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期货人的谷底与云端

不要情绪化交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所以有人称,期货市场从来不缺乏明星,但缺乏“寿星”。

作者:杨露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03 收藏
  许多人在期货市场都曾拥有属于自己的“野心时代”,或是片刻的“野心瞬间”。
  一个期货交易员用20万元的保证金,就可以操作100万元的账户,且交易中获得的浮盈可以不断加仓。这样的机制对于缺少本金,却渴望一夜暴富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期货杠杆放大了资金的倍数,也放大了人性的贪婪、希望和恐惧。一旦跌破平仓线,保证金也就血本无归了。
  在期货界,成功看起来酣畅淋漓,可成功者却是凤毛麟角。这当中,不乏一夜暴富的故事,也有许多惊涛骇浪和大起大落的悲剧,更多籍籍无名的人连大起的门槛都没摸到,就跌落深渊不得翻身了。
 
  让人“忍不住”的市场
  南京一家大型期货公司经纪人小王,几乎每隔两个月就会给杨清打一个电话。很长时间里,这位江苏省电缆产品总代理并没有功夫搭理他。2008年8月,杨清的电缆事业顺风顺水,销售达到了1030万元,这样好的形势下,他并没有做期货套保的准备。
  期货套保为何物?其目的是帮助现货企业规避远期市场价格涨跌的风险,利用期货合约作为将来在现货市场上买卖商品的临时替代物。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批发商担心商品未来价格下跌,那么便可以找一个交易对手,购买一份卖出合约,即得到未来按照固定价格卖出商品的权利。那么,即便价格下跌,自己也不用担心。
  2008年10月,金融危机爆发,铜价开始暴跌。杨清反应极快,决定第一时间降价,快速出货降低库存风险。杨清当时给业务人员的销售策略是,客户给价就卖。后面很快,铜价跌破了2.8万元。由于出货及时,杨清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如果按照其他经销商出货速度的话,至少损失100多万,而11月底扎账时,亏损18万的杨清觉得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由于这次铜价的暴跌,杨清第一次动了期货的心思:如果我在期铜5万元价格做空单套保,就不必这么手忙脚乱地出货了。正巧这时候,那位期货公司经纪人小王的电话不期而至,从此杨清踏入了期货市场。
  “这个行业你进来容易,想出去几乎不可能。除非输光,最后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市场扫地出门。”这是杨清后来的感慨。
  期货是一个纪律性、自律性、风险管理要求特别严格的市场,对于胆大妄为、习惯冲动的现货商而言,这简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现货商做期货,有一部分是受到套保思路的影响,但很多公司名义上说是做套保,实际上套着套着就变成了投机交易。
  开户初期,杨清很谨慎地投入了7万资金。经过了几天对交易软件的熟悉后,他开了第一仓:铜0905合约1手。做的是空单,杨清完全没预料到,期货交易的亏损过程非常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7万块钱就没有了。但他却跟中了魔咒一般,不仅没有停下来,反倒加大了资金的投入。
  那时候的杨清对经济形势一无所知,对美联储政策对铜价趋势的影响也毫无概念。囿于现货商的思维和套保的目的性,杨清在铜价不断上涨的过程中做空单,短短几个月,亏损了30万。
  随后他开始转向投机做日内短线。他没有什么技术基础,乱做一气,赚点钱就跑,扛不住就斩仓。在这种交易模式下,杨清坦言,下单的手放在鼠标上面都瑟瑟发抖。这样的期货市场更像一个赌城,挣扎其中,无法自拔。
  期货投机交易,基本上是一种“零和博弈”,也就是说,在这个市场上赢钱的交易者获得的收益,都来自于输家。
  对于一个现货商而言,辛辛苦苦赚来的真金白银,以自己意想不到的速度消失,怎能不叫人心痛?“这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快速把前面亏的钱给博回来,恨不得下单后立刻把那亏损的30多万全赚回来。”此时的杨清,又该如何控制喷薄的欲望?
  终于在某一天亏了8万元以后,杨清的心态崩了。实际总亏损只占家庭资产的5%不到,也只占当年现货生意净利润的35%不到,但血汗钱的瞬间蒸发,仍然使他对家庭充满了愧疚。
  创业多年,杨清从来就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可期货市场就专治各种不服。在太太的鼓励下,杨清给自己设置了一个最终资金止损的位置—再亏2万,就不做了。这里并没有上演什么逆袭的励志故事,杨清的止损目标很快就达到了,2009年的期货交易以亏损画上句号。
  杨清对此事表示庆幸,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总资金亏损额度止损的动作。事实上,期货市场里无数人在这个环节用尽弹药,甚至不惜隐瞒家庭负债做期货,瞬间即可将自己逼入绝境。
  经过了一年时间,直到2010年9月,随着之前亏损的痛楚逐渐消退,杨清又萌生出重回期货市场的想法。事实上,在这一年中,杨清并没有经过任何期货交易培训的学习,交易能力本质上也没有任何改变。
  2010年9月27日,杨清满仓做空橡胶。这时候的橡胶技术形态是强势整理后的上冲,做了满仓空单的杨清一入场就开始了亏损。但他仍没有第一时间止损,仍然抱有侥幸心理—甚至持仓度过了国庆节,随后亏损出局。
 
