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选举:谁才是赢家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的两任总统都在任内被赶跑,这次总统选举实现了该国历史上首次权力和平交接。一手将总理和总统扶持上去后,61岁的阿塔姆巴耶夫下一个目标是议会选举。

作者: 乐明 特约撰稿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06 收藏
  10月15日,吉尔吉斯斯坦举行总统大选,执政党推举的候选人热恩别科夫在第一轮获得超过50%的选票,如愿赢得选举。正式结果要到两个星期后才会公布,但包括普京在内的多国领导人已经向新当选总统致电祝贺。欧盟、欧安组织等国际观察员都认为“选举有序进行”,体现了吉这6年来民主建设和政治改革的成就。
  热恩别科夫的主要竞争对手巴巴诺夫默认败选,但拒绝向竞争对手祝贺。作为吉政治的亲历者,他最清楚自己失利的原因是什么,这场选举的真正赢家又是谁。
 
  阿塔姆巴耶夫的安排
  吉尔吉斯斯坦被国际社会视为“失败国家”的典型,独立后的两任总统都在任内被赶跑,足见其治理能力低下。阿塔姆巴耶夫当选第三任总统后,首要目标是不要成为第三个被赶跑的总统。他的政治盟友也害怕他将推翻第二任总统的“革命成果”据为己有,恢复家族统治。因此,新政权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修改宪法,明确总统只能担任一届,杜绝了新总统寻求连任的可能。
  从2011年到2017年,阿塔姆巴耶夫的6年任期过得并不顺利,遭遇不少政治挑战,绝大多数来自昔日盟友。他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在议会只占1/5左右的席位,必须不停地妥协和交易才能保住议会执政联盟领导者的地位。6年内仅总理就换了7人。直到2016年下半年,社民党才与“吉尔吉斯斯坦党”和“统一党”组成相对稳定的执政联盟,并推举社民党候选人热恩别科夫出任总理,权力架构趋于稳定。
  在有望成为吉历史上首位“平安落地”的总统后,阿塔姆巴耶夫对自己的未来也有了更长远的盘算。阿卡耶夫和巴基耶夫两任总统的打压,让他深刻地体会到“媳妇熬成婆”的硬道理。权力既然已经到手,岂能再轻言放弃?正如普京所说,政治就是最大可能性的艺术。卸任总统并不意味着他离开权力中心,更不用说是彻底退出政坛。
  在自己任期的最后一年,阿塔姆巴耶夫开始实施筹划已久的交接班安排。先是推举他最信任的战友、社民党的共同创建者热恩别科夫,作为执政联盟唯一总统候选人,之后又提拔他一手培养的青年政治新星伊萨耶夫接任总理,为热恩别科夫竞选保驾护航。他本人也利用总统优势,在内政所不能及的外交舞台上,为热恩别科夫添材点火。
  选举开始前半年,阿塔姆巴耶夫三次与普京面对面会晤,就选举方案“交底”。俄方虽然一直未公开支持热恩别科夫,但也从未有怀疑之词,实际上就是让阿塔姆巴耶夫放手去干。10月16日大选结果公布后,普京第一时间致电热恩别科夫祝贺,就是明证。阿塔姆巴耶夫还史无前例地在一个月内,完成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的国事互访。这不仅打破了卡里莫夫时代吉乌关系的僵局,开辟了两国关系的新时代,还历史性地解决了两国边界问题,恢复了中断多年的边民往来,对当局争取吉境内约60万乌兹别克族人的选票极为重要。
 
