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泉小镇由布院,见识日本乡村观光营造

田园空间不仅生产农作物,也带给由布院空间上的宽裕和美丽风景。但要把自然保护得更好,得说服政府立法。这个由布院创业记,就是一部无以类比的冒险记。
 
作者:陈统奎 特约撰稿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0-31 收藏
  2017年7月中旬的一天,我去海南省住建厅拜访陈孝京副厅长,我们饶有兴趣地聊海南乡村再造的话题。他特别在电脑上播放PPT,向我介绍一个名叫“由布院”的地方—但见一条乡村商业街上百业兴旺,令人十分向往。
  他说,这个地方太有魅力了,可惜他们只待了半天,根本看不够。我乐呵呵地跟他报告,再过一个多星期,我就出发去日本九州游学,一定要去这个位于九州大分县的地方认真瞧一瞧。
  后来我们在由布院待了4天3夜,依然流连忘返,大有“余生欲老由布院”的诗情画意。在由布院的第一天傍晚,我们散步穿越村子中央的稻田,台风雨中,阵阵大风吹起稻花千层浪。我们舍不得挪动脚步,现场发明了一句广告语:风景太美,甘愿堕落。
  数据显示,一年有400万游客到由布院“甘愿堕落”,其中有100万住宿游客,年旅游收入折合人民币26亿多元。当地居民只有1.1万多人,算下来人均年旅游收入约合23万元人民币。
  在九州乡下这种地方,把旅游这碗饭煮得如此香喷喷,由布院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由布院三子”
  在由布院的功臣榜上,人们把一位名叫本多静六的博士刻在了首位。这位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经济学博士,以设计明治神宫神苑和日比谷公园而名满天下,被封为日本“公园之父”。
  本多博士对由布院的建议是,让旅客来此处可以得到静养,需要靠自然的风光和温泉的疗效,但要建设一个温泉乡,又必须透过现代化的方式。他建议主打铁路,以减少汽车的进入,让此处不须开设太为宽敞的道路,维持自然的风光。这个建议,由布院执行得非常好,真的没有大马路。
  本多博士还提到一个紧要的重点:在德国有一个和由布院相似的优美温泉疗养地巴登维勒,他希望由布院的人们能去那里游学。47年之后的1971年,由布院才实现了对包括巴登维勒在内的欧洲城乡的考察。带队的是“由布院三子”—中谷健太郎、沟口熏平、志手康二。他们分别是当地三家温泉旅馆的经营者:龟之井别庄的第三代掌门人,玉之汤的入赘女婿及第二代掌门人,以及梦想园时任掌门人。
  在巴登维勒这个黑森林与群山环绕的小镇,“由布院三子”获得了再造故乡的灵感与力量。他们找到当地的议员,议员认为小镇中最重要的东西是“安静”、“绿意”和“空间”。这三个关键词让他们豁然开朗,激动不已。从欧洲回来,他们带领当地居民,着手营造融入自然的安静的温泉地,确立了“绿意、宁静、广阔”的定位。
  从福冈直奔由布院的第一晚,我们住的就是中谷家经营的龟之井别庄。它一共有22间客房,一间日式套房一晚的费用近5000元人民币。它的温泉池是用原木呈树枝状顶起一个玻璃屋,可以看星空的。它院内的银杏树也是整个由布院盆地最高大的,有好几棵超过200年树龄。
  由布院的发展轨迹是这样的:先由温泉旅馆带动发展,第一家正是龟之井别庄,再有民宿、观光商业街。而商业街上许多家有名的餐厅,都是龟之井别庄的厨师辞职开的。
  中谷健太郎现年83岁,他生于由布村,从小心怀电影梦。1962年父亲过世后,他在长辈劝说下才放弃助理导演工作,从东京回到家乡,打造龟之井别庄的“电影风格”。他以“乡村的文化”为精髓,海纳乡村的饮食、器物、庭园、节气、自然等整体文化,透过茅葺的屋顶展现乡村的风味,希望做成每一个场景都值得拍照的效果。