  终于赚了75万
  普通人想要准确判断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来获利,真的很难。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产生的原因就是,价格趋势太难判断了,以至于制造商们要用期货交易来规避风险,而非用来投机。所以,在期货和现货之间存在诸多规律可循。其中,铜、螺纹钢、塑料等,都属于现货和期货契合度比较大的品种。
  “我在2010年12月根据技术图形显示,铜价未来会上涨约15%,时间周期约60天。我据此预判,囤积了750万的货,是常规库存的两个月的量。至2011年3月份全部销售完毕,获利10%计75万。”所幸杨清还能想到自己现货商的身份,在期现结合上成功实现了一次交易盈利。
  某种程度上,这次的成功助推了杨清的野心,让他看到了新的可能。“做期货其实你按照做现货的思路,把它当作现货生意做即可,完全可以赚钱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做期货盈利的,特别是大赚的人都有现货商背景的原因。因为他们对于品种熟悉、专业。”
  的确,很多期货大佬都有多年现货经验。资产过百亿的葛卫东,90年代的时候是一个油脂现货商,后逐步开始做期货,经历两次爆仓,2004年利用他此前做油脂贸易的基本面经验,迅速崛起。
  期货界的“农民哲学家”傅海棠,曾养过6年猪,种过棉花、大蒜等,2000年开始做期货,在2016年里创造了70倍的收益传奇,以自有资金从1500多万做到10亿元之多。像葛卫东、傅海棠这样在期货圈内呼风唤雨的顶尖高手,代表了期货市场最具活力的部分。
  期货市场在品种方面发展迅速,自2016年以来,市场上新增商品期权2个,现有上市期货期权品种已达54个,包括商品期货46个、金融期货5个、商品期权2个、金融期权1个,基本覆盖了农产品、金属、能源、化工、金融等国民经济主要领域。
  不过,目前大量有风险管理需求的上下游企业,还没有参与到期货市场中。目前我国规模以上企业有50多万家,但我国期货市场的产业客户仅有2万余户,大量企业尚未直接参与期货市场。2016年,我国期货市场持仓金额与GDP的比值约为1%,而美国为70%,我国期货市场持仓金额,约为美国的千分之八。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今年出席第14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时指出,这既有期货市场培育不够充分的原因,也有这些企业缺乏资金和风险管理能力的原因。如何令这些企业实现“人不进场”而“风险管理需求进场”,就需要积极推动市场模式的创新。
  我国现代期货市场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入行8年的杨清对期货市场的变化也有诸多感受:“国家越来越重视期货市场对于企业经营规避风险的重要性,还增加了大量的品种,如2010年的股指期货;2013年开始,逐步开通了夜盘品种,今年将开通万众瞩目的原油期货等。”此外,交易者交易能力整体在提升,经过多年的发展,期货市场已经有一批成熟专业的交易团队出现,量化、程序化等交易层出不穷。
  “我刚入行的时候还十分懵懂,期货公司很少组织沙龙,没有提供任何期货公司应该提供的交易前期培训,例如做模拟盘啊,做简单交易软件使用等知识培训,更不用说帮助推荐老师去学习了。”不愿在期货市场退出的杨清,后来通过各种途径拜师学习,逐步踏上了“正规”的期货学习之旅。
 
