之或哀”,老百姓无动于衷呢?因为他们的作为失去民心了!反观司马懿,虽然居心难测,但“事未有逆”,他能“擢用贤能,广树胜己,修先朝之政令,副众心之所求”。曹爽所为恶政,必加纠正,夙夜菲懈,以恤民为先。何况其父子兄弟,并握兵要,要消灭司马氏是不容易的。王广的话,很能说明问题。那就是,司马懿做事很靠谱,高平陵政变,尽管司马懿诛杀了数以千计的反对派,但是,社会上秩序井然,因为曹爽集团不得人心。
  第二次是司马师执政时期。此时,东吴方面是太傅诸葛恪执政。253岁末,曹魏方面三路伐吴,东吴老将丁奉,利用魏将的轻敌,勇敢地击败魏军东路人马,魏军其余两部也烧营而遁。朝野上下都要求严惩失败军将,但司马师引咎自责,只是削夺了担任前线监军的胞弟司马昭的爵位。当时,在北方战场上,雍州刺史提出征调并州兵力北伐胡人,引起雁门等地胡族造反。司马师也说是自己决策失误,并不诿过与人。
  《资治通鉴》在这里引用了东晋学者习凿齿的评论说:“司马大将军引二败以为己过,过消而业隆,可谓智矣。”赞扬司马师主动承担过失,事业因而兴隆。“若乃讳败推过,归咎万物,常执其功而隐其丧,上下离心,贤愚解体,谬之甚矣!”作为执政官,如果把失败的责任都推给别人,总是把功劳据为己有,掩盖自己的过错,就会失去人心,所谓“上下离心,贤愚解体”。一个国家领导人,明白这个道理,即使暂时有失败,最终会取得胜利的!
  第三次发生在254年,淮南再一次举兵反对司马家族控制朝政。这回领头的是扬州刺史文钦、镇东将军毌丘俭。结果是文钦投降了东吴,毌丘俭逃窜时被村民所杀。次年,司马师去世,司马昭继续控制魏朝的大权。司马氏取代曹魏的传言也愈演愈烈。有人以这样的话去试驻守寿春(今安徽寿县)的征东大将军诸葛诞,诸葛诞断然拒绝。这引起了司马昭的警惕,于是,调诸葛诞入朝为司空,明升暗降,夺其兵权。诸葛诞立即起兵反抗。257年,司马昭奉太后及皇帝率领数十万大军前往征讨。东吴方面,派出文钦父子与吴将一起,领兵救援寿春。
  在战争过程中,司马昭能够收回成命,改而采纳前方司令官镇南将军王基的正确意见,取得关键的胜利。文钦在叛军内讧中被杀,文钦的二个儿子归降,司马昭不计前嫌,并且允许文钦之子以礼葬父。
  《资治通鉴》仍然是引用习凿齿的评论,分析司马昭平定“淮南三叛”的成功之道,认为,创建基业,各有各的门道,各有各的路数,“故穷武之雄,毙于不仁;存义之国,丧于懦退。”既不能穷兵黩武,也不应有东郭之仁。这一仗,司马昭能获得巨大成功,关键是能够刚柔兼济,通权达变,以征服人心为上。“功高而人乐其成,业广而敌怀其德。”以武力攻之,以文德恰之,以这种方式来经营天下,谁能够阻挡呢?
 
司马家族为什么能赢?
  公元263年,司马昭运筹帷幄,摧枯拉朽般地平定了蜀汉。战前,东吴有人对能否成功表示怀疑,议论说,司马氏得政以来,大难屡作,百姓未服(指淮南三叛等事),如今又劳师远征,必将大败。有识之士张悌回答说:“不然。”他从曹操数落起,“曹操虽功盖中夏,民畏其威而不怀其德也。”曹操的统治,崇尚智(诈)力,忽视文教,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丕、睿承之,刑繁役重,东西驱驰,无有宁岁。”魏文帝曹丕只当了不到六年皇帝,自己不会打仗,却热衷于征战,无有宁岁。魏明帝曹睿统治的十三年,《资治通鉴》用大量篇幅,记载各位大臣从不同的角度,批评曹睿穷奢极侈,劳民伤财的种种行为,言辞十分激烈。他们批评“陛下不战战业业,念崇节约,而乃奢靡是务”,提出“夫君有天下而不得万姓之欢心者,鲜不危殆”。可见张悌的言论是完全有根据的。
  与曹氏家族三代无恩信于民相反,这位敌国的知识分子认为,“司马懿父子累有大功,除其烦苛而布其平惠,为之谋主而救其疾苦,民心归之亦已久矣。”司马氏父子是改革了曹魏三代弊政的人,所以,淮南三叛,腹心不扰;曹髦之死,四方不动。司马氏父子执政期间,“任贤使能,各尽其心,其本根固矣,奸计立矣。”相反,蜀汉阉宦专朝,国无政令,而穷兵黩武,兵民疲弊,不仅双方强弱不同,而且智算谋略,也是司马氏更胜一筹,因危而伐,殆无不克。只是司马氏得手,对我东吴未必有利,令人担忧啊。
  分析这些当时人的议论,我们得出什么印象呢?司马氏家族能够夺取曹氏政权,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方面是,曹家政权领导人有问题,曹操是有威而无恩德于民,在礼法合治、德主刑辅的治国手段上,做得不够完善,民众畏惧而不怀德。曹丕、曹睿不仅是吃父祖的老本,而且给人民带来的是痛苦和残政,积弊很深。至于几位小皇帝(曹芳、曹髦、曹奂)都是窝囊废,曹芳“好亵近群小,游宴后园”(何晏都如此劝谏,可见不是诬陷之辞)。曹髦鲁莽行事,如同匹夫。在集权时代,领导人的个人能力,对于国家安全与治理来说,具有关键性作用。在另外一方面,司马氏家族则表现得完全不一样,他们在操作层面,懂得刚柔兼济,懂得笼络人心,革除弊政,赢得人心。如果认为司马家族完全凭阴谋诡计就能够得天下,是过于简单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