  在由布院的第三天,我们认真去看了玉之汤,它一共有18间客房。由于主人的DNA不一样,场景美学也是不一样的。龟之井别庄是纯粹的唯美主义,一片落叶,服务员都会迅速把它捡走。玉之汤则是自然美,非日式庭园造景,维持原来的杂木林,生活在其中的人可以和自然协调地生活着。印象最深的是,旅馆大堂门口一块巨石上,长着一堆杂草杂木,以及沿着院内小径修了一条小沟,清澈的水汩汩地流。
  始于1938年的“玉之汤”的创办人叫沟口岳人,是一名登山爱好者,喜欢眺望山岳。沟口熏平是其入赘女婿,本来在大分县的日田博物馆工作,他喜欢当地朴素的瓷器。所以,“玉之汤”的杂货铺比龟之井别庄的更有文创味,瓷器产品偏多。
  当年“由布院三子”相邀去欧洲游学时,还没有搞懂“度假目的地”这碗饭怎么吃。而且他们已经做好思想准备,如果这次考察无法获得确定信心,回来就抛弃依赖旅游业谋生的做法。
  那个年代,日本全国正处在经济高速发展、热衷团体型观光的时代,来九州的游客大都去了热闹的别府温泉(日本三大温泉之一,同在大分县,距离由布院40分钟车程),让由布院一直冷冷清清的。坚持度假型、个人型观光的他们,心不慌才怪。
  幸运的是,巴登维勒之行坚定了他们的信念,实践亦证明他们是对的。
 
  电影节与“生活作家”
  在由布院那几天,我们不管走到哪,都会看见第42届由布院电影节的海报,因为电影节就是在每年8月举办的。在村子里办电影节,这也是蛮奇葩的,而且还是日本历史上最悠久的电影节。这又是中谷健太郎办的好事。
  不过,由布院至今没有一家电影院,上映电影及举办座谈会活动,都是使用公民馆礼堂及会议室。他们办电影节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商业目的。由布院电影节诞生的背景是,1975年由布院发生了一场里氏6.4级地震,在努力重建家园的过程中,中谷健太郎提出了这个创意。
  在中谷健太郎看来,办电影节最重要的收获,是给原本保守、传统,但又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由布院这个乡下,吹进一股新鲜的“自由之风”。中谷健太郎导演下的由布院电影节,以“亲自动手做”为理念,不管是电影节的选片、运营等工作,还是担当主持人和评论家,都是当地人自己干,而不像其他电影节那样请的都是专家。
  旅日友人金静跟我说:“由布院是九州最感动我的地方之一!除了观光,这里还吸引了一批生活作家。竹工艺、生活器具、炭工艺,以及在山岳下诗情画意。”
“生活作家”这个词让我眼前一亮。
  今天你来逛由布院商业街,竹制产品、地方酒、酱油、蜂蜜产品、蓝染服装、木工制品……各种精品生活店应有尽有,其中大多数店面都是“生活作家”们开的。
  在奇人奇才组成的由布院功臣榜上,“生活作家”亦榜上有名。其中有3位代表性人物,可以称为“由布院新三子”,他们都是外来人。
  第一位是由布院温泉旅馆主厨新江宪,是他推动了由布院物产料理“地产地销”的浪潮;第二位是小林华弥子,辞掉东京外资银行的工作,在由布院景观营造运动中扮演核心角色;第三位是江藤国子,原来是农林水产省的公务员,因缘际会嫁入由布院农家,以她的专业与热情,带领当地居民一起搞新农业运动。
  当然,由布院也不可避免引来一些“怪物”,即一些只求经营的事业体。在商业街上,可以发现许多在日本各观光地区开连锁店的企业。由布院从农村慢慢变成商业街市的过程中,村里甚至有人说出“不要发展商业”这样的话来,可见外来事物对当地居民的心理冲击之大。
  于是,由布院在生活与生意之间,努力寻求平衡点。我们发现,白天热热闹闹的观光人潮(每天超万人),到了晚上,一下子退潮而去,还原出一个乡下地方的宁静,但闻百虫鸣。原因是由布院晚上是禁止旅游车进入的,商业街傍晚就打烊了。中谷健太郎有一句话很有意思:“我们这里还是不会变得像那些大都市那样,半夜还有人会在街上晃荡吧?”