  期货与人的命运
  经过长期学习和经验积累后,杨清有了接连两个月的持续盈利,不过他并不认为这种“小鸡啄米”式的累积盈利模式是可持续的,赚大钱的心态又开始不由自主地蔓延开来,但这时候他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
  连续3个多月的高强度重仓、每天日内短线的做单,让杨清顾不上休息,很多时候做白银都到凌晨以后。这种生活方式对他的脑神经及睡眠系统,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赚钱时极度兴奋,亏钱后又会变得特别沮丧和郁闷。杨清的女儿说,回家看老爸的脸色,就知道是赚钱还是亏钱。
  去医院检查后,杨清发现自己患上了躁郁症,这是精神疾病的一种,患者经常感到极度无助,对家庭和工作均丧失兴趣,不闻不问,但有时情绪却又突然高涨,令人无所适从。
“对于期货市场杠杆的风险性、刺激性预估不足,而正由于其杠杠性、刺激性,假如满仓重仓做单时盈利或亏损的数字快速跳动,会让人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肾上腺素极速飙升!”杨清将之与吸毒对比,期货与吸毒一样都能让大脑产生多巴胺,随着筹码的不断加大,人的多巴胺分泌也呈几何级数增长。“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降低杠杠,轻仓顺势严止损操作。”
  不要情绪化交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所以有人称,期货市场从来不缺乏明星,但缺乏“寿星”。
  期货圈的人都难以忘记,2015年7月21日,在靠近长安街的华贸中心酒店顶层,36岁的瑞林嘉驰基金经理刘强一跃而下,决绝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有人透露其曾患抑郁症,并前往大理疗养3年时间。
  最近的2017年9月28日,做了20多年的老期货人付晓军跳楼身亡。他是橡胶圈的资深人士,几十年专做一个品种。
  期货大佬跳楼的传言一直被外界演绎和渲染,但换个角度看,这些交易高手每日都面对市场的腥风血雨,投资失败应该不足以把他压垮。那么,为何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为了向自己的偶像、华尔街传奇人物利弗莫尔致敬,刘强曾仿照利弗莫尔的《股票大作手风云录》写过一本小说《期货大作手风云录》。这本半自传体的小说,讲述了一个期货菜鸟的交易修炼史。在书中,刘强写道:“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让他去做期货,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让他去做期货,因为那里是地狱!”
  利弗莫尔是20世纪20年代纽约华尔街活生生的传奇人物,在华尔街1929年的股灾中,他做空赚入1亿美元,达到顶峰。接下来,利弗莫尔的人生坐着过山车急转直下。接连3次破产后,他在1940年自杀身亡,死前财产不足1万美元。
  不过杨清则认为,不应该把一个人的悲剧演绎成一个行业或者一个期货品种的悲剧。“我觉得期货行业跳楼是个偶然事件,不应该与行业特性联系起来。因为不管做哪个行业都有人跳楼,例如炒股、做生意,甚至做官。期货行情虽然残酷,但我觉得还是在个人吧,一个人身上有赌性,自然做什么都有跳楼的可能性,不成功便成仁。”
  期货大佬傅海棠也曾表示,自己愿意继续在期货市场上打拼,直到做不动了为止,可是不愿他的子女继承他的期货投资事业,也不愿意子女再在期货市场上受这种精神煎熬。
  不过,杨清却不这么看。“我有一个17岁的女儿,正在上高三。我对我的孩子做期货根本不担心,只要养成正确的投资理念,掌握必要的技术系统标准,控制好风险,运用期货工具为自己和家庭实现资产的增值保值是不难的。”杨清说。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