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枪支管控:冰火两重天

美国民间持枪率高居世界榜首,但每年与枪支有关的死亡率,排名不在世界前十之列。从世界范围看,民间持枪数量的分布,与枪支管控的政策之间,呈现极大的不均衡性和差异性。

作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03 收藏
  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南部10月1日晚的特大枪击案,据称的唯一凶手、年轻时曾供职国税局的“嗜赌富豪”斯蒂芬·帕多克,其作案动机至今并未查明。这起从酒店32楼房间针对露天广场上乡村音乐会上万听众的枪击案,一共造成59人死亡、527人受伤,再次刷新美国单次枪击案的历史纪录。而这位白人老龄枪手生前所持有的私人枪支数量(50多支,不少经过改装成为全自动枪支),也是令人咋舌。
  尽管势力不小的美国步枪协会(NRA)事后对管控枪支的改装配件“撞火枪托”表示支持,总统特朗普也就此案发表了被外界称为他就任以来“最性情”的公开讲话,但美国舆论普遍认为,这起悲剧不会成为美国枪支暴力与枪支管控的转折点。要知道,明确主张控枪的奥巴马在他8年总统任期内,共发表了14次类似公开讲话,还在去年初推出了控枪的23条措施,但却没有在实质上改变美国民间和市场上枪支泛滥的局面。
  在枪支问题上,美国是个非常独特的研究样本。美国是西方发达国家中唯一以宪法条文形式赋予公民持枪权的国家,但却不是唯一给予公民持枪权的西方发达国家。在民间持枪率上,瑞士、瑞典与美国一样都位居世界前十。美国民间持枪率高居世界榜首,但每年与枪支有关的死亡率,排名不在世界前十之列。从世界范围看,民间持枪数量的分布,与枪支管控的政策之间,呈现极大的不均衡性和差异性。
 
  非均衡分布
  世界上总共有多少枪支(包括军警用轻武器、猎枪、气枪等)散落在民间,国际上并没有权威的官方统计。目前媒体与研究界引用最多的,是瑞士日内瓦国际与发展研究所2007年版的《小武器调查》。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世界民间拥枪数量总共约6.5亿支,但世界排名前十的国家,拥枪数量在世界总数中占比高达73%。其中,美国一国民间拥枪数量在全世界的占比就高达42%,其2.7亿的民间拥枪数量,高于排名其后9个国家的数量总和。
  更能反映民间拥枪状况的衡量标准是拥枪率,即每百人中拥枪的数量。《小武器调查》报告显示,在拥枪率排名前15的国家中(德国与芬兰并列第15),发达国家数量占比63%,其中欧洲国家数量占比也是63%。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一方面,世界民间枪支数量在国家间分布极不均衡,少数国家占了绝对多数;另一方面,民间拥枪状况较为普遍的国家中,发达国家占比明显较高。
  无论是民间拥枪数量还是拥枪率,美国都遥遥领先其他国家。从拥枪数量来看,美国几乎是人均一枪,但美国并非人手一枪。民间枪支的非均衡分布,在美国也体现得非常明显。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今年6月公布的调查显示,承认个人拥有枪支的受访者占比30%,家人拥枪的占比11%,个人与家人都不拥枪的占比57%。美国东北大学与哈佛大学2015年所做的一项调查,结果类似。该调查还显示,拥枪者中3%的人群,拥枪数量占了全美总数的近50%。这些被称为“超级拥枪者”的人,人均拥枪数量介于8至140支之间。
  与拥枪状况密切相关的一个问题,是与枪支有关的死亡率(每年10万人中死亡人数)。这两者之间有联系但并非完全匹配。根据《小武器调查》,全世界与枪支相关的死亡率排名前十的国家中,除了乌拉圭和巴西,其他国家在拥枪数量和拥枪率上都未进世界前十。这些枪支暴力排名世界前十的国家,没有一个属于发达国家,除了非洲南部小国斯威士兰,其他9个都位于中南美洲。
  从世界范围看,美国的枪支暴力似乎算不上骇人听闻。但如果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则是另一番状况。《美国医学杂志》2015年的一项研究,对比2010年23个高收入国家暴力死亡率发现,每年与枪支相关的死亡人数,美国占了总数的82%。2015年的相关统计显示,在美国遭遇枪支暴力死亡的几率(4.2/10万),远高于欧洲的德国(0.12/10万)、英国(0.08/10万)与亚洲的日本(0.05/10万)、中国(0.07/10万)。
  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实时追踪每天发生在美国的枪击事件 (包括凶杀、自杀、意外等)。该网站显示,截至10月18日,今年美国已经发生49284起枪击事件,造成12309人死亡、25118人受伤(统计数字实时更新)。其中,造成4人以上死亡的严重枪击案286起。
  美国枪击事件的分布也是不均衡的。根据英国《卫报》去年的一篇调查报道,在统计的约3500个城市和城镇中,超过一半的枪击事件发生在其中的127个。美国绝大多数地区,枪击事件发生率与欧洲国家差别并不大。
 
