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医生,一个新医疗时代的开启者

通过启动共享医生平台,深入研究分享经济与医疗健康产业的融合发展,詹智勇感到国家政策率先给医生这一医疗最重要的资源松绑,意义深远。此举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探索和实践共享医疗发展的各种可能,也将通过医生这一最重要资源的共享,为高效利用整体医疗资源落下最重要的棋子。
 
作者:行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0-31 收藏
  人们医者的评判如此与众不同,以至于 将“德”成为一项重要的评价标准。
  医者,需要仁术,更需要仁心。医生对看病难的深刻体悟和感触,应该尤甚。有人视若无睹,有人起而行之。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共享经济的兴起成为可能。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教育……这让很多人相信,改变的不仅是生活方式,还有被激发的参与时代进程的跃跃欲试。
  随着国家对医师多点执业的政策落地,医生,这个看病最核心也最不可替代的资源,也搭上互联网+的共享经济班车。
  詹智勇就要做“吃螃蟹的人”。20多年的行医经历,无疑让他更为透彻地知道医生在共享医疗时代的核心性价值。他创办弘康大医汇,响应政府号召,打造医师多点执业平台的改革样本,要啃下共享医疗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医生共享。他也是在国内最早探索共享医生医疗模式的人。
  他的梦想不仅仅是为一个人看好病,而是让更多的医生为更多人看病提供最好的条件。詹智勇说,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为千万患者搭建“共享医生”平台,是他施展自己理想中的仁心仁术的舞台。
 
  不断做“吃螃蟹的人”
  世界上的事都讲究个缘分,詹智勇创办大医汇也是这样。一切并非空想而来,创办大医汇有其历史渊源。
  2011年,广州弘康医疗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其前身正是广州恒生手外科医院,这是广州第一家进入医保的民营医疗机构。批准开办民营医院,这正是广州勇开风气之先。
  早在1995年,在詹智勇的带领下,医院牵头成立手外科医生集团,将数十名公立医院医生汇聚旗下,开创了中国最大的手外科连锁机构。风云际会下,探索者往往并不自知。在某种意义上,詹智勇当时已开创了中国共享医生的先河,唯一不同的是当时还没有互联网的概念,或者说没有线上这一说法。
  开民营医院后,詹智勇开始从线下进军线上,从事公益性在线医疗咨询服务。这个名为“广东医学百事通健康咨询平台”的项目,从广州市各大三甲医院招募各科临床医师、医学专家、医师志愿者百余名,录入6000名医生信息,可提供服务的医生接近1900名,可以全方位开展临床医学、预防医学、营养养生、健康育儿、心理咨询等专业医学与健康信息咨询,致力于建设中国一流的医学与健康咨询平台。
  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进。医学百事通的模式很困难,全国没有一家赚到钱,但医学百事通生存期超过六年,这成为共享医生的雏形。在某种程度上,这为创办大医汇提供了前提和契机。
  与大医汇相似,詹智勇的个人经历就带有相当的传奇色彩。他是国内少有的集"医学专家、医院管理专家、医院营销专家、金融专家"的医疗复合型人才。   
  1986年,詹智勇就读于华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他参加当年四川省大学生军地实践夏令营活动中担任一分队队长,带领队员们以出色的成绩获得夏令营优秀小分队称号,他代表营员讲话时这样写道:“战士战斗在军营保卫祖国的安全,医学生战斗在校园保卫人民的健康”语句简单却有力,将战士和医学生的社会分工通过文字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来,朗朗上口,引导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民互相理解,互助包容。詹智勇由此被评为四川省十佳大学生,与云南昆明军区政治部宣传部文化处原副处长蔡朝东一起被誉为八十年代“理解万岁”的发起人,一直到多年后的今天,“理解万岁”还常常被人引用,广为传播。
  当时的中国教育报有连篇报道,他成为当年四川省优秀大学生巡回演讲团成员。
  不拘泥于已有框架,不断创新,成为詹智勇人生的写照。1987年:在实习期间运用“腹膜透析”技术抢救“急性肾功衰”患者取得成功,成为当时中国第一个在县级医院运用该技术取得成功的医生。
  这只是他创造所在单位乃至于全国第一的开始。
  1988年,詹智勇入职于广州中医药大学附院,在外科轮科期间,他在同事的支持下收治了该院第一位重症烧伤患者(深度烧伤面积达25%)并将其成功治愈,结束了该院从未收治重症烧伤患者的历史。两年后,他成为广州中医药大学附一院历史上第一个住院医师开设专科门诊的医生,专科门诊为“刮痧治疗肩周炎、颈椎病”,由于治疗患者天天排长龙被同事戏称“西医佬抢了我们中医佬的饭碗”。
  1993年,詹智勇合伙创办广州恒生手外科医院,被业界誉为中国医院营销界的“医院营销管理奇才”、“中国医疗连锁机构创建第一人”。接下来,他更是成为中国第一个将连锁模式注入医院领域的民营医疗企业家,先后在全国各地开设数十家医疗连锁“手外科”机构。
  此后,开始的,就是广东医学百事通和大医汇的故事了。
 
