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优先”的思想源头在哪

作者:雷墨 高级记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9-22 收藏

  在今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特朗普总统对他所倡导的“美国优先”做了原则性解释,即他的贸易、税收、移民、气候等重大政策,都将以美国是否获利为逻辑起点。“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这样的口号,正是这个逻辑的演绎。
  “美国优先”是否会导致美国逐渐“内向化”,甚至走向孤立主义,亦或不再扮演自由、民主灯塔角色,不再承担超级大国的国际义务?这是外界普遍的疑惑。
  事实上,“美国优先”在历史上一直是美国政治精英们所信奉的一条原则。这个口号并非共和党总统特朗普首创,而是由伍德罗·威尔逊这位民主党总统首次提出来的。众所周知,威尔逊是首位在国际舞台上宣扬国际主义精神的美国政要。
  那么“美国优先”的思想源头在哪里?有学者将此归因于根深蒂固的“美国例外论”,称“美国的力量和道德权威源于其异质性”。
  这种带有“玄妙”色彩的解释,充其量只适用于政治宣传,在学理上是经不起推敲的。首先,因为“异质”所以“优先”,这两者之间逻辑是含糊不清的。其次,世界上哪个民族、文明不带有“异质性”呢?如果都标榜自我优先,国际合作何从谈起?
  “美国优先”思想源头没有那么玄妙,在美国崛起的历史路径上就能找到蛛丝马迹。
  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经济迎来了一段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个过程正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重叠,美国工业制造能力出现井喷式发展。结果就是19世纪末期,美国超过英国成为头号工业强国。也是从那时起,美国开始走向海外扩张的道路。
  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的海外扩张主要着眼于贸易扩张,本质上与欧洲列强的军事、殖民扩张是不同的。被誉为美国海外扩张战略大师、海权论的创立者马汉,就强烈反对美国将菲律宾殖民地化,而主张只获得两个军事据点。
  海权论是一部军事学说,但马汉论述的逻辑起点,却是美国当时强大的工业制造业能力,以及由其所催生的海外贸易需求。原因不难理解,当时美国的国内市场,已经无法消化过剩的产能。海外贸易扩张,就是为了给过剩产能寻找出路。
  那段时期,是美国崛起的历史起点。从源头上说,美国的崛起属于“内生性”崛起,其对外行为的源动力,从根本上说来自国内因素。“美国优先”等同于“美国国内优先”,原因也在于此。
  这一点与当时另一崛起大国德国,存在明显的不同。19世纪德国著名历史学家利奥波德·兰克提出“外交优先”理念,他认为,成功的外交政策可以使一个国家独立于他国的干预,发展和完善自己的民族特性和宪法体系,因而对国家来说尤为重要。与他同一时代的外交天才俾斯麦,也为德国的崛起做了外交战略的“顶层设计”。
  但严格地说,美国是没有所谓“顶层设计”的,也就是说没有先验性的崛起外交战略。美国崛起之初,面临的不是德国那种周边强国林立的外部战略环境,经营好国内就是最大的战略。历史与地缘因素,共同孕育了“美国优先”的基因。
  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强大”,是对美国“内生性”崛起的回归。把他的外交理解为走向孤立主义,是对美国历史和现实的误读。如何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打交道,理解“美国优先”的这个源头至关重要。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