  巴巴诺夫“大倒热灶”
  巴巴诺夫年轻有为,相貌英俊,口才极佳,长期位列吉富豪榜首位,与不善言辞、政绩平平的热恩别科夫形成鲜明对比,是吉年轻人的偶像。他宣布竞选后,网上民调支持率保持在40%左右,领先热恩别科夫近一倍。阿塔姆巴耶夫也公开表示,与巴巴诺夫相识已久,两家是至交,他非常欣赏巴巴诺夫的才干,如果后者当选总统,他完全能够接受。阿塔姆巴耶夫甚至表示,若不是社民党有自己的候选人,他会投票支持巴巴诺夫。
  此言一出,吉政坛一片哗然,选举形势也变得扑朔迷离。但巴巴诺夫很快就明白,他和阿塔姆巴耶夫这样的政治老江湖之间的差距,不仅是选举策略上的,更是政治道行的深浅。阿塔姆巴耶夫的这些言论都是灌给他的迷魂汤。选前最后一个月,吉强力部门有步骤地抖出巴巴诺夫的“黑材料”,包括金钱贿选,买凶杀人,煽动民族仇恨,蛊惑民众上街游行等。热恩别科夫在近似“狗咬狗”的选战攻讦中,却始终保持清白之身,没有任何影响其政治名誉的丑闻爆出。
  形势直转而下。巴巴诺夫的支持率下降,热恩别科夫的支持率则大幅攀升并开始领先。选前一天,吉国安委正式向总检察院提交巴巴诺夫涉嫌犯罪的材料,并称随时可能启动司法程序。选举当天,阿塔姆巴耶夫面对诸多选民和媒体,指责巴巴诺夫政治品性差,先后背叛阿卡耶夫和巴基耶夫两任主子,他的“共和国”党在进入议会后也屡次背弃之前的政治盟友。阿塔姆巴耶夫还爆料,哈萨克斯坦的金融大亨开价2000万美元,寻求他对巴巴诺夫的支持。
  巴巴诺夫的妻子是哈萨克斯坦高官的女儿,他的商业帝国也是由哈起家,与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身边亲信有密切的私人关系。选前一个月,他秘密赴阿拉木图会见纳扎尔巴耶夫,得到其支持。此事曝光后,吉当局反应强烈,阿塔姆巴耶夫公开指责哈干涉吉内政,想把哈的寡头执政模式强加给吉。他还语带讽刺地说,与吉尔吉斯斯坦相比,哈萨克斯坦才更加需要一位年轻的政治领导人。
  哈方当即对哈吉边境作出限制,导致吉大量民众和货物滞留,两国关系陡然恶化。吉总理伊萨科夫在欧亚经济联盟峰会期间,与纳扎尔巴耶夫紧急会商并达成共识,但当天哈官方否认进行了这样的会谈,称两人只是在步入会场时有过短暂寒暄。吉民族自尊心受到强烈刺激,阿塔姆巴耶夫声称,决不允许“外国代理人”执掌本国政权。巴巴诺夫也被扣上了“为一己私利出卖国家”的帽子。
  阿塔姆巴耶夫的政治手腕还不止于此。热恩别科夫虽然深得他的信任,但长期在地方工作,调任中央后缺乏政治根基,难以赢得党内其他政治大佬的信服。阿塔姆巴耶夫不顾议长、党团主席等党内高层的反对,坚决推举热恩别科夫为本党候选人,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热是南方人。吉政坛历来就有南北轮流坐庄的传统,且南部选民人数6年来迅速增加,已占到了全部选民的60%。热恩别科夫的政治生涯是从奥什起家,他与南方各大家族关系深厚,在南方有很大的影响。
  社民党的执政基础在北方,阿塔姆巴耶夫也是北方人,与其跟同是北方人的巴巴诺夫火拼,不如另辟蹊径,直接夺取南部大票仓。最终的投票结果也证明,阿塔姆巴耶夫的选举战略正确。热恩别科夫和巴巴诺夫在北部得票率不相上下,但在南部“三州一市”,热领先巴30个百分点。这30多万选民,就是他在第一轮击败巴巴诺夫的关键。
 