 
  无以类比的冒险记
  如今对比别府和由布院,你会惊讶地发现,别府被建设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城市,由布院依然是一个盆地山村,而且把自然风光保留得非常完好。
  今天由布院的温泉旅馆不仅卖得比别府贵,人气还比别府高。而且,由布院不允许色情行业存在,主打女性消费者,慢慢变成了日本人心目中的“高级温泉度假目的地”。在日本“想去的全国温泉”排行榜中,由布院一直保持着第二位;而“去过了真好的温泉”排名中,第一位是草津,第二位便是由布院。
  不过,由布院依然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由布院观光综合事务所”首任全国海选出来的秘书长米田诚司认为,打造观光城乡不只是为了观光业者的利益,最重要的是把成果还给地方,还给观光客。而且,有必要将资源投入对地方有利的再造计划,为地方筑梦,建立一个居民也参与、交流的体系,让他们广泛而主动地参与进来。
  在由布院的第二天晚上,冯清雄(海南森林客栈创办人)出主意,请在龟之井别庄工作的中国同乡、90后的前台经理惠文文餐叙。我们问了她一个核心问题:由布院成功的本质是什么?
  惠文文回答:把自然保护得很好。
  你可知,由布院做到这点有多辛苦,前后经历了三波保护浪潮。
  第一波是1952年当地青年的反水库运动,迫使一年后政府撤回开发案,更在3年后由布院与汤平村合并为汤布院町时,将这场运动的领导者、医师岩男颍一票选为町长,使之连任近20年。正是岩男町长反对由布院温泉旅馆变成色情场所,极力守护由布院的自然环境。
  第二波是1971年成功阻止在从别府进入汤布院的入口处盖高尔夫球场,之后中谷健太郎等人把“湿地保存会”更名为“明日由布院集思会”,从“反对开发”走向“乡村再造”的阶段。“由布院三子”赴欧洲游学,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第三波是1990年代抵抗“度假村式”的大规模开发,订立了一部《温馨洋溢城乡营造条例》,规定大于1000平米的项目要经过严格审核,抑制大型开发和乱开发,包括进行严格的建筑物限高—规定在由布院盆地,不管从哪个角度,都可以望见由布岳。正是这种苛刻条款,保住了由布院的农村田野景观。所以,今天我们散步在由布院,依然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自然美景。
  条例订立不久,日本迎来泡沫经济崩溃,由布院相安无事很长一段时间。到2007年日本又呈现景气,由布院又受到大型开发浪潮的侵袭。居民们紧急发起成立“景观营造检讨委员会”,挽救美丽的自然风景和街区景观。2008年,由布市议会全票通过了《由布市景观条例》,这是政府立法对民间环保运动的加持。
  从民间反对政府开发案,到政府与民间站到同一条战线上,理念一致地保护由布院,时间跨越长达56年。哪怕到今天,由布院都不算完胜。在越来越热闹的观光人潮诱惑下,由布院的“绿意、宁静、广阔”是否还能守住,也是有很多人担心的。
  哪怕是外来的米田诚司也苦口婆心地叮咛:“田园空间不仅生产农作物,也带给由布院空间上的宽裕和美丽风景,而且孕育众多生物、稳定气候、涵养水源等。地区内外人士应促膝长谈,体认农地和自然风景并非个人所有,而是将其看作地区整体资产,由跨世代的人群继承,建立共有的价值观。”
  我的最大感触是,由布院确实是由一群奇人奇才共同书写才有今日之荣景。沟口熏平口述出版了一本书《由布院物语》,腰封上印了日本知名作家宫城谷昌光的一句评论:“这个由布院创业记,就是一部无以类比的冒险记。”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