  差异化管控
  从法律层面看,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枪支管理都是比较严格的,但其中的差异性也非常明显。有极少数国家以宪法形式赋予公民拥枪权,也有不少国家宪法未明确规定,但有条件地给予公民拥枪权,还有更多的国家事实上禁止公民拥枪。
  美国网络杂志Slate一篇文章统计,除了美国,世界上在宪法条文中赋予公民拥枪权的国家,还有墨西哥、海地和危地马拉。但与美国的不同在于,这些国家的宪法也赋予了国家管控枪支的绝对权力。
  “鉴于一支管理良好的民兵对一个自由州的安全实属必要,人民持有或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了公民拥枪权利的神圣性。正是基于这一现实,在控枪问题上,美国联邦政府只做了最低标准的规定。枪支管理的主要责任,在具体法律和执行上,都落在州政府层面。
  也正因为如此,美国控枪政策在地方层面表现出极大差异性。比如,纽约、加州、芝加哥等地,枪支管理相对严格,但犹他州、得州、佛州等地,拥枪近乎“完全自由”。
  总体来说,美国的枪支管理比较宽松,而且还在趋向宽松。校园持枪在欧洲国家是被禁止的。2004年,犹他州成为首个允许校园持枪的州,目前允许校园持枪的州已增加到23个。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67%的拥枪者把“自卫”作为拥枪的主要理由。1994年,犹他州成为首个实施“不退让法”(在认为生命受到威胁时,有权持枪自卫)的州,目前这项法律在24个州获得通过。但在欧洲绝大多数国家,自卫根本不能成为申请持枪的理由。
  德国的拥枪数量和拥枪率在世界上都是比较高的,但其枪支管控要比美国严格得多。在德国申请拥枪许可,除了年龄限制、安全培训、背景调查等,还要经过被称为世界上最严格、最专业的心理测试。
  在与美国社会、文化相近的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不仅自卫不能作为申请拥枪许可的理由,申请者还要向警方充分证明拥枪的理由和用途(仅限于打猎、竞技射击、运动爱好等)。而且,警方有权不经事先警告,进入拥枪者居所巡查枪支情况。这些国家,都禁止销售、申请杀伤力大的枪械。
  枪支管理之严,日本是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日本申请拥枪许可的流程,非常复杂且管理极严。申请者要参加关于枪支法律和安全的课程培训,并通过以笔试形式为主的综合考试;去医院接受心理测试,结果交警方备案;接受无犯罪记录的背景调查。这个流程走完,申请者才可以购买枪支(仅限猎枪、气枪),并告知警方枪支放在居所具体什么地方,警方每年入户检查一次。而且持枪许可有效期3年,3年后重新考试、申请。有意思的是,日本黑帮也是自主禁枪的,以枪械威胁对手,是人所不齿的行为。
  以人与枪的“距离”衡量,瑞士和以色列无可争议位居世界前列。瑞士是发达国家中,除美国以外拥枪率最高的国家。瑞士有着悠久的民间拥枪传统,拥枪几乎是国民身份的象征。但瑞士的枪支管控不仅没有英国、德国等其他欧洲国家那么严,甚至比美国多数州还宽松。实行义务兵役制的以色列,健康成年人几乎都与枪支打过交道。这两个国家的枪支管控,起更大作用的是其独特历史、文化所形成的自律。
 
  权利的边界
  为什么在有的国家枪支泛滥、枪支管控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在有的国家却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对于这样的现象,各国都有自身独特的理由。但在某些学者看来,如果从世界历史与现实寻找“最大公约数”,除了政府治理能力因素,这个现象可以简化为国家与个人权利边界的问题。也就是说,凡是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的国家,枪支管控几乎都没有成为让政府头疼的难题;反之,则会成为难以根除的社会顽疾。
  在欧洲中世纪时期,民间“拥枪”不是权利,而是义务。因为一旦发生战争,国王征召的臣民就要自带武器开赴战场。这种情况在欧洲国家建立常备军后,才开始发生变化。更实质性的变法是1689年英国的《权利法案》,以反抗国王暴政为由,明确平民“持枪权”。有学者认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思想源头,就来源于此。但在历史演进路径上,美国与欧洲随后分道扬镳。
  英国、法国、德国等多数欧洲国家,出台实质性的控枪政策是进入20世纪之后的事。当时的主要考虑是,防止一战后的枪支流落民间造成社会隐患。此后近百年,欧洲主要国家的控枪政策,基本都是朝这个方向走的。1996年,澳大利亚与英国先后发生造成数十人伤亡的严重枪击案,两国政府由此推动出台了严格的控枪法律。英国与澳大利亚政府,分别出资2亿和2.3亿美元,收购了约70万支和17万支枪械。
  日本被某些学者称为世界上首个“禁枪”的国家。因为在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列岛后,就颁布了解除民间武装的法令(这与秦朝统一六国后,收缴兵器铸造十二铜人的历史故事,情况类似)。日本控枪的传统,没有因历史演进而松动。美国丹佛大学研究枪支问题的学者大卫·考培尔,把控枪严格的日本称为“警察国家”。他认为,日本政府为了控枪,大幅度扩大了警察的权力,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以上案例反映出,不管是出于公共安全还是政权稳定考虑,在枪支管控问题上,不少国家都以“国家力量”强行划定了国家与个人权利之间的边界。美国的问题在于,这条边界仍比较模糊。在加拿大女王大学学者迈克尔·科奇斯看来,美国公民有拥枪的权利,美国政府也有维护公共安全的权力,如果拥枪自由危及公共安全,拥枪就应该限定在确保公共安全的程度。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