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生长

作者:策划|南风窗编辑部 统筹| 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0-11 收藏

  这些年,网络空间的气质在悄悄地转变。非常明显的一个变化是,从微博时代那种令人胆寒的普遍的暴戾,转变为微信时代的调侃一切。
  比如,近来“中年”成为被“做空”的对象,“1988年的中年妇女”、“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层出不穷,但总体而言,这样一场针对一个特定年龄层的价值贬损,由于态度上止于笑谈,便呈现出在严肃与玩笑之间无从分辨的特点。
  这是互联网自身的一种成长,从时间上说,这也是互联网本身“人到中年”的一个表现。
  通过对历史的纵向观察,我们还是可以判定这种看似“打雪仗”般的游戏在社会层面上是严肃的。在从传统向现代、后现代不断演进的过程中,喜新厌旧是一种百年的“社会正确”,今天对“中年”的群嘲,很大程度上是它越滚越大、已然失控的惯性使然。
  在老人退出之后,中年正在被逼迫退出,而未来青年恐亦难免遭“逼宫”—现在事实上也已经把青年的后半部分也划归为中年了。
  未来的世界是一个技术世界,但同时在人文上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幼儿园,在中国的百年“年轻化”过程中,这一点始料未及,但全在逻辑之内。
  技术能力显然是年轻攻击年长的最重要的自信心来源。人类科技对世界的认知还相当有限,但自信心的膨胀让人们似乎彻底忘记了这一点。例如,这几年关于“实现永生”的观点层出不穷,而且越来越确切,最乐观的甚至认为通过往人体注入纳米机器人,永生将从2020年代开始。与此同时,对于“人怎样存在才有意义”的讨论则渐渐“千山鸟飞绝”。
  这其实也已经暴露出年龄贬损这一现象的途穷之处:倘若未来真的意味着无所不能,那么也就不会有年龄了,将来的人在外貌、智力也将不存在足以进行分类的差别,那么今天的一切基于某种差别的价值贬损都将自证为多此一举。
  如果科技果真能短时间内“上帝化”,那么今天被围剿的“中年”—按科技崇拜者的逻辑很可能是“末代中年”—其实是幸福的,因为他们还可以拥有一个顺应自然的时期,在对鲁莽的自信、遍地的刺激和爆炸着的荷尔蒙显现厌倦之后,去寻求活着的意义感。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至少在眼前这个公式依旧成立。“不惑”仍然是积极的,是新的开始,是在“给自己创造了什么”之后去推开“给世界创造点什么”的大门。
  蜻蜓的幼虫叫“水虿”,生活在水中,性情凶猛,甚至能捕食鱼类。然而只有当它们羽化为蜻蜓,看着温和了不少,脆弱了许多,才能在艳阳下飞翔,被写入诗里,画进画里。
  所谓第二次生长,就是对耐看之美的满心期待。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