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重构的时代

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我们要参演什么剧目、扮演何等角色?或许人人都需要来一次精神“西游记”。

作者:刘广迎 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主席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0-11 收藏

  科技带着成长的故事改变了一切,春天的花开秋日的风以及冬天的太阳,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熟悉的陌生新鲜的不安以及世界的匆匆,模糊了往日的模样不再有昔日的价值。
  1998年的时候,柯达牛叉成啥样:170000名员工生产的相纸占领了全球市场的85%。2012年,柯达申请破产保护,曾经的辉煌成了历史。1975年才出现的数码相机,用了不足30年,就让相纸变得一文不值。
  一度被私家车碾压得苟延残喘的自行车,一夜之间就成了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生力军,活跃于大街小巷。2018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商业运行,用不了几年,你花掉了N年积蓄购买的爱车将成为负资产。而司机将不再是一种职业,驾驶技术也不再是一种技能。
  这样的例子很多,一切权力都在不知不觉中转移、分散、调整、重构,社会组织的治理逻辑与治理秩序在迅速地变动变化变革。当官曾经是最最光宗耀祖的事,如今,官的价值正在缩水。社会对官的需求将逐渐减少,要求也在逐渐变化,对权力运行的约束正在日益增加。官位终将变成一个普通的工作岗位。
  人生的每一步都在创造价值,每一次心跳都是财富,每一次呼吸、每一个悲喜都有商机,每一缕乡愁都可能被“众筹”。人的静与动、喜与忧、学与思统统都会转化为数据,并开发出意想不到的价值。
  技术进步也是价值重塑,科技革命也是价值革命。科技不仅重塑价值,也在重构社会、重构世界及其游戏规则。这种价值重构可以套用余光中的诗来表达:



小时候
价值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价值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南宋词人蒋捷在《听雨》一词中写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时间在变,环境在变,心的追求在变,人与物的意义与价值也在变。从物质到意识、从时间到空间、从自然到社会,一切价值都在重塑,一切存在都在变动,一切结构都在调整。
  兴奋与惊叹之后,人们忽然发现,世界真乱。怎么会不乱呢?因为价值的重建、社会的重构、世界的重塑,带来的是人们既得利益的深刻调整,人人都被动地卷入其中。其范围之广、调整之深、变动之快,均是史无前例。一些人将在拥有中失去、在富足中贫穷、在知识中无知、在秩序中失序、在权坛上跌落。曾经重要的东西不重要了,曾经值钱的东西不值钱了,曾经有用的知识无用了,曾经拿手的技能拿不出手了,曾经的权力被剥夺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必然会有千奇百怪的剧目上演,悲剧与喜剧,正剧与闹剧,老剧与新剧;也会有五花八门的角色登场,生旦净末丑不仅样样有,还会以复古、翻新、异化、分化等不同的“妆容”竞相亮相,分不清这是“名利场”还是“小径分岔的花园”,抑或是“星际迷航”。
  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我们要参演什么剧目、扮演何等角色?或许人人都需要来一次精神“西游记”。
  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越来越科学越来越明白,而对自己创造的人类世界的认识却越来越“宗教”,越来越糊涂地明白着。人类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口,急需放下“傲慢与偏见”,去找回初心的“伊甸园”。
  一切价值都在重塑,人类不可以继续高估自己。任何自以为是的组织或个体都将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