  反对派被“分而治之”
  本次总统选举是2005、2010年两次街头革命后,吉尔吉斯斯坦又一次政治大动员。加上选前各种爆炸性消息频出,国际社会对选举能否成功举行,吉权力交接能否平稳实现极为关心。与各方的担忧和预期不同,到目前为止,吉基本上可以确保历史上首次权力和平交接。
  败选者虽然对当局动用行政力量为热恩别科夫助选深为不满,指责选举中存在违法行为,但对选举结果都能够接受。巴巴诺夫的支持者在老家塔拉斯州举行集会,他当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否认集会与己有关,并呼吁支持者通过合法手段主张权利。巴巴诺夫还强调,他和他的团队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利用街头政治武力夺权。
  反对派放弃反抗,原因有三:一是此次选举采取了生物认证和电子计票技术,保证了选票和投票率的真实性,观选的近800名国际观察员都认为,选举基本上是公正、透明、有效的,反对派要借此闹事师出无名。
  二是阿塔姆巴耶夫早就对反对派“分而治之”。今年初,当局以涉嫌收受俄国商人贿赂为名,逮捕反对派旗帜人物、“祖国党”领导人捷克巴耶夫并宣判,将其提前逐出此次选举。其他反对派领导人担心影响参选,都不愿出面声援捷克巴耶夫。巴巴诺夫甚至公开表示,所有人都要遵守法律,犯罪就应该受到惩处。
  之后当局又与南方反对派秘密交易,争取到南方最大政党“故乡党”的承诺,使其放弃对身为“共和国-故乡党”联合主席的巴巴诺夫的支持。此次选举中,得票率靠前的五位候选人除巴巴诺夫外,实际上都在选前站到了执政党一边。这样,即便第一轮出现闪失,热恩别科夫也能在第二轮以高支持率战胜巴巴诺夫。
  三是阿塔姆巴耶夫就是靠“颜色革命”上台的,他对如何发动民众再熟悉不过。选前强力部门就做好周密部署,以“密谋组织动乱和准备武力夺取政权”为名,逮捕巴巴诺夫团队的多名骨干人物,形成震慑。投票结束后,首都比什凯克和南部城市奥什实行严格的街面管控,除社民党的支持者聚集庆祝外,其他集会实际上都被禁止。
  吉尔吉斯民众历经两次街头革命,深受政治斗争引发的社会动乱之苦,对政治早已失去兴趣。不管城头如何变幻大王旗,普通百姓都认为与己无关。所谓民主,不过是政治斗争的奢侈品。他们关心的是每天的面包、牛奶,是自己和全家人的生计问题。此次大选投票率不到60%,创下历届总统选举的新低,客观上也反映出吉国内已失去街头革命的土壤。
 
  一个看起来很美的政权
  阿塔姆巴耶夫一手筹划的政权交接顺利实现,确保了他本人及其执政团队的权力得以延续,也意味着他任内大政方针的继续。推出热恩别科夫参选前,阿塔姆巴耶夫就集合全国知识精英制定“吉尔吉斯斯坦2040年前发展战略”,并要求年内公布。现在来看,这一战略更像是为其量身打造。阿塔姆巴耶夫今年只有61岁,距独联体国家领导人执政的最高年龄还有十多年,他有足够的时间亲自领导人民去实现这一战略。
  阿塔姆巴耶夫未担任本党领导人,交出总统权力后,理论上他将是一介平民。但多国的政治经验已经证明,即便是在现代政治中,杰出政治领导人的影响力,也能完全不受制于职务或形式上的限制。阿塔姆巴耶夫今年5月访俄期间曾表示,离任后他最想干的事是园艺和阿尔泰文明研究。现在来看,总理和总统都是他一手扶持上去的,议长早就唯他马首是瞻,即便他只是侍花弄草,吉未来重大政治方针和人事调整也可能在他的花园里决定。
  吉尔吉斯斯坦号称中亚“民主之锚”,是独联体国家中三权分立最为彻底的国家。但这次选举后,这个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大权有可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这个人却连任何的政治职务都没有。这是对民主制度的一大讽刺,却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政治现实之一。阿塔姆巴耶夫下一个目标是议会选举,只要把握住时机,策略得当,社民党在议会一党独大前景可期。届时无论他是否出任总理,吉国都将进入阿塔姆巴耶夫时代。
  吉大选再次迫使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不坏的政治发明,民主的价值究竟何在?在吉尔吉斯斯坦这样一个人均月工资只有200美元的国家,形式上的分权制和代议制显然都只是民主的外衣,它能建立一个看起来很美的政权,却无法确保有效和可持续的良治。政治从字面上讲就是“正确的治理”。检验“正确”与否的应该是治理的效果,而非治理的手段。这样说有点结果主义的意味,但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不重视结果,可能连站上这个舞台的权利都没有。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