  医生共享 勇于探索
  今年7月,詹智勇任董事长的弘康大医汇在广州正式启动建设,计划12月完成部分医师多点执业诊室的装修和验收后试业。
  大医汇是一个医师多点执业共享平台。医师多点执业是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受聘执业的行为,这被认为是解决看病难的重要途径和方式。
  位于广交会原流花展馆的大医汇,成为广州市越秀区的医改试点示范工程。广州越秀区拥有丰富的医疗资源,要构建广州健康医疗中心,占地规划近2万平方米的大医汇,发展思路与越秀区不谋而合。
  根据规划,大医汇将设置一条长120米、宽8米的医疗休闲街作为一级候诊区,同时在每个专科诊区设置二级候诊大厅,可接受2000名医师入驻执业。科室分为中高低档,一般专科诊区包括妇科、肿瘤、儿科、中医馆,较为高端的诊区是提供专家联合诊疗的VIP诊区和12个专病专治的单一病种诊区。另外,大医汇还配有体检中心、日间手术区、购置了两台自动发药机的药房、影像中心等,妇科、儿科、中医馆另配专门药房。
  病人看得起病,首先要花得起钱。大医汇诊疗服务的定位不追求极端,而是满足不同层次的人的需求。虽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医生集团孵化器,但诊金50块钱起步,2000元封顶。“我们把诊费分块,50块钱的70%,100元的占20%,其它档次的占10%。”
  平台启动短短两个多月后,医生招募工作相当顺利,许多名医大家纷纷来人来电咨询,一些知名科室团队整体表示了到大医汇多点执业意愿,开业后,随着更多的共享医生通过大医汇平台多点执业,相信对周边百姓看病就医将带来更多便利。“大医汇要把上千名医聚集在一栋楼里,每位医生都有自己的专长,看病就像在商场选商品一样方便。”詹智勇正在实现着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和梦想。
  在广东,《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管理办法》已明确,广东的医师“一点注册,全省有效”,医生能够利用业余时间到更多的合法医疗机构开展医疗服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经有300多家成规模的医生集团。医师可以直接注册到医生集团,按诊断、治疗服务向病人收费,这意味着医生集团已经成为可独立开展业务的新业态。
  几乎绝大多数人都知道,进军医疗业是这个时代创业的绝佳机会。有专家表示,大医汇多点执业共享平台所做的关于共享医疗的各种研究和实践,体现了医生集团这个中国医疗新势力,作为政府和资本之外的第三极力量的崛起。
 
