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序的世界?

“冷战”的潮水哗然退去了,它留给世界的好像只有一片空空的海滩,而“这个世界只想在历史长卷中获得一个喘气的间隙”,却几乎完全暴露了在即将来临的挑战面前毫无准备的窘态。

作者: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0-27 收藏
  《三国演义》开篇即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它讲的是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一个政治现象:统一与分裂。其实,同样普遍而又更为深刻的一个政治现象是治与乱。一治一乱,治乱相生,构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基本的秩序形态。治是中央王朝对域内有效管理的状态,乱是一个王朝败亡,而另一个王朝尚未建立起有效统治,从而使域内处于无效管理的状态。
  国际社会则与之有所不同,它从来没有一个世界政府,世界总体上自古至今仍然是处于无政府状态。但无政府并不意味着完全没有秩序,事实上,自从资本主义诞生,世界真正开始具有国际社会形态以来,有序和无序就成为与国内治乱一样的秩序常态。有序则世界总体和平,无序则世界或战火不息,或正在酝酿战火,呈现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局面。
  这里不能不提到《失序时代》一书,它的作者是理查德·哈斯,他曾担任过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布什的特别助理兼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东、波斯湾、南亚事务首席顾问,是一个有着美国中枢幕僚经历的学者。
  在他看来,世界秩序“这一概念,从萌发之初至今已有近400年”。秩序可以是“有序”,但“也涵盖了必然存在、程度不同的‘无序’”。任何时代的历史都是通过不同力量间的互动与角逐,从而造成了或有序或无序的结果,而这种不同力量之间的均衡程度,就决定了这一时代的主要特征。
  作者认为,从“二战”结束以来至“冷战”结束的40余年间,世界是处于有序状态的。尽管以美国和苏联各自为首的两大阵营,其争斗不可谓不尖锐、不激烈,有时甚至到了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的极其危险的境地,然而,总体上却是有惊无险,因为任何一方都承受不起大打出手、孤注一掷的对决—那不但是双输,而且是相互毁灭的双输。
  还不止此,隐藏在这一两极格局背后的还有“二战”后国际社会构建起来的一整套经济政治秩序。这可能是更为基础的东西,它包括经济维度、政治维度、外交维度、战略维度和法律维度。其基本点是有一套适应全球化需要的经济运行机制,包括建立起了促进世界贸易和货币正常运行的机制,如成立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有一套以尊重主权国家为基本原则的政治运行机制,包括建立了联合国和其他一些多边或区域性的国际组织等;有一套防止带来毁灭性后果的战略预防机制,如建立了《核不扩散条约》《禁止生化武器公约》等。
  正由于有这一“二战”后经济政治秩序的存在,才使得在“冷战”突然结束,原有的平衡格局不复存在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并未因此而失序。
  但是,这一秩序毕竟显现出力不从心的状态,它已不再能适应权力分散、非国家行为体涌现,以及全球化带来的诸多挑战。“冷战”的潮水哗然退去了,它留给世界的好像只有一片空空的海滩,而“这个世界只想在历史长卷中获得一个喘气的间隙”,却几乎完全暴露了在即将来临的挑战面前毫无准备的窘态。因而,哈斯认为,二战以来的国际格局是世界秩序1.0,未来需要的则是世界秩序2.0,而在1.0与2.0之间,从本质上说,就是一个失序时代。
  对此,理查德·哈斯提出,衡量秩序的程度或质量有三个标准:“对世界运行规则和原则的定义有广泛的认同;制定、调整和应用这些规则和原则的程序流程被广泛接受;权力平衡。”而在冷战结束以来的1/4世纪里,国际秩序既不完善,也不牢固;两个拥核超级大国主导时期的制约、自律和框架都丧失殆尽,“二战”后的其他国际协议也都相对脆弱,很容易被打破;而且,两极平衡的格局也已不复存在。这种更不平衡、更为复杂的秩序导致的结果就是相当无序。
  四海翻腾,五洲震荡。世界秩序有序与无序的运动规律应该引起人们更深入的思考。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