  助力医生成长、创业  
  在医疗健康服务领域,詹智勇预测,将出现共享医生、共享诊室、共享技术、共享设备、共享手术室、共享床位、共享病源、共享医保、共享信息九大共享医疗服务形式。
  浙江省卫计委最近批复同意了杭州江干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医疗资源共享模式,允许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为入驻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共享服务,被称为国内首家共享医院。
  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中国共享医疗的两大模式就是杭州共享医院模式和广州大医汇的共享医生模式。
  在近期举办的一场行业论坛上,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原巡视员廖新波认为,只有解放了医生,才会从根本上对整个医改形成支持。
  “医生是共享医疗中最根本的元素和核心价值,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詹智勇说,也正因此,大医汇对入驻医生有基本条件要求:副高以上职称、医疗技术好、有好的医德。
  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认为“对于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打造发展新引擎、增强发展新动力、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具有重要意义”,是“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公平正义的重大举措”。
  大医汇通过打造医生创业孵化器,为医生主动创业提供动力,进而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精神深深契合。詹智勇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优秀医生在名叫“三甲医院”的岛上工作生活,他们想乘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船靠岸需要平台,大医汇就是为他们提供了泊船的码头。“教授越大,需要的码头越大,现有的渔船码头肯定不行。这正是大医汇出现的时代契机。”
  医生多点执业,并非没人投身其中,但怎样提高医生参与共享医疗的积极性和持续性,是个难题。增加收入很重要,但却不是医生们最看重的。
  “他们更希望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事业”,詹智勇说,大医汇意在让医生最小成本和风险实现自己的创业梦想,也能为退休的高水平专家教授发挥余热、再续辉煌创造条件。
  大医汇强调技术与资本对接,几十个专家入股成为平台骨干医生。这正是詹智勇不断强调的大医汇是“专家教授联合创办”,资本运作运用到专家教授身上。以后入驻的优秀专家,将来也会通过期权激励,把他们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限。
  这就为医生进入平台、多点执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大医汇不仅是求诊平台,更重要的是医生通过医生集团创业的平台。“大医汇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医生集团孵化器。所有的资金都是由我们的医学专家、医生集团自己投资。要让已经出名的医生变得更加出名,不出名医生逐渐出名。孵化器是打造医生个人品牌,不是榨取医生剩余劳动力,是帮助医生成长的平台。”
 
  老百姓身边有好医生
  通过启动共享医生平台,深入研究分享经济与医疗健康产业的融合发展,詹智勇感到国家政策率先给医生这一医疗最重要的资源松绑,意义深远。此举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探索和实践共享医疗发展的各种可能,也将通过医生这一最重要资源的共享,为高效利用整体医疗资源落下最重要的棋子。
  而且建设合规执业平台,让医生自由执业,不仅将极大提高优质医生资源的使用效率,解决优质医生资源配置不均衡的难题。也将使患者能够打破此前区域和时间的限制,通过类似大医汇这样的共享医生平台,在身边就能接触到更多优质医疗资源,实现找对医生看对病的精准导医。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表示,共享医疗正呈现出线上走向线下,互联网医院代表着共享医疗的未来。她初步估算,2016年中国医疗分享市场交易额约为155亿元,比上年增长121%,主要集中于在线问诊、手术两个领域。未来共享医疗有望在政策推动下加速增长,按目前增速看,到2020年,国内共享医疗有望实现翻两番的增长指标,超过600亿元。
  这只是对第三方检测现有状况进行的预估。
  詹智勇认为,共享医疗会在2018年出现爆炸式的增长,一是共享医生,二是共享影像,三是共享医院。
  所以,他的预期更为乐观,也更为大胆。他说,如果考虑到接下来一两年内共享医生以及第三方检测的爆炸性发展,未来十年,整个市场价值保守估计都会达到5000亿。
  更乐观地看,由于医生资源的稀缺性,共享医生的发展将会超出很多人的想象,由于第三方检测门类还会增加。“我预测5000亿还是保守的,甚至有可能到10000亿。”
  正是建立在对市场的优秀预期上,詹智勇对大医汇代表的医师多点执业平台的盈利颇有信心。目前已有大大小小二十余家风投机构前来洽谈投资事项,但詹智勇认为,需要理念相合的战略投资人,双方合作努力共创医疗史的奇迹。
  大医汇有最核心的医疗资源专家、教授,共享医生而不是共享医院,这个崭新的商业模式已在实践中被证明行之有效。相比杭州的共享医院属于政府特批,能否复制还有待观察,大医汇则是完全符合现有国家政策,可快速复制形成连锁。
  更为重要的是,大医汇的共享医生模式,不是建单一的医疗机构,而是随着发展要孵化出各类型的专病医院,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医疗机构所能实现的。
  “这些都决定了大医汇比普通的医疗机构议价要高出几倍甚至更多才合理。”詹智勇相信,随着大医汇模式的成功,全国会出现更多类似的医生集团,从而推动共享医疗、互联网医疗的跨越式发展。“从商业的投资价值看,大医汇就是个金饭碗。这种模式几乎没有风险,做不好是我詹智勇没有做好,不代表